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章.马上,全给你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有些无奈,但也习以为常了。

  这是第多少次了?

  每次盛景玉都会出现反应。

  不过想想陛下一个正常的男人,又从不近女色,有反应也很正常。

  杏仁虽然这样想着,但面上还是没忍住红了几分。

  她虽然看过的话本很多,可是实际经验为零,还做不到那么坦然的面对这些。

  她目不斜视的按摩着大腿上的肌肉和筋络,对某处视若无睹。

  可怜盛景玉被刺激得,双目暗沉深邃,带着想要吃人的欲望。

  他已经这样忍了好几天了,他觉得自己迟早要被憋出病来。

  感受到敏感的地方又被触碰到了,盛景玉实在忍不了了,强硬的拉过杏仁的手,替他止痒。

  杏仁脸红彤彤的,像个红苹果般,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陛下,按摩还没结束呢。”

  “不用按了。”

  “那怎么行,您快一点吧。”

  “朕尽量。”

  ……

  “陛下,怎么还没好?”

  “快了。”

  ……

  “快了怎么这么久啊。”

  “马上。”

  ……

  “陛下,您的马上都又已经一柱香了!我的手都酸了,您快点儿!”

  杏仁不耐烦了,嘴里直接带上了命令的语气。

  盛景玉闷哼一声,服软了。

  “马上……全给你。”

  ……

  待一切结束后,盛景玉一口咬上了他早就想吃一口的苹果。

  杏仁捂住脸,恼怒的看着盛景玉。

  “陛下!你真狗!”

  天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属狗,她都已经被咬过无数次了,还不能还嘴,真是憋屈。

  洗漱好后,两人并肩躺在床上。

  杏仁好不容易脑袋空下来,准备睡觉,突然又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对了!陛下,苏城呢?您回函岭关时有没有看到他?他没有回宫吗?”

  见杏仁表情严肃,盛景玉有些吃味。

  “没见过,要么死了,要么逃了吧。”

  当时军营里的人全都死光了,他不认为苏城还会活着。

  再说了,苏城的死活,同他没有任何关系。

  若不是杏仁突然提起,他压根还不会记得有这人。

  杏仁皱着眉,喃喃自语。

  “逃了?他一个人,会逃到哪里去啊?”

  盛景玉叹口气,伸出手臂把她拉进怀里,叹息道。

  “你别想了,快睡吧,明日朕派人去查一查。”

  “嗯,谢谢陛下,我睡啦。”

  有了盛景玉的承诺,杏仁放下心来,自然的枕着他的手臂,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就开始酝酿睡意。

  睡梦中,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穿着白衣,披头散发,看不清面容,很是可怖。

  怎么又来了?

  杏仁有些无奈,这个噩梦在北塞时一直困扰着她。

  好不容易回来这些天歇了几日,怎么又开始了?

  难道完颜斯伯的死,还不够解她的恨?

  算了算了,就听她吼完了就是了。

  杏仁无奈的想着,却见面前的白衣女子动也不动,十分反常。

  杏仁有些疑惑,但也不出声,只想着等到睡醒了便是。

  然而这幅画面停了许久,也没有要消失的意思。

  她忍不住了,唤了一声。

  “姑娘?你有什么要发泄的,就快说出来吧。”

  说完了,她也好睡觉了。

  面前的女子听了杏仁的话,终于有了反应。

  她慢慢抬起头来,被黑发遮住的脸隐约透露出一些惨白。

  “他不爱我。”

  简短的一句话,带着无尽的凄凉。

  杏仁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还换台词了呢?

  这个‘他’,难道是指完颜斯伯?

  完颜斯伯那种恶魔,他的爱有什么好稀罕的?

  而且之前那些天不是喊打喊杀的么,今日竟然谈论起情爱来了。

  杏仁正疑惑,又听面前的人开始喃喃自语。

  “为什么不爱我?我那么爱他呐!我想要得到他的心,得到他的身体,得到他的一切!我有什么错吗?为什么这么对我啊啊!”

  轻语逐渐变成了嘶吼,成了杏仁熟悉的风格。

  可是这台词,却和从前是大相庭径。

  杏仁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在她站定的瞬间,那白衣女子蓦地扑到了她刚才站的那个位置。

  头发甩动间,杏仁也终于看清了,女子那黑发遮挡下的脸颊。

  不……

  那不应该说是脸。

  因为,那脸上无肉无血,只是一具头骷髅。

  头骷髅上空洞又黑漆漆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杏仁,其中似乎还闪烁着绿幽幽的萤火。

  “为什么杀我?为什么杀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凄厉的尖叫让杏仁浑身寒毛直竖,鲤鱼打挺般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眼睛还闭着,呼吸急促的胡乱道。

  “不是我,不是我……”

  冤有头债有主啊,找她做什么啊!

  “醒醒,醒醒!”

  肩膀被摇晃了几下,杏仁清醒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睁开眼。

  见身前并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不禁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盛景玉问道。

  杏仁心有余悸道:“做了个噩梦。”

  “梦见什么了?”

  “梦见……”杏仁咽了咽口水,又回想起梦中那可怕的一幕。

  “梦见了一具骷髅,问为什么杀她。我……为什么会做这种噩梦啊?我根本连见都没见过她……”

  说到这儿,杏仁忽然一顿,想起了一个人。

  盛景玉也皱起了眉头,和她想到了一处去。

  “柳如意?”

  是啊,柳如意,王爷侧妃,那具井中的白骨。

  今夜不知怎的,会突然梦到她。

  “对了,陛下,之前您不是说调查吗?有什么结果吗?”

  盛景玉神情有些凝重的摇摇头。

  “没有,最关键性的证物丢失了,现在连白骨的身份都不能确认。”

  证物不是盛光霁拿去了吗?

  怎么会丢失了?

  杏仁赶紧追问道:“那然儿那丫鬟呢?”

  “不在府中,据说很早便赎了身回老家去了。”

  杏仁狐疑道:“这么巧?”

  盛景玉挑了挑眉,“那你觉得不是巧合,又是什么?是我王兄故意为之吗?”

  嗯嗯,很有可能就是那变态王爷干的。

  但是杏仁自然不能说出来,免得盛景玉以为她是在挑拨他们兄弟俩的关系。

  她摇摇头,又问:“所以这件事就只能这样不了了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