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翌日清晨

  杏仁将包裹提上,又拒绝了翠竹想要同行的建议,独自出了雪阳宫。

  雪阳宫外护送的人已经候着了,身后的翠竹还在碎碎念个不停。

  “娘娘,您就让我跟着您去嘛,您看这些全都是粗人,连个服侍您的人都没有。”

  “您说,您要洗漱梳妆什么的,您自己一个人多麻烦啊,就带上我吧,很省事的。”

  杏仁听得好笑,回过头瞪了翠竹一眼。

  “你说这么多,你就是自己想出宫吧?”

  杏仁在宫里一直都没什么架子,翠竹等人都很是喜欢她,相处也十分自然亲切,说话也没有那么规矩。

  果然,翠竹一听这话,立马就撅了嘴。

  见想法被识破,直接就开始耍赖。

  “娘娘,我是想出宫没错,可是我可以服侍您也是真的啊!您就考虑考虑我嘛。”

  翠竹同杏仁岁数一般大,杏仁一直都把她当妹妹看待。

  闻无奈叹气道:“我今日出宫是有要事办,不是出去玩的。下次吧,下次一定带你。”

  至于这个下次,是多久,连杏仁自己都不知道。

  只是一时拿来诓一诓翠竹,也是不错的。

  翠竹苦了张小脸,还想争取什么,雪阳宫却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雪妃娘娘。”

  来人一身素婉白衣,行走间摇摇曳曳,姿态优雅。

  她声音温润动听,一张脸美丽动人,只是不知为何有些憔悴。

  “琴才人不必多礼。”

  琴音正微微弯腰行礼,杏仁赶紧上前扶起了她。

  “琴才人怎么想到来我这儿了?”

  来人正是许久都没有来往的琴音。

  杏仁住进雪阳宫那么久,从来没见琴音寻来过,今日是怎么了?

  还有昨夜,她是不是被盛光霁给欺负了?今日脸色才会那么憔悴。

  杏仁在打量琴音的同事,琴音也在打量她。

  杏仁在宫里一向都是戴了面纱的,还好今日也没忘记。

  只不过这面纱遮的是下半张脸,并没有挡住她那水汪汪的灵动大眼。

  琴音一时觉得这双眼有些熟悉,可却无迹可寻。

  打量完,她又看了看杏仁手里的包裹和停在院外的马车,疑惑道。

  “琴音今日本来想邀请娘娘去御花园赏花的,只是,看娘娘现在应该是没空吧?娘娘这是要去哪吗?”

  “回家一日。”

  杏仁对琴音没有戒心,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琴音也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好说话。

  “回家?娘娘家远吗?”

  “就在京城里,还是挺近的。”

  两人就这么站在院子前,聊起了家常。

  聊着聊着,琴音突然就看她看得呆了。

  杏仁有些好笑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怎么了?”

  琴音回过神来,抿唇一笑,而后有些黯然。

  “就是,看着娘娘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人,不知道为何,觉得娘娘有些熟悉。”

  杏仁一惊,暗道自己亏得之前没有去找琴音玩。

  这才多久一会儿,琴音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要是长期相处下去,她身份肯定早就曝光了。

  杏仁打了哈哈道:“这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我也很是好奇是何人呢?”

  琴音情绪不是很高,嘴角牵起一抹苦笑。

  “那人已经离开皇宫了,娘娘肯定没见过。”

  杏仁肯定的点了点头,“嗯,没见过。”

  “那我先走了,以后回宫再去琴才人那儿坐坐。”

  时候不早了,她不能再耽搁了。

  上了马车后,她又同琴音招了招手以作道别。

  马车出发,琴音站在原地看着马车渐渐远去,神情有些复杂。

  短短的交集中,她看出了雪妃此人,天真烂漫,热情好客,全然没有宠妃的架子,和她之前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想起昨夜盛光霁的吩咐,她一时有些为难。

  可是她和妹妹,还需要他的庇佑……

  “琴才人,您怎么了?”

  翠竹有些奇怪的问道。

  马车早已消失不见了,琴才人还傻傻的盯着看什么?

  琴音回过神来,收回了视线,笑而不语的离去。

  翠竹有些摸不着头脑,想着杏仁不带她出宫,又叹息一声回了宫中。

  马车一路行驶,出了宫后很快就到了杏仁上次新置办的那处宅院。

  娘亲和弟弟还不知道她回来了,开门的是上次她请来打扫宅院的丫鬟。

  这丫鬟认得她,见了她很是开心的迎了进去,然后兴高采烈的呼唤。

  “夫人,少爷,小姐回来啦!”

  “小姐回来啦!”

  杏仁听得一阵无语,好奇的拉住她问道。

  “你这称呼是哪学的啊?”

  丫鬟有些莫名,“别人府上不都这样叫的吗?”

  “可是我们府上加上你,也就四个人啊。”

  丫鬟听了笑眯了眼,“咱们府上虽然人数少,但是小姐和小姐的夫婿那般厉害,怎么就不能这样喊了?”

  是了,上次买下这丫鬟时,是盛景玉主张的。

  盛景玉一看便贵气凌人不是普通人,更何况他们身边还跟着那么多乔装侍卫。

  当时她又是一身女装,这丫鬟想歪了也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没想到这丫鬟还精灵得很,连别人府上那些规矩都捡来学。

  杏仁还正在想着应该怎么纠正她的叫法,前院中就匆匆出来了一人。

  “杏仁啊,你回来啦。”

  “嗯,弟弟呢?”

  楚母叹气道:“你弟弟又去医馆里去了,我说送他去学堂,他不,就要学医,我也管不住他。”

  杏仁知道楚澜倔性子,也猜到了会是这种结果,但她现在已经想开多了。

  “弟弟要学医,就让他去吧。让他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楚母道:“也只能这样了。”

  杏仁站了会儿,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楚澜在哪学医。

  “弟弟是在哪处医馆啊?我去看看他。”

  “德仁医馆,是个大医馆,就在东街处路口上。”

  杏仁了然,想着不远,没有坐马车去,也不想让那些侍卫跟着,于是直接从后门离开了。

  很快就走到了东街路口,已经能看到娘亲说的那处德仁医馆了。

  医馆里现在正忙活,隐隐约约似乎还能看到楚澜的身影。

  看那神情专注的样子,看起来倒还真是有模有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