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尴尬三人行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无奈了,说要带她走的是他。

  现在她要走了,盛景玉又不知道闹上了什么别扭。

  其实盛景玉此时心中确实别扭,他只要想着杏仁竟然在他和无羁之间做出犹豫,就十分不爽。

  然而比他更不爽的还是无羁。

  无羁亲眼瞧见杏仁的小动作,不禁心都凉透了。

  果然,他上次就不应该救面前这人。

  杏仁是皇室血脉又如何,他们之间做了承诺,就应该遵守到底。

  可这人可好,竟然用了调虎离山之计,趁他出去与迷阵中人对话之时,准备趁机劫走他未来的妻子!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两人都十分不爽,一人不肯走,另一人也不肯放他们走。

  看来今天势必是要打一架,才能有个结果了。

  杏仁看着似乎将要一触即发的大战,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

  既然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决定还是出来阻止这场争斗的发生。

  “那……那个……”

  寂静被打破,两道视线都突然集中在了她身上。

  杏仁扛着这种如芒在刺的感觉,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

  “那个,之前我和无羁神医交易条件中,也没有说必须要留在灵丘山吧。要不……无羁神医你同我下山吧?住我家去?”

  她家现在一共就三个人,她娘亲、弟弟和一个丫鬟。

  府中宽敞得很,完全可以住下无羁神医,并且还可以给他提供实验的屋子。

  最最最重要的是,楚澜现在也在学医,若是有无羁神医指导,医术还不一步登天?

  而且府中人多,她也不害怕他会对她做什么。

  无羁闻愣了愣,轻声道:“你家?你家人也在吗?”

  看无羁神医似乎有些动摇,杏仁赶紧再接再厉道。

  “是的,我娘亲和弟弟都在府中,他们人很好相处的,一定不会打扰到你炼药的!”

  “咳咳!和杏仁的家人住一起,也……也不是不行。”

  无羁咳了两声,脸上却奇怪的染上了一丝红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杏仁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

  现在已经搞定了一方,可是另一方也得退让一步。

  “陛下,也希望您可以准许我住在家中,这样也算是我兑现了诺。”

  要是她带着无羁神医回了家,自己却整日待在宫中,岂不是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嫌疑?

  到时候无羁神医产生不满,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闹起来怎么办?

  杏仁想得周到,对这方法颇为满意,但盛景玉却更是不爽了。

  “你就这么在乎他?”

  话里一股明显的酸味,奈何杏仁嗅觉失灵,愣是没闻出来。

  她只觉得盛景玉说些话真是太莫名其妙了。

  今天他整个人也十分莫名其妙,忽冷忽热的,搞得她的心七上八下。

  “陛下,我得兑现自己的承诺。”

  杏仁再次强调道‘承诺’二字。

  然而盛景玉只是垂下眸,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

  “朕知道了。”

  杏仁:“???”

  知道就知道,为什么做出那种表情啊!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做出承诺是为了谁啊!

  杏仁心里也起了气,招手让无羁过来。

  “无羁神医,我们走吧。”

  “马上!”

  无羁还处在一种羞涩的状态中,闻眸子一亮,身形一闪,一下子就没了身影。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了杏仁和盛景玉两人。

  盛景玉说完那句话后就一直沉默着,杏仁心中闹别扭,也闭着嘴不语。

  现场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中,两人在一起还从来没有气氛这么僵硬过。

  还好无羁很快就回来了,手中还多拎上了一个包裹。

  “走吧!回家!”

  无羁神医似乎对回家一词十分兴奋,杏仁笑了笑,暗道无羁神医竟然有些像小孩子。

  盛景玉瞧着两人的互动,冷着一张脸,却不肯放开牵着杏仁的手。

  他直接大步往前走去,拽得杏仁差点摔了一跤。

  杏仁气得撅起了嘴,却赌气的不想说话。

  还好无羁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还关心的开口。

  “你没事吧?”

  “没事儿。”

  杏仁摇摇头,小步跑着才能跟得上盛景玉的步伐。

  无羁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掌,眼神微闪,将目光锁定在了杏仁的另一只玉白小手上。

  杏仁走着走着,突然手上一暖。

  她诧异的侧过头,只见无羁神医微微笑道。

  “我牵着你,这样你就不会摔着了。”

  瞧瞧,这两人鲜明的对比。

  无羁神医担心她摔着,而盛景玉,只顾着牵着她使劲往前走,一点都没有考虑到她是不是跟得上。

  “谢谢无羁神医。”

  杏仁有意想气气盛景玉,所以没有挣脱开,还轻声道谢。

  盛景玉的确有被气到,一张脸面无表情。

  三人就这样奇奇怪怪的到了灵丘外围,遇到了守在迷阵外的李生等人。

  “雪妃——”

  李生看见杏仁大喜,下意识的差点喊出雪妃娘娘来。

  还好他想起了什么,及时止住了。

  可看着一身女装的杏仁,一句‘王爷’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他这次领命,在来灵丘山之前,盛景玉就将事情原委大概告诉了他。

  可是他听得糊里糊涂的,只知道雪妃娘娘其实不是雪妃,而是侍读大人,现在更是多了一个王爷的身份。

  至于她的性别更是忽男忽女,本人也是长得雌雄莫辨,让人迷糊不清。

  杏仁不知道他脑子里的弯弯绕绕,只是看着他突然复杂的神色,有些莫名。

  “李将军好。”

  李生回过神来,想要回应一句。

  可又看见盛景玉和杏仁还有无羁牵在一起的手,蓦地闭了嘴。

  他现在觉得这个世界有些魔幻,不知道是不是他神经出了问题。

  他决定,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不说话比较好。

  一行人下了山,三人牵着的手终于松开了。

  杏仁松了口气,见盛景玉钻上了马车,也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这里距离京城那么远,她可不想走路。

  盛景玉虽然不理睬她,但是也没有拒绝。

  结果紧跟着,无羁见杏仁上了车,也跟着钻了进来。

  一时马车内变得拥挤起来,气氛也逐渐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