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无羁神医的过往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六岁啊!

  那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本应该在家中经历一个快乐的童年。

  而无羁神医,还那么小,却遭受了这样惨绝人寰的经历。

  他师傅那样的做法,简直就是令人发指,闻所未闻!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过狠毒,为世人所不齿!他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此世枉为人!”

  杏仁愤愤道,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想要知道后续。

  “那后来呢?你师傅怎么样了?”

  无羁神医淡然着一张脸,云淡风轻道:“死了。”

  “我八岁时,身体渐渐变得百毒不侵。他很好奇,想要解剖我,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惜,他没想到的是,我早就已经学会了如何炼毒,并且第一次,就炼出来了他也解不开的毒药,最后他受尽折磨,死在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手段上。”

  所以,他的师傅……是被他杀死的?

  而那时候,无羁神医不过才八岁。

  但杏仁并没有觉得有这样过往的无羁神医恐怖,而是觉得他的师傅是死有余辜罢了。

  除此以外,倒还让人有些心疼。

  那么小的年纪,就经历那么多,也怪不得无羁神医总是一副不苟笑的模样了。

  杏仁正皱着眉沉思着,无羁却误以为她是在害怕他了。

  他嗤笑一声,低垂下眼帘。

  “你也觉得,我是个怪物是吗?”

  杏仁回过神来,正莫名,就听无羁低低笑出了声。

  “我逃回家后,所有人都骂我是怪物。渐渐的,连家人看我的眼神都越来越奇怪。后来他们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在我回家还才一个月不到,就将我撵出了家门。”

  “所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杏仁连忙摇头,解释道:“怎么会呢?我怎么可能那样觉得!那些明明……明明都不是神医你的错啊!你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受害者!错的是你的师傅,是因流蜚语而将你送走的家人!”

  “无羁神医你帮我治好了朋友,你还来救了我,并且救我的过程中,你只是用了迷魂香,并没有伤害他人。这些都足以证明,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为医者,救人者,必定都抱着一颗慈善仁德之心。而且你一定救了许多人,否则江湖上怎么会将无羁神医你传得神之又神。”

  无羁听得怔愣住了,他抬起眼眸,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他神色复杂,好一会儿才露出释然的微笑。

  “我并不是慈善仁德,我救人,只是为了练习我的医术,实验我新研发出来的药物罢了。”

  杏仁也笑了,脸颊上浮现两个浅浅的梨涡。

  “无羁神医才是说笑了,若是没有救人的心思,又怎么会去研发救人的药物呢?”

  “而且不管无羁神医是如何作想,您救了人是事实,拥有极大的威望和民心也是事实,杏仁觉得无羁神医很好,更是杏仁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无羁神医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无羁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被她这样肯定,比以往所有的夸赞和崇拜,都让他更加觉得心安。

  “真的吗?”

  “真的!”

  杏仁毅然而然的点头,表现出自己的绝对信任。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的关系就像打破了一层隔阂,突然亲近了许多。

  无羁每日清早教习她辨认草药的本领,然后教她,不同的灵草独特的照料方法。

  他倾囊相授,想把自己的衣钵,完全教授给杏仁。

  杏仁也感受了无羁的用心,为了不辜负无羁的教导,她更加努力的学着,每日都有很大的进步。

  直到后来,她已经可以完全独自识别完所有草药,并说出它们的用处了。

  接下来要学的,则是更加深奥的医术知识。

  有无羁这样的神医在,理论和实际经验都是绝顶,教杏仁无异于是在教小儿牙牙学语,甚是简单。

  他教得通俗易懂,杏仁也是一点就通,两人相得益彰,进展迅速。

  日子就这样和谐的过着,杏仁也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觉得甚是悠闲乐哉。

  和灵丘山的平静生活不同的是,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

  轩然大波围绕的中心,则是隐居在灵丘山,不闻世事的杏仁。

  这一切的起因,还得从傅君顾说起。

  傅君顾为杏仁专门进宫数次,却一次都没有见着人影,不禁有些奇怪。

  他没有直接问盛景玉,而是寻了李生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他又急匆匆的进了宫。

  景安宫御书房内

  “陛下,您怎么能让杏仁独自一人去灵丘山?万一出现了什么危险怎么办?”

  傅君顾满脸焦急,连语气都不怎么顾及,让人明眼一看就知道他抱着什么心思。

  还好盛景玉当他是挚友,没有计较这些。

  但他听了这话也紧锁了眉,烦躁的捏了捏眉心。

  “朕也不想,可是杏仁既然已经承诺了诺,朕又怎么能出尔反尔?”

  没有杏仁在的这些天,他本来就已经够烦心了,不论做什么,脑海中总是出现她的身影。

  现在又被傅君顾提起,更是烦躁不已。

  傅君顾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是诺重要,还是杏仁的命更重要?

  谁知道那个无羁神医是个什么样的人?

  把杏仁要去又是有什么居心?

  若说那人什么都不图,他是绝对不肯信的。

  “不行,杏仁不能待在那里,必须得把她带回到宫中。”

  “朕也想,可是用什么理由?要朕违背诺吗?”

  “当然不,就凭……杏仁是皇家血脉!就凭,杏仁是你的皇弟!皇家血脉不能流落在外,必须得接回宫中!”

  傅君顾斩钉截铁的说着,句句振振有词。

  盛景玉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慢慢转化为不可思议,甚至是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傅君顾,认为他是在说胡话。

  “你说什么?杏仁?我的皇弟?”

  他语气带着深深的疑惑,就差没把‘不信’两个字写在脸上。

  傅君顾叹了一口气,将事情原委慢慢叙来。

  他隐瞒了杏仁曾在他府里住过的事情,直接从傅父临死前说起。

  盛景玉越听越是震惊,脸上的表情复杂多变。

  直到确定了这的确是事实后,陷入了长久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