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章.无羁神医竟然写艳情话本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竹屋没有厨房,甚至连锅都没有。

  还好前日杏仁做了个简易一点的锅和锅铲,可以将就用用。

  这更是让她怀疑,无羁神医平日里,到底吃过熟食没有,不会是生吃的吧?

  不过现在她来了,是时候发挥她的特长了。

  在御膳房待了那么久,杏仁好歹也偷师学艺了许多。

  虽然没有什么作料,但炒出来的菜还是要比平常的家常菜美味许多。

  她没有做荤菜,因为荤菜需要猎杀附近的小动物,杏仁忍不下那个心。

  所以就只能吃素了。

  素菜种了一地,都是杏仁认识的,还有一些迷雾外野生的食物,杏仁拿回来给无羁神医瞧了,无羁神医说没有毒,她也打理好做成了食物。

  别说,野菜的味道竟然意外的好。

  午膳端进了竹屋,无羁神医二话不说,只闷着头吃饭。

  让杏仁对他的神医谪仙形象大为改观。

  果然,再厉害再仙气的人物,都是要吃饭才能活的啊。

  吃过午饭后,两人正在午睡,突然听闻一声异响后,无羁翻身就坐了起来,快步走向了药炉。

  杏仁也被惊醒了,跟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只见无羁皱着眉头,从药炉里夹出盛放着丹药的器具。

  那器具被烫得发红,还冒着渺渺青烟。

  而器具中哪里来的丹药,只剩下一层漆黑的药渣。

  “又失败了,到底是哪里……又是哪里出了问题?”

  无羁喃喃自语道,话语中带着些许烦躁。

  杏仁在旁不明所以,只能轻声安慰道。

  “没事的,无羁神医,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无羁叹口气,“对,我也没想过会这么快就能研发出来,还不到时间,还不到时间……”

  心中烦躁感淡去了一些,无羁顺手就将那药渣倒掉。

  杏仁看得心中一阵心疼。

  在这里待了两日后,她已经大概了解了,这些灵草价值几何。

  常见一点的灵草,放在市集上也是价值千金的草药。

  更何况这些拿来研究的灵草,在整个灵丘山,都是十分稀有的草药。

  连无羁神医自己种植的,都是少之又少,只是堪堪足够支撑他一月研发一次。

  此时无羁神医倒掉药渣后,已经陷入了沉思,应该是在思考哪里出了问题。

  杏仁不敢打扰,怕扰了他的思路,只悄悄退到书桌旁站着。

  桌面上放着一些字画,桌脚下放着竹筒,里面似乎放着一些画卷。

  杏仁只匆匆打量一眼后便不再看。

  收回视线时,她的视线突然被桌上掩藏在最下的一副书画所吸引。

  她轻轻将它抽出来,看清了上面的题字。

  灵丘有小筑,白面无书生——无羁

  杏仁:“……”

  灵丘小筑,白面书生?

  这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杏仁突然想起,自己上次为何同盛景玉前来灵丘春游。

  其中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那《白面书生》中记载的离奇故事。

  难道,那作者,该不会就是……

  无羁神医吧?

  应该是吧?

  要不然怎么会写这么有指向性的书画?

  真是没想到,无羁神医那样的人,竟然会写出这么……

  这么……

  杏仁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一个形容词来。

  但基于她对此书的喜爱,不禁对无羁神医也有了几分崇拜。

  就是她有些好奇,无羁神医怎么能写出这样的书呢?

  他难道亲眼见证过什么吗?

  杏仁暗戳戳的想着,却没有胆子敢去问无羁神医。

  毕竟,这话本可不是什么正经话本。

  无羁神医又是一个男子,两人沟通这种话题,未免也太过奇怪羞耻了。

  杏仁发着呆,连无羁神医走到身边了都不知道。

  直到他出声唤醒她,她才蓦然回过神来。

  “这幅字画,是我为了寻找灵感时写的。”

  “嗯?”

  杏仁有些莫名,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为了寻找炼丹的灵感吗?”

  “对,越是冥思苦想,越是寻不到答案。反而沉下心来,做点其它的创作,反而容易出现灵感。”

  其它的创作!

  哇!

  杏仁现在几乎就可以确定了,《白面书生》的创作者,真的就是无羁神医。

  这本《白面书生》畅销京城,恐怕所有人,包括卖它的傅君顾都想不到,创作者竟然是名医者吧?

  而写得这么精彩的书籍,竟然只是为了寻找灵感抒发之作!

  这让其它专门以写作为生的人怎么想啊?

  别人有天赋的人,随便写一写,就引得权贵追捧。

  而他们,说不定日夜冥思苦想,也写不出这样精彩的书来。

  杏仁想着着,越发感叹无羁神医的全能。

  医术,举世无双。

  轻功,追云赶月。

  创作,独步绝尘。

  除了不会做饭,他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啊?

  杏仁心中对无羁神医的过往起了很大的好奇。

  明明无羁神医看起来年级轻轻,究竟是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切啊!

  想着,杏仁开始暗戳戳的打听。

  “无羁神医,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医的啊?怎么可以做到医术如此超绝!”

  要想先打听,就得先夸一夸。

  果然,在杏仁崇拜的眼神下,无羁嘴角轻勾,但马上又板正了脸,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大概五六岁吧。”

  五六岁?

  杏仁有些惊奇,问道。

  “那么小就学医了?”

  无羁点点头,脸色沉了下来,似乎回忆起了过往。

  “我在五岁时,遇见了我的师傅,他带领我学医,并且教给了我很扎实的功底。”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杏仁正想夸一夸他师傅,却听他又继续说。

  “但在我六岁时,他借着我和家人的信任,带我去了他隐居的山林。他把我当成药人,每日在我身上试药,有毒药、解药,总之只要是他新研发出来的,他都会在我身上试一试。”

  “那些毒药千奇百怪,有能让人万蚁噬心的,有能让人头痛欲死的,总之,那都不是什么好的感受。并且通常他研发解药的时间要更慢一些,我就要遭受好几天甚至半个月的折磨,才能得到解脱。”

  无羁说得清淡,可杏仁在一旁听着,简直是愤怒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