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路过怎么能算偷窥?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漆黑的小树林里,朦胧的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落在两人身上。

  高大的将军紧搂着怀里娇小的人儿,目光专注深沉。

  杏仁精致绝美的脸蛋上此时露出了错愕的神情,微张的唇好一会儿才合上。

  厉尘知道她是女子了?

  至于是怎么知道的,她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某夜沐浴时屋顶上不寻常的动静。

  “那日屋顶上偷窥我沐浴的人当真是你?”

  厉尘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那怎么会算是偷窥?不过是路过而已。”

  这就算是承认了她的问题。

  但这借口……

  “路过?”杏仁不可置信反问道:“谁路过能跑到别人的屋顶上去?”

  厉尘破罐子破摔道:“你看了我的活春宫,我看了你洗澡,你也不亏,咱们就算两清了!”

  杏仁气结,“你以为我想看你的活春宫吗?不和你说了,你快放开我,要不然陛下找来了你可没有好果子吃。”

  说着,她扭动着身子想要从厉尘怀里钻出来。

  厉尘轻声嘶气,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似的,大掌在她身上肆意揉弄。

  “嘶,别动!”

  声音暗沉沙哑,带着说不出的暧昧意味。

  杏仁脸都气红了,哪里还肯听他的话,挣扎得更厉害了。

  “是谁!”

  这里发出的动静有些大,不远处盛光霁眼神一凌,直直的望向杏仁和厉尘两人藏身的树后。

  琴音也脸色慌乱起来,紧张的低声问道。

  “有人偷听吗?”

  盛光霁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稍安勿躁。

  “你先回去。”

  琴音点点头,左右看了看,提着裙摆往另一条小路上跑了。

  杏仁没看见这一幕,在盛光霁出声后,她就已经将自己藏得严实了,老老实实的不敢动弹。

  厉尘也收敛了许多,两人都安静下来,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自从刚才那声厉喝后,整个小树林里都静悄悄的,没有人再说话。

  杏仁屏息听着,只能听见树叶沙沙作响。

  盛光霁和琴音人呢?

  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已经走了?

  杏仁有些疑惑,正想探出头去看一看,却蓦地被捂住了嘴巴搂住了腰,然后一阵失重感传来。

  要不是被捂住了嘴,她想她现在绝对已经尖叫出声了。

  一阵天旋地转后,杏仁眼睛终于不花了,定睛一看,他们已经站到了树枝上。

  再垂头往下看,盛光霁已经慢慢踱步走到了树前。

  而后蓦然出手,一道银光划过刚才他们呆过的地方。

  由于他们已经离开了,那道银光没有击中任何东西,而是直直的扎进树皮里。

  杏仁看着那几乎全部没入树皮里的匕首,一阵心悸。

  若是他们没有离开,若是他们再晚两秒,那么那尽根没入的匕首,就不是插在树皮里了,而是贯穿她的胸膛。

  杏仁心中一阵后怕,屏着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再透过朦胧的月光看盛光霁,一张俊美斯文的脸此时面无表情,只有眉头微微皱起。

  他看了匕首半晌,像是在疑惑自己竟然判断失误了,好一会儿,才拔出匕首转身往树林外走去。

  杏仁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已经快走出林子的盛光霁脚步顿了顿。

  厉尘反应极快的抱着她跳到了另一边枝干上,躲到了树干后,挡住了盛光霁再次射来的探寻视线。

  盛光霁看着空寂的林子,心中疑虑未减,但寻不到他人的踪迹,只好快步离开了这里。

  树上两人呆了好一会儿,确定盛光霁不会再复返后,才跳下了树。

  杏仁怕厉尘再纠缠着她,赶紧推开他快步跑了出去。

  过了这么久,陛下肯定走了。

  果然,出了林子,之前她等待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杏仁准备回宴席上去,刚走近,就遇见出来寻人的盛景玉。

  “你去哪儿了?”盛景玉皱眉道。

  杏仁装作没事人似的,胡说道:“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也去如厕了。”

  盛景玉没有怀疑,宴席才到一半,两人又坐回了席上。

  接下来的时间,杏仁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她暗暗观察着盛光霁的方向,只见他仍然如往常一般细细品茶,偶尔吃点糕点,看起来十分温文儒雅的样子。

  丝毫看不出来他刚刚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仿佛从未离开过一般。

  宴席结束后,杏仁回到雪阳宫,默默收拾起自己珍贵的东西。

  脖子上的玉佩她早就取下来了,春天穿得单薄,她怕别人认出这玉佩的来历。

  此时看着这玉佩,杏仁想了想,还是放进了包裹里。

  看宋然的样子,应该是暂时用不到这玉佩了。

  “娘娘,您这是要出宫吗?”

  翠竹在一旁看着,很是疑惑不解。

  杏仁点点头,还没来得及解释,盛景玉就从外面进来了。

  “你要去哪?”

  杏仁迎了上去,露出甜甜的微笑,牵住他的袖口摇了摇。

  “陛下,我好久都没有回家了,我想回家看看娘亲和弟弟。”

  “回去多久?”

  她是后天要赶去灵丘,明日就回家看看,同娘亲弟弟交代一下情况。

  所以……

  “大概两天吧。”

  杏仁试探道,却看着盛景玉蓦地蹙紧了眉,连忙改口。

  “一天也行。”

  盛景玉眉头展开,似乎对这个答案还能接受。

  “行,朕明日派人送你回去。”

  “嗯,好的。”

  反正李生已经答应了帮她,出宫后的事,倒不必多担心。

  只是,这是她在皇宫里的最后一晚了,想着以后可能都再也见不到盛景玉,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陛下。”

  杏仁轻声唤道,然后难得主动的拥抱了盛景玉。

  盛景玉嘴角牵起笑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怎么了?”

  杏仁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摇了摇,又唤了一声。

  “陛下。”

  盛景玉无奈道:“有什么事你就直说。”

  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

  杏仁其实十分喜欢被这样温柔的对待,就像……

  她是什么娇气易碎的珍惜古董似的。

  “陛下,我只是想喊喊你而已。”

  见盛景玉一脸不解,杏仁又笑出了声,连续喊了好多次。

  “陛下。”

  “陛下。”

  “陛下——唔!”

  看着面前盛景玉放大的俊颜,她将所有不舍都吞进了肚中,只安静享受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