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谁如厕要别人给提裤子?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车停了下来,车外传来李生喜出望外的声音。

  “陛下!您终于醒了!”

  然后是车帘被撩开,露出李生一张喜笑颜开的脸。

  然而盛景玉根本没工夫搭理他,只冷声道。

  “扶朕下车。”

  杏仁和李生反应过来,赶紧一左一右的扶着他下了车。

  看盛景玉不太对劲的神色,又突然要下车,杏仁想,她可能知道他想干嘛了。

  但盛景玉毕竟是要面子的人,她怕别人听见,只凑近他耳边轻声问道。

  “陛下,您是想要出恭吗?”

  盛景玉冷着脸瞥了她一眼,眼里带着恼怒。

  杏仁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然后吩咐李生他们。

  “你们就留在这儿,我和陛下有事要去商量一下。”

  李生看着周围的荒山野林,十分懵逼。

  什么事啊?

  不在车里商量,要跑山里去商量?

  不过他能坐到这个位置上,也不是什么傻子。

  迟钝了一会儿,他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再看盛景玉已经冷得跟冰块一般的脸色,连连应声。

  “哦,好的!好的!我们就在这儿等陛下和雪妃娘娘,你们慢慢商量,慢慢商量。”

  盛景玉的脸色更黑了,直接甩了一个眼刀子给李生。

  李生咽了咽口水,把头垂得低低的,就当没有看到。

  杏仁搀扶着盛景玉,让他将整个身子的力量都靠在自己身上。

  然后极为吃力的,扶着他进了小树林里。

  小树林里草丛茂盛,待确定看不见外面的马车和众人时,杏仁直接就要伸手去解盛景玉的裤腰带。

  “你做什么?!”

  盛景玉有些气急败坏的按住了她的手,却正好将她的手按在了他那不可描述之处。

  “陛下,您看您都涨成这样了,还拦着我做什么?您想尿裤子里吗?”

  “我是腿脚不便!不是断了手!”

  盛景玉脸色黑沉,一字一句地往外蹦。

  “哦~”

  好像是这个道理哦~

  杏仁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只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揽着盛景玉的肩膀,然后看着他另一只手灵活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正待继续往下看,只听盛景玉没好气道。

  “你看什么?朕不许你看!”

  啧啧啧,陛下这脾气怎么突然这么暴躁了?

  不就看看吗?

  以前又不是没看过,她还摸过呢!

  杏仁脸红红的想着,还是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结束后,许久身旁的人都没有动静。

  杏仁没忍住,偷偷瞧了一眼。

  结果看见盛景玉只穿着个亵裤,宽松的里裤被褪到了脚踝下,不蹲下去根本就拿不到。

  再看盛景玉的神情,可能只能用‘无语凝噎’这个成语来形容。

  杏仁很想给盛景玉一个面子,但是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不厚道的笑出了声来。

  笑了一会儿,她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等到睁开眼,看着散发着森森寒气的盛景玉,她吓得打了一个嗝,才终于止住了笑声。

  “咳咳,这有什么嘛,在宫里,我不是天天都给陛下这样穿裤子嘛。陛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喊我就是了。”

  盛景玉也知道,可是此时非彼时。

  谁他娘的如厕还要别人给提裤子的?!

  能让盛景玉从小教习的素养被崩坏,可想而知他有多恼怒。

  杏仁目不斜视的给盛景玉穿好裤子后,看他还黑着一副脸,一副讨债的模样,不禁出声安慰。

  “没事的,陛下,这还得持续一个月呢,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看盛景玉又甩了眼刀子过来,她继续道。

  “而且,我又不会嫌弃陛下……陛下不用不好意思的……”

  杏仁眨巴着大眼睛,眸子水汪汪的看着他。

  盛景玉沉默了半晌,手抚了抚额头,叹息道。

  “走吧,回去了。”

  这意思就是不计较了,默认了,同意了对吧?

  杏仁悄悄抿了唇,搀着盛景玉回到马车上。

  李生也没问为何两人去了那么久,知道盛景玉现在心情不好,只闭口不,安静赶路。

  回到皇宫中,有关盛景玉的任何事,都是杏仁亲力亲为。

  果然没几日,盛景玉终于不再是那副讨债模样了,只是仍然十分无奈。

  皇宫中工匠为盛景玉专门连夜打造了一台轮椅,操作十分轻便,完全代替了用双腿走路,想去哪里都可以。

  只是盛景玉并不爱用,因为显得很不体面。

  可是被娇小的杏仁搀扶着,更不体面,而且杏仁也承受不来他的重量,最后还是只有无奈接受了。

  一连几日,杏仁每天从早到晚都忙碌个不停,推着盛景玉到处跑。

  盛景玉哪怕受伤了,也要处理国家大事,政务和军事。

  杏仁让他多歇息,可是他不肯。

  晚上好不容易闲下来,杏仁又要替他擦腿上的药水。

  做完这一切还不算,还不能回雪阳宫睡觉。

  因为怕盛景玉半夜要起夜,所以她都是同盛景玉睡在一张床上,随时准备搭把手的。

  这晚盛景玉好不容易忙完了,杏仁推着他回了景安宫,准备给他上药。

  盛景玉躺在床榻上,褪去了里裤,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双腿。

  只是这腿在杏仁的揉弄下,看起来有些苍白和无力。

  可能是因为毒素和好几日没有走动过的缘故,腿上的肌肉开始有了萎缩的迹象。

  杏仁看这样有些心疼,只想尽早能让盛景玉恢复过来。

  她先揉弄了一会儿大小腿的肌肉,给它们放松一下。

  然后再取出无羁神医给的药水,倒在掌心中。

  看着手中粘腻的液体,其实说是药水,不如说更像是某种膏体或者精油。

  总之它能起到很好的润滑效果,不会让皮肤在按摩时太过干涩。

  准备工作做好后,杏仁的手掌贴上了盛景玉的小腿,轻重适中的揉按起来。

  盛景玉其实双腿没有任何知觉,若不是看着杏仁在做的话,他可能压根就不知道。

  他想,如果此时他的腿还有知觉的话,一定会僵硬得不行。

  不过,小腿没有知觉,也不代表其它地方没有知觉。

  沿着小腿越往上,感知就越强烈,特别是接近腿根的地方,会有**的感觉。

  这种**会传染,遍布全身,让他控制不住的热血汇聚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