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这病,只有你才能治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恍惚间,楚澜似乎也看向了杏仁的方向。

  少年高高瘦瘦,手中正在捡着药材,看向她的眸子明亮得宛若小太阳般活力四射。

  杏仁心喜,朝他挥舞着双手,小碎步往那边跑去。

  结果才迈出不到两步,突然脸上被蒙上了一块手帕。

  手帕散发着奇怪的香味,她还来不及思考,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德仁医馆中

  楚澜放下手中的药材,站起身来,看向对面的路口处。

  那里只有来来往往的行人,哪里有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他自嘲的笑了一声,伸手捏了捏眉心,暗叹自己竟然白天也开始出现幻觉了。

  而被认为是幻觉的杏仁,此时正昏迷着,被带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往京城的另一个方向驶去,驶进了一座辉宏的府邸中。

  若是杏仁醒着,必定会认出这里是哪里,并且死活都不愿意进去。

  *

  杏仁迷迷糊糊时,似乎感觉到有一双手在她脸上轻柔的抚摸。

  “她怎么还醒?”

  身边的人声音冷厉,完全不似这双手般温柔。

  杏仁模糊的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响起,“抱歉,主人,药量……好像用多了。”

  身边的人沉默了会儿,又问。

  “那她还有多久能醒?”

  “大概,一天左右。”

  身边的人又陷入了沉寂,连昏迷中的杏仁都能感受到身旁的低气压。

  好一会儿,才终于又有了声音。

  “下去领罚。”

  “是……主人。”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后,抚摸着杏仁脸颊的手开始渐渐往下。

  往下落入到杏仁的衣领中,盘旋在那纤细的脖颈处。

  “一天。罢了,呵,我等得起。”

  “毕竟,我已经等这一天,很久了啊……”

  随风消逝的叹息吹进杏仁的耳朵里,明明是轻柔的叹息,却让杏仁不寒而粟。

  到底是谁?

  她脑袋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会儿,却根本无法思考。

  越是想去听清那人的声音,脑袋越是变成一团浆糊。

  或许是药效又开始发作了,她很快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

  杏仁醒来时,外面天色已经有些黑了,看样子是接近傍晚。

  那看来,她和无羁神医约定的日子还没有过去。

  李生的人马明日一早会在城门口等她,准备护送她去灵丘。

  所以,她现在必须得马上离开这个不知道哪里的鬼地方。

  否则,明日一过,李生若是等不到她,回宫后根本没法和盛景玉交待,到时候这事就闹大了。

  杏仁从床上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装潢华丽的宫殿,室内的布局也是十分奢华。

  看来宫殿的主人非富即贵,只是不知道为何绑她而来?

  杏仁想着,目光掠过一扇和大门对立的窗户。

  她不准备从大门逃跑,那肯定是跑不掉的。

  她准备,直接跳窗!

  想到就做,杏仁提起裙子跑到窗边推开窗户,看也没看就准备爬上去往外跳。

  这一跳十分顺利,没有任何阻拦。

  可是当她落地后,还没来得及欣喜,就见眼帘里进入了一双黑色的靴子。

  杏仁咽了咽口水,沿着靴子慢慢往上看,是一身紫色蟒袍。

  蟒袍绣工精致,上面还缕着金线,看起来颇为眼熟。

  杏仁顿住了,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一时竟然不敢继续抬头往上看,去看此人是谁。

  可是她不看,却有人强迫她看。

  一只修长白皙的食指强硬的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

  可杏仁倔得很,哪怕抬起头,也不肯抬起眸子去认清这她不愿看到的事实。

  “这么久不见,杏仁不想本王吗?”

  熟悉如恶魔般的嗓音传来,杏仁身子猛地一震。

  果然,盛光霁早就认出她了吗?

  自己肯定是倒霉到家了,才能无论去哪都能碰见这些她最不想碰见的人。

  想到此,杏仁泄气的耷拉着脸,任由盛光霁捧着她的脸颊。

  她是知道盛光霁的风格的,越是挣扎反抗,他的手段就越厉害。

  既然如此,她还不如啥都不做好了。

  就盼着盛光霁自己无趣了,好早日放过她。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得提醒他一句。

  “我和陛下说了只在外面呆一日便回宫,如果今日陛下等不到我回去的话,肯定会派人来寻我的。”

  杏仁本以为,说了这话好歹能让盛光霁有些许顾忌。

  结果没想到,他听了后反而笑了起来。

  “今日?”

  杏仁有些莫名,“对啊,昨日我从宫中出来,最晚今日之前,必须回去。”

  她解释完后,盛光霁的笑声更大了。

  杏仁听着,心中莫名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睡了多久了?”

  盛光霁终于停下了笑声,眼中却毫无笑意。

  “你睡了一日了,李生今日领了命,若是三日之内找不到你,便提头去见陛下,呵呵!”

  杏仁一惊,提头?这么严重吗?!

  她急道:“你快放了我吧!这事和李生没关系!”

  “呵,放了你?本王的东西,到手了就没有送回去的道理。”

  杏仁绝望了,是啊,她和这变态王爷讲什么道理啊!

  既然不讲道理,那她现在该怎么办啊?

  现在不是履不履行诺的问题,而是,这件事牵扯进了无辜的人,她不能让别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来帮她啊!

  看着杏仁一脸绝望,盛光霁又抛出了一丝希望给她。

  “本王可以放了你。”

  杏仁猛的睁大了双眼,眼含希冀。

  但她知道盛光霁还有后话,只安静的等着。

  果然,后话还有一个前提。

  “前提是……你得替本王治病。”

  治病?

  什么病?

  疯了吧?

  她又不是医者,对医术一窍不通,能治什么病啊?!

  合着他就是逗弄她玩的是吧!

  给她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前提条件!

  杏仁一阵语塞,精致的五官烦躁的挤作一团。

  盛光霁轻笑一声,似乎觉得甚是有趣。

  “本王提的条件,绝对是你可以完成的。”

  说着,他的嗓音转为暗哑。

  “因为,这病,只有你才能治。”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杏仁身子被蓦地抱了起来。

  没一会儿又被丢到了之前她醒来时的那张床。

  杏仁心中感到不妙,一被放下来就准备爬起来逃跑,却被一股大力掀了回去。

  随之而来的,是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