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杏花吹满头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盛景玉坐在轮椅上,淡红色的杏花飘落,落在他的肩头发梢。

  整个人突然就变得与世无争起来,褪去了一身的戾气,那么安静又祥和。

  杏仁微微一笑,跟了上去推动轮椅往深处去。

  “陛下,这些树是什么时候种的啊,我以前怎么连听都没有听过。”

  “去年初冬种的。”

  “初冬?”

  那不就是她在王府的那段时间吗?

  难道陛下思念她,以种杏树来解相思之愁?

  杏仁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却又隐隐觉得,可能是真的。

  “陛下,出来坐坐吗?”

  杏仁望着漫天的杏花雨,提议道。

  盛景玉“嗯”了一声,双手撑着扶手站了起来。

  但他腿脚无力,身形不稳的摇晃了一下,险些摔倒。

  杏仁赶紧扶住他,两人靠在一颗杏树前坐下。

  “陛下,现在战况怎么样了?”

  气氛安静祥和,盛景玉微微闭上双眼。

  “倭**在和我朝谈和,完颜斯伯身死,倭韩后继无人,失踪了很久,大家都以为已经死了的二王子,却突然回去了,并且一力主张求和。”

  “那陛下呢?陛下是什么想法?”杏仁好奇问道。

  盛景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自然是给出的条件足够诱人,朕才会答应。毕竟现在倭韩朝野动荡,分为了几个不同的阵营。他们自顾都不暇,岂不正好是给朕留了钻空子的机会?”

  杏仁“哦”了一声,小脸有些怅惘。

  “要是可以不打仗就好了啊,打仗会死很多士兵,百姓也会过得不好,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盛景玉看着她担忧的小脸,心中微暖。

  “所以朕说了,只要他们给出的条件足够诱人,朕就会答应。”

  “现在的谈和事宜,正在由厉尘和倭韩二王子交涉,如若谈妥,想来厉尘很快就能回朝了。”

  杏仁脸上刚扬起的笑容蓦地顿住了。

  她怎么忘记这茬了?

  厉尘,已经认出她来了啊!

  要是他回来,还指不定给她找些什么麻烦呢!

  “怎么了?”盛景玉问道。

  他当时正处于昏迷状态,什么也不知道。

  杏仁想了想,反正自己没多久就要离开皇宫,去灵丘山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所以她轻笑着摇摇头,但笑不语。

  坐得久了,腰挺得有些累,杏仁放松了身子躺在了花地上。

  闻着杏花的清香,很是怡然自得。

  躺着躺着,就来了睡意。

  明明早上醒得那么晚,这才多久一会儿,就又想睡了。

  她撑着身子想要起来,却被倒下来的盛景玉给拉进了怀里。

  “朕困了,陪朕睡一会儿吧。”

  如此一来,正正合了杏仁的意。

  她只是陪睡而已,不叫嗜睡。

  春风微微荡漾,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打在相拥着的两人身上,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杏仁此时的心,也犹如那阳光一般,和煦温暖。

  只是她知道,这种美好,持续不了多久了。

  时光渐渐步入春末,天气也开始逐渐变得炎热起来。

  在杏仁将要前去灵丘履行承诺的倒数第六天,两朝谈和,百姓皆发出欢呼。

  谈和的条件是,倭韩割出两座城池,并且赔偿此次盛安朝的所有军需。

  而被割出的两座城池不仅没有怨,百姓们反而很是欢喜。

  毕竟盛安朝确实要繁华太多了,律法完整,农商业发达。

  他们都盼着,在归属盛安朝后,能过上安居乐业,吃喝不愁的日子。

  厉尘此次又打了胜仗,这让他和盛景玉的关系缓和了许多。

  因为兵符和绿帽的事,盛景玉早就想要杀了他。

  但他此时是功臣,给盛安朝带了利益。

  除开其它不说,确实是个人才,让盛景玉放下了些许芥蒂。

  谈和事宜交接完毕,厉尘踏上了归途。

  和百姓们的期盼开心不同,杏仁苦了一张脸,是最不希望他回来的人之一。

  还好等他回来,她基本也要离开了,应该不会打什么交道。

  杏仁抱着这种想法安慰自己,结果在数着时间还剩两天的时候,厉尘快马加鞭赶回来了。

  他赶回来的时候夜色已经黑了,但是盛景玉已经提前就得到了消息,早早就准备好了庆功宴等他回来。

  唯一不知情的,就是整日待在雪阳宫里的杏仁。

  等她戴上面纱,被带到庆功宴上,坐在盛景玉身边时,她都还是懵懵的。

  瞧见坐在她下首位置,正冷着一张脸神色恨恨的苏妃,她默默往盛景玉的龙椅旁又靠近了些。

  苏妃看着亲近的两人,差点就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愤愤的收回眼神,戳着桌上的膳食出气。

  这个什么雪妃!

  真是故意的是吧?

  竟然还在她面前炫耀同陛下的恩爱。

  可陛下护那雪妃护得跟什么似的,她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找点麻烦了。

  陛下不搭理她,结果最近连王爷也不搭理她。

  苏妃想着,心中越发郁结。

  盛景玉察觉到杏仁的靠近,侧头问她。

  “怎么了?”

  杏仁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呵呵,就是坐这儿有点不习惯。”

  盛景玉唇角微勾,“以后会习惯的,坐在朕身旁。”

  陛下这话什么意思?

  她现在不过是假扮的嫔妃。

  他的意思,难道是以后她得一直是这个身份?

  弄假成真吗?

  杏仁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她就要离开了,这些事都与她无关了。

  怔愣间,有宫人高声通报。

  “厉尘将军到!”

  杏仁抬眸望去,只见厉尘身穿铠甲,一身风尘仆仆的大步走了进来。

  看样子,应该是刚回来,还没换洗一下便赶来了。

  “拜见陛下。”

  厉尘站在台下抱拳鞠躬,抬头时却是直直的望着杏仁。

  杏仁想着反正她也要走了,于是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厉尘一愣,然后竟然笑了。

  简直笑得杏仁莫名其妙的。

  直到盛景玉咳了一声,厉尘才收回了视线。

  盛景玉看着两人的互动,心中不爽。

  这两人什么时候又有了交集了?

  还有,当着他的面,觊觎他的妃子?

  这厉尘!当他不存在是吗?!

  果然,哪怕打了胜仗,厉尘也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惹人讨厌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