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朕来接你回宫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震惊中,突然竹屋外发出响动。

  她手一抖,赶紧将画卷给塞回了竹筒中。

  刚做完这一切,竹屋内就进来了一人,却不是杏仁以为的无羁神医。

  “陛下!”杏仁惊喜道。

  只见来人一身黑袍,点缀着金龙,看起来贵气凌人。

  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刀削般的脸庞上一双眸子深邃神秘。

  这不是盛景玉又是何人?

  一月未见,感觉陛下似乎消瘦沉稳了许多。

  其实陛下一直都很沉稳,但这次见面,确实与以前相比似乎变了许多。

  看到杏仁好好的,在灵丘山似乎过得还不错。

  盛景玉微微放下心,而后走到她身前,下意识的就想去牵她的手。

  可手扬起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一下子顿住了。

  杏仁看着盛景玉复杂的神色,有些莫名其妙。

  再看那扬在空中的修长手掌,她不明所以的将自己的手主动覆了上去。

  “陛下,你怎么来了?”

  两只手交叠着,杏仁的玉白小手搭在他的大掌上,看起来格外玲珑小巧。

  盛景玉感受着手中的柔软,愣了下神,而后有些不自然的将手抽了出来。

  “朕来接你回宫。”

  以前两人经常牵着手,杏仁这次还是第一次被拒绝,不禁有些无措。

  连盛景玉说的话她都慢了半拍才反应了过来,顿时再顾不上沮丧。

  “接我回宫?可是我已经答应了无羁神医,要留在灵丘啊。”

  “那是从前,可现在,你的身份不一样了,你必须和朕回宫。”

  身份?

  她有什么身份?

  除了侍读身份外,不就是个妃嫔吗?

  杏仁十分疑惑,可盛景玉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等回宫你就知道了,现在李生他们正在外面吸引了无羁的注意力。现在,你得赶紧和朕离开这里。”

  说完,盛景玉仍然没有牵杏仁的手,而是率先出了竹屋。

  在盛景玉和无羁神医两人之间,杏仁自然是更亲盛景玉的。

  她想了想,还把笔记装进包裹里提在手中,连忙追了出去。

  “李生也来了吗?”

  “嗯,他得将功赎过。”

  将功赎过……

  所以上次李生帮她的事,陛下还耿耿于怀吗?

  杏仁在心中默默向李生道了歉,然后紧跟着前面人的脚步。

  盛景玉在前面大步走着,眼看着到了迷雾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伸到杏仁面前。

  “抓紧我的袖子。”

  杏仁刚开始还有些雀跃,准备去牵盛景玉的手。

  结果听完他说的话,脸蓦地垮了下来。

  什么啊?

  他们不过才分开了一个月。

  现在陛下就已经小气得连手都不让她牵了?

  要是她再在灵丘多住一年,陛下是不是就会彻底忘记她,连她这个人都记不得了?

  杏仁嘟着嘴,泄气的拉住了盛景玉的衣袖。

  光是拉着还不够,她还愤愤的用力扯了几下他的袖口。

  盛景玉余光瞥了耍小孩子脾气的杏仁一眼,眼角不自觉的柔和下来。

  两人穿过迷雾,正巧遇到了在溪边觅食的梅花鹿。

  小鹿见盛光霁带着杏仁准备往外走,连忙追了上来,拦住两人的去路。

  杏仁这些日子同小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见状也是颇为不舍。

  “好小鹿,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你要乖啊。”

  小鹿眼中闪烁着灵动的光芒,似乎是听懂了杏仁说的话。

  它主动的低下脑袋往杏仁的掌心中蹭,杏仁心中柔软一片,两只手搂住了它的长脖子贴了上去。

  一人一鹿抱在一起,很是温情。

  可是若是这幅画面让外人看到,必定会觉得怪异无比。

  盛景玉在旁等了一会儿,见杏仁似乎很不舍的样子,心中有些烦躁,不禁出声催促。

  “快点,要不然待会儿我们可能就走不掉了。”

  杏仁闻,这才不舍的松开小鹿。

  “好了,小鹿,我要走了,再见。”

  小鹿扬了扬脑袋,似乎是在道别。

  而后像是受了什么惊吓,突然踢了踢蹄子,慌忙失措的转身就跑了。

  “怎么了?”

  杏仁正疑惑,只感觉到手掌蓦地被一双大手给紧紧的握住了。

  陛下之前不是不许她牵吗?

  现在怎么终于肯牵她了?

  杏仁眼里带上笑意,抬头望去,却见盛景玉的表情十分凝重。

  她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只见灵丘山中心的分界处,正站着一人。

  那人一席白衣,脸上戴着半边银色面具,气质脱俗,与她身旁的盛景玉产生了强烈的对比。

  “无羁神医。”

  杏仁小心翼翼唤道,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因为诺是她承诺的,这会儿却要离开,像是要逃跑一样。

  无羁冷漠的眼神在触及杏仁时,稍微柔和了一些。

  他朝杏仁伸出了手掌,眼里带着希冀。

  “杏仁,回来。”

  杏仁闻有些为难。

  她现在一只手被盛景玉牵着,另一个她尊敬的人也朝她伸出了手掌。

  若是之前,哪怕她心中不舍,可能仍然会选择走向无羁神医,和无羁神医一起留在灵丘山。

  因为她要遵守自己许下的诺。

  可是现在,杏仁有些犹豫了。

  想起刚刚在竹屋中看到的画卷,她突然就有些不敢面对无羁神医了。

  看出杏仁的犹豫,无羁眼里的希冀渐渐消散,神色越发冷然。

  然而盛景玉现在心中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没想到,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杏仁竟然会为了这种问题左右为难。

  他原本想着,杏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的。

  所以,是他太自以为是了吗?

  空气中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味越来越浓。

  杏仁的小手被盛景玉突然加重的力道握得生疼,才感觉到了现场不一样的氛围。

  这是……怎么了?

  看两人脸色黑沉,一副对方是杀父仇人的模样,杏仁吓了一跳。

  这该不会是……因为她吧?

  杏仁咽了咽口水,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她悄悄退后了两步,想要拉着盛景玉离开,这也算是变相的做出了选择。

  可是这会儿盛景玉却不肯走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挠了挠他的掌心,暗示他逃跑,却得不到他的丝毫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