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庆功宴再惹风波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平身吧,赐座!”

  盛景玉晾了厉尘许久,直到文武百官都开始揣摩起他的用意来,他才给厉尘赐了座。

  杏仁看得暗自高兴,不禁又瞪了厉尘一眼。

  哼,让你嘚瑟,活该被下面子!

  至于文武百官,则是心中猜测,陛下可能是怕他功高震主,所以提前给一个下马威。

  皇帝啊,君心难测!

  厉尘倒是无所谓,直起身子就在下首落了座,大口喝起酒来。

  这次庆功宴和上次没有什么不同,仍然就是大口喝酒吃肉,看看表演助兴。

  杏仁的一门心思都在吃食上,想着过两天就走了,身不身份的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于是她撩起下半截面纱,快速的将吃食喂到口中。

  吃着吃着,杏仁突然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非常有存在感。

  她抬头看去,是盛光霁。

  盛光霁一身深紫色长袍,唇边斟酌着茶水,神情阴郁,眸光淡淡的看着她。

  虽说眸光淡淡,但杏仁确实感受到了那灼热的视线,就是来自于盛光霁。

  他看她做什么?

  难道认出她来了?

  认出来就认出来吧,反正她很快就走了。

  想到此,她无所谓的继续拿了块糕点吃。

  月亮挂上枝头,席间众人喝得尽兴,连盛景玉也多喝了点。

  结果宴席时间才到一半,他就站起身来往外走。

  无羁神医说的一个月,还真正就是得满一个月。

  这都二十八天了,盛景玉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杏仁还是有点不放心,跟了上去。

  她本来想着,今晚说什么也不会半路离开宴席的。

  因为以前的经验教训告诉她,她总是会倒霉的撞见一些不想见到的人。

  不过今晚是同盛景玉一起,所以她没有多大顾虑。

  “陛下,您去哪儿啊?”

  盛景玉瞥她一眼,默不作声。

  直到到了一栋宫厕前,杏仁才恍然大悟。

  待盛景玉进去后,自觉的等在了外面。

  这周围绿树如茵,一阵风出过,吹得黑漆漆的林子发出“沙沙”的声响。

  杏仁看着林子里的风吹草动,总感觉似乎看到了一截飘飞的衣角。

  这个时间,大家都在晚宴上,谁会在这林子里啊?

  杏仁暗自好笑,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

  可是随着风一起飘过来的,似乎还有其他的声音。

  真的有人在里面吗?

  杏仁有些好奇,想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在里面做坏事。

  想着盛景玉很快就出来了,她大起胆子走了进去。

  走近了,她终于听见了不一样的声响。

  原来之前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真的有人,还在说话,只是在说什么听不清。

  杏仁扒在一棵树后,小心翼翼的探头往外望去。

  借着月光,她看清了其中一人,竟然是许久不见的琴音!

  琴音今日并没有来庆功宴,怎么会在这里?

  不,问题是,怎么会在一个小树林里!

  事关琴音,杏仁神情凝重起来,仔细看着那边的状况。

  琴音今日穿着一身白裙,纤尘不染,很是温柔婉约。

  她对面还有一个男人,正背对着杏仁,看不清他长什么样。

  但那身衣服,杏仁很眼熟。

  一身深紫色长袍,袍上还绣着暗金色的花纹,很是贵气。

  今日在席间,她可看了这身衣服不下两眼,自然认得他的主人是谁。

  杏仁喃喃低语:“盛光霁……?”

  盛光霁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为什么会和琴音在一起?

  看两人的神色,琴音姿态很是低微。

  难道……

  盛光霁这个变态又看上琴音了?!

  他是不是在威胁琴音?

  杏仁站不住了,想冲进去把琴音救出来。

  结果她脚步刚动,就被人捂住嘴巴拖回了树后。

  看着面前那张深邃粗犷的脸,杏仁再次感叹,无论什么宴会,真的还是不要随意离席的好。

  她之前心里想的,还真的成真了。

  只要离席,必定就会遇见什么麻烦。

  这不,她撞见盛光霁和琴音不说,还又倒霉的遇到了厉尘这个狗男人!

  杏仁神色不善,挣扎无果后直接张嘴就要咬他的手心。

  厉尘勾着唇角,蓦地凑近了她耳旁。

  “别动,也别发出声音。你想被盛光霁发现吗?一看他们就有什么秘密,盛光霁可不是个什么好人,要是发现了你……”

  后面的话他没再继续说下去,杏仁却已经懂了。

  不用他说,她也知道盛光霁是个什么样的人。

  斤斤计较,睚眦必报。

  想到此,杏仁安分了下来。

  可一静下来,她才察觉现在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

  厉尘将她压在树上,身前紧贴着她的后背,某处还有些蠢蠢欲动。

  杏仁十分恼怒,但又不能大声说话,只好学着他刚才的模样,侧过身子凑近他耳畔。

  “陛下就在外面,你别拉着我,我得出去了!要是陛下发现我不在,肯定会来找我的!”

  说完,她就准备离他远一点。

  结果被厉尘措不及防的凑近,还好她躲得快,要不然就被亲到了嘴唇上。

  不过没亲到嘴唇,脸颊却是被结结实实的亲了一口。

  “你干嘛呢!”

  厉尘不是说他不是断袖吗?

  她现在虽说是女装,但厉尘已经知道了她就是杏仁啊。

  上次猜灯谜时轻薄于她便算了,那是不知道她就是杏仁。

  现在却明知故犯,这是什么意思?

  像是看出了杏仁的疑惑,厉尘喉咙里发出闷笑,将她抱得越发紧了。

  “雪妃娘娘如此美丽,臣是个俗人,自然倾心于娘娘。”

  呵,现在倒和她打起哑迷来了。

  当作不知道吗?

  那可不行,他既然装不知道,那她就要挑明了说!

  “将军何必装模作样!我是谁你清楚得很,你也清楚,我知道你的哪些秘密。”

  提起这,厉尘的脸色冷了一瞬。

  却并没有像杏仁想象中的那样暴躁,而是难得神情严肃的解释。

  “那事我也只是中了苏妃的计,被她下了药,不太清醒。”

  啧啧啧,男人。

  当时明明满嘴浪语,看起来欢快得很呐,哪里像是现在说的这么被迫。

  还真是翻脸不认人,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苏妃身上。

  杏仁撇撇嘴,神色不屑,只听厉尘又道。

  “再说,那时我若知道你是女人,必定不会那般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