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杏仁祝陛下心想事成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叹了口气,“是啊,柳府不愿意再管这事,朕也没这么多闲工夫帮他们料理家事。”

  “倒是你,今夜怎么会突然梦到柳如意?”

  “我也不知道。”

  杏仁也很苦恼,这突如其来的梦实在是让人太过意外了。

  难道,这梦和今日这时辰有什么关联吗?

  现在是夜深人静之时,窗外连月色星光都没有了,暗沉如墨。

  有句话说得好,月黑风高杀人夜,岂不是动手良机?

  杏仁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要不然怎么解释,过去了这么久,她怎么会突然梦到柳如意?

  啊呀呀!

  杏仁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赶紧钻进盛景玉怀里。

  “冷!”

  总感觉后背发凉,浑身阴森森的。

  盛景玉无奈的把她搂紧,“现在暖和点了吗?”

  杏仁点点头,在他怀中闷闷的“嗯”了一声。

  “那就快睡吧。”

  杏仁又睡意朦胧的“嗯”了一声。

  可能是天子身上真的有真龙之气的缘故,任何阴邪之气都进不了身。

  杏仁这觉睡得十分安稳,没有再做噩梦了。

  上一秒还在听着盛景玉说话,下一秒她就已经直接睡着了。

  早上醒来时,杏仁十分精神,睡得很是满足。

  结果一摸身旁,冰凉一片,不知道人都走了多久了。

  盛景玉行动不方便,还得她处处照顾呢!

  杏仁赶紧坐起身来,急匆匆出了景安宫。

  终于赶在下朝前,等在了盛元殿前。

  没一会儿,文武百官就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杏仁一眼就看见了走在最前的傅君顾,开心的朝他招了招手。

  傅君顾也看见了她,但碍着她现在的妃子身份,含蓄了许多。

  走近了,杏仁才小声的和他打了招呼。

  “君顾哥哥,好久不见啊!”

  傅君顾看着穿着女装也格外可爱的杏仁,忍住了想要摸摸她头顶的手。

  “是啊,绝情的雪妃娘娘,整日里都待在后宫中,臣哪里能见得到啊,哎!”

  这什么和什么啊!

  杏仁娇嗔道:“君顾哥哥怎么还会拿我打趣了?”

  不过听他这话的意思,应该是不知道她也跟去了北塞了。

  不知道便罢了,免得白担心一场。

  看着杏仁灵动的小表情,傅君顾忍俊不禁道。

  “同我去逛逛吗?”

  他好久没见她,分外想念,想要同她叙叙。

  哪知刚才还十分热情的杏仁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了。

  “不行!陛下受了伤,我还得照顾他呢,我这不,专门到这儿来等他嘛?”

  傅君顾酸溜溜的叹了口气,“哎!罢了罢了,杏仁眼里全是陛下,根本没有我这个哥哥。”

  杏仁无语的瞥他一眼,正好眼尖的看到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盛景玉。

  “丞相大人又说笑了!不说了,陛下来了!”

  匆匆说完,然后直接提着裙摆小步跑了过去。

  傅君顾站在原地,见到盛景玉投过来的视线,微笑着点点头。

  待看到杏仁奔到盛景玉身前,两人欢声笑语的说着什么,才转身离开。

  才转身,他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哎!

  他这是怎么了!

  竟然连自己好朋友的醋都要吃!

  陛下可是直男啊,他知道杏仁是男子,断然不会对杏仁有什么想法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傅君顾轻笑一声摇摇头,不再多想。

  *

  “陛下!您今日怎么不叫我啊!”

  杏仁嘟着个嘴埋怨道。

  盛景玉瞧着一路蹦哒过来的杏仁,挑了挑眉。

  “朕叫了你,你现在还能这样生龙活虎?”

  想起昨晚三更半夜把盛景玉吵醒,杏仁有些不好意思。

  “那……我不也是担心陛下嘛。”

  盛景玉勾了勾嘴角,操作着轮椅往前滚动。

  杏仁看这不是回景安宫的方向,赶紧跟了上去。

  “陛下,您这是去哪儿啊?”

  “赏花。”

  赏花?陛下还有这等闲情逸致?

  春天已经来了这么久,但杏仁还真没怎么来过御花园,不知道御花园成了什么样子。

  想着,她心情也愉悦起来,隐隐带着期待。

  御花园很大,盛景玉带她去的方向,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

  前方有一片园林,里面种满了五六米高的树,树上开着淡粉色的花朵。

  若是一两颗,恐怕还不会让杏仁如此惊讶,可那是一片啊!

  一眼望去,只能看见满目的小巧粉嫩的花朵,煞是好看,恍若真正的桃源。

  杏仁情不自禁走了进去,没一会儿身上就沾了些花瓣。

  她今天穿着淡粉色的衣裙,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少女气息,但在那之上,又多了几分温婉的气质。

  她站在树下,伸出手掌接住落花,脸颊上两个梨涡荡漾开来。

  她在看风景,而有人把她当做了风景。

  “美吗?”

  杏仁回过神来,大眼里满是惊喜。

  “美!这是什么花啊?”

  盛景玉闻轻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杏花。”

  “还有这树,是杏树。”

  “它的种子,就叫做杏仁。”

  杏仁惊呆了,“我虽然叫杏仁,可是我从来没见过杏树呀!”

  盛景玉捏了她脸颊,又去戳她的额头。

  “你现在见着了,所以,你可要学学人家这些杏树,好好开枝散叶,开花结果。”

  “咳咳!”

  杏仁差点没被呛着,怎么连开枝散叶都来了。

  “陛下,您就这么盼着我娶妻生子吗?”

  盛景玉看了她一会儿,眼中似有深意。

  良久,他才淡然开口。

  “等朕什么时候娶到皇后,你就什么时候再谈娶妻生子的事吧!”

  “小屁孩一个!天天就想着这些!”

  噗!

  杏仁简直要被憋屈死了!

  她一个女子,想什么娶妻生子啊!

  还不是他那样提了,她就好奇问一问而已。

  还有,就盛景玉那挑剔的眼光,就像是全天下的人都配不上当他的皇后似的。

  等他找到皇后,她恐怕都已经嫁不出去了!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

  杏仁漾着两个梨涡,好心好意的敷衍道。

  “陛下一定能很快找到皇后的,杏仁祝陛下心想事成。”

  盛景玉瞥了她一眼,操作着轮椅越过她。

  “傻子。”

  良久,一句话才随着风飘荡进杏仁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