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腿脚不便的盛景玉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是以商量的语气,怕无羁神医拒绝,结果没想到,无羁神医竟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并且看他的神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莫名的就让人感觉他十分愉快。

  交易条件达成,无羁开始着手准备救人。

  杏仁被赶到了屋外,美名其曰不要打扰到他救人。

  杏仁觉得,他肯定是害怕她偷师学艺罢了。

  在雾气前等着,有些无聊,她不禁感叹自己竟然一语成缄。

  没想到她还真的把自己卖了,才换取了盛景玉的性命。

  其实看看这周围的环境,想着能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也不是不好。

  可是心里,好像并没有多开心呢……

  怔愣间,梅花鹿穿过雾气而来。

  杏仁收敛了心神,同小鹿靠在一起,抚摸着它的背脊。

  不知道过了多久,竹屋里终于有了动静。

  “毒我已经解了,可是腿上毒素太重,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修复。”

  无羁神医从竹屋内走出来,递给杏仁一个玉瓶。

  “在这之前,他行动会有一些问题,你每日给他腿上擦上这个药水,可以加快修复。然后,你答应我的,一个月后你要做到。”

  杏仁打量着手中的玉瓶,赶紧道谢。

  “谢谢无羁神医!我一个月后便来!”

  无羁没有被银色面具遮挡住的半边脸颊上,终于浮现出笑意。

  “你带他走吧。”

  “嗯,好!”

  杏仁迫不及待的进了竹屋,只见盛景玉仍然昏迷着。

  “无羁神医,他还有多久才能醒啊?”

  “快了。”

  杏仁也不知道这个快了是多久,现在要做的,还是赶紧把盛景玉带回皇宫才是。

  告别了无羁神医,杏仁背着盛景玉出了这处桃源。

  他们进来也不过半天的时间,李生还老老实实的在原地守着。

  见了杏仁,赶紧迎了上来,将盛景玉接了过去。

  “陛下怎么样了?陛下没事了吗?怎么还没醒?”

  李生一连问了三句,杏仁有些好笑。

  “陛下没事了,毒已经解了。但是可能之后一个月腿脚不会太方便,需要擦药。神医说陛下很快就会醒了。”

  李生松了口气,遂又想起什么,问道。

  “神医这么轻易就救了陛下?没有提出什么条件吗?”

  这个问题,杏仁想了想,还是和李生说了实话。

  “神医让我,一个月之后上灵丘山,可能是缺个打杂的吧。”

  李生下意识的皱起眉,想也没想的反驳。

  “这怎么能行?!您是陛下的妃子!您是雪妃娘娘——”

  杏仁打断他道:“可是只有这样才能救陛下!和陛下的性命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李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皱眉良久,叹了口气。

  “陛下是不会同意的。”

  陛下对雪妃娘娘有多情深,他是看在眼里的,想来到时候,根本就不会放雪妃走。

  杏仁也知道盛景玉不会同意,所以才选择先告诉李生。

  她苦笑道:“所以才需要你啊,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陛下。一个月之后,你助我离宫,我来兑现诺。”

  李生叹了口气后沉默了,相当于是默认了杏仁的提议。

  盛景玉的毒已经解了,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养。

  所以众人不用再急着赶路,而是买了一辆上好的马车,让两位主子能舒服些赶路。

  马车内

  杏仁将盛景玉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低头打量着他的容颜。

  依然是深邃俊朗的五官,只是似乎消瘦了许多。

  也是,出征途中本来饮食就比不上宫里,更何况这些日子他处于昏迷中,只灌了些许清水进去,什么也没吃。

  别说他了,杏仁也因憔悴而瘦了不少。

  想着,杏仁又觉得饿了,肚子也不合时宜的“呱呱”响了起来。

  还好盛景玉昏迷着,车外的人也听不到她这么丢人的时刻。

  杏仁暗自庆幸,却见盛景玉浓密的睫毛眨了眨,然后……

  缓缓睁开了!

  杏仁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样的表情,是该高兴还是恼怒,一时怔住了。

  只见枕在她腿上的人无神的眨了眨双眼,过一会儿,眼中才有了光亮,似乎清醒了些许。

  盛景玉眼中带着疑惑,一只手抚上了杏仁的脸颊,轻声喃喃。

  “杏仁……我是死了吗……竟然见到你了……”

  “呸呸呸!说什么死不死呢!你没死!我也好好的!”

  杏仁回过神来,恼怒的将脸颊上的手甩开。

  她继续小声嘟囔道:“真是,一醒来就说这么丧气的话,你知道我背着你有多重吗?现在肩膀都还疼呢。”

  嘟囔完,忽而听到一声轻笑。

  “话这么多,看来是真人了。”

  杏仁嘟着嘴,想要做出凶巴巴的样子,可是嘴角的笑意怎么都压抑不住。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没找到你,完颜斯伯说你死了……呵。”

  提到这个,盛景玉眉宇间浮现痛苦之色。

  杏仁赶紧抱紧了他,“没事的,没事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然后将面具男帮助她的事情一一道来。

  盛景玉听完后,皱起了眉。

  “也还算他有点良心。”

  杏仁问盛景玉知道他是谁吗,盛景玉只摇头不语。

  杏仁“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了最重要的事。

  “陛下,您感觉身体怎么样?”

  聊了好一会儿,她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盛景玉闻,准备撑着身子从杏仁腿上起来,可双腿根本就不听使唤,他面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朕的腿怎么了?”

  杏仁赶紧扶着盛景玉坐起来,靠在她身旁,才将无羁神医的原话解释与他听。

  “您的毒已经解了,只是腿上毒素太重,还要再修复一个月的时间,在这之前,您可能行动会不太方便。”

  盛景玉脸色稍缓,只是对这时间耿耿于怀。

  “一个月……”

  杏仁安慰道:“一个月很快哒,您好好休养,说不定还能提前好了呢!”

  盛景玉有被安慰到,点点头想说什么,面色却又是一变。

  杏仁看着他奇怪的神色有些不明所以,赶紧问道。

  “陛下!您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盛景玉的表情奇奇怪怪,变来变去。

  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的开口。

  “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