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五章.带无羁神医回家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坐在两个大男人中间,左边是无羁,右边是盛景玉。

  她被夹在中间,气氛格外尴尬。

  一尴尬,她就想没话找话。

  可是看盛景玉那副欠债脸,明显没有交谈的愿望。

  她只好同无羁神医交谈,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

  “无羁神医,你出来了,那生骨丹呢?”

  “失败了。正好我出来走一趟,看能不能有些不一样的灵感。”

  杏仁疑惑道:“你很久没下山了吗?我还想说屋里的宣纸用完了呢。”

  无羁道:“嗯,你们第一次来时,我回来很晚,那日就是下山买了点东西。”

  “哦,原来是这样啊。”

  杏仁了然的点点头。

  怪不得那日他会正巧碰见她在溪水中沐浴。

  他们以为竹屋的主人出了远门,暂时不在家。

  所以她才那么放心大胆的在溪中沐浴,结果没想到就是那么碰巧,竹屋的主人回来了。

  想起那副初看时仙气飘飘,细看时格外香艳的画卷,杏仁感觉脸上热气腾腾的。

  她有些好奇,无羁神医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画的。

  两人聊得欢乐,一旁的盛景玉目不斜视,只是整个人越发冷若冰霜,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杏仁体会过这种感觉,就是那次她私底下去照顾宋然被发现后,盛景玉就是这样的表现。

  整整两天,都对她爱搭不理的。

  今日又是这样,从见面起,他就奇怪得紧。

  要说是因为无羁也就算了,刚开始也没人招惹他,他就已经一副若即若离的模样了。

  杏仁心中也憋着气,不理就不理,她也不会主动找他!

  于是一路上都是杏仁在同无羁交谈,盛景玉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在这样的情形下,马车先到了杏仁在京城的宅院停下。

  杏仁没要人帮忙,自己跳下了车。

  看到了这栋宅院,气一下子就消了大半。

  这栋宅院是盛景玉买给她的,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其实想想,陛下还是待她挺好的,就是这个忽冷忽热的脾性,让人太受不了了。

  进了院内,正巧今日所有人都在。

  楚澜见了她,眼眶瞬间红了一圈,疾步迎了上来。

  “你去哪里了?!那日你是不是来过医馆找我!”

  他还顾及着有外人在,想着杏仁曾经的叮嘱,没有当面喊‘姐姐’。

  杏仁有些一难尽,只安抚道:“我当时有些事情,来不及和你们打声招呼就走了。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

  被盛光霁抓走的事,自然不能告诉别人。

  哪怕是家人,告诉他们也只是徒增担忧而已。

  “你也知道我会担心吗?我那日还以为我眼花看错了!明明你都已经到了医馆外,难道连进来和我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吗?”

  楚澜急切道,看来这些日是真的担心狠了。

  杏仁知道他是关心她,见他那么激动,怕他旧病复发,赶紧上前轻轻抱住他。

  “我知道你担心我,只是确实事发突然,原谅我好吗?”

  这个动作小时候她做过无数次,然而这次,楚澜微微僵住了。

  他怔愣了半晌,双手蠢蠢欲动的想要环上身前娇小的人。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杏仁就已经从他怀里离开了。

  “对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无羁,他也是医者,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多请教一下他。这位是李将军,为人十分乐于助人。”

  乐于助人……

  他也是被强迫的啊!

  他还因为这乐于助人,差点丢了小命呢!

  跟在最后的李生闻一边叹气一边摇了摇脑袋。

  众人都介绍完了,只落下了盛景玉一个人。

  不是杏仁不介绍他,只是楚母和楚澜上次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并且在他面前甚是拘谨,所以她没有再介绍。

  但是她不介绍,众人也不会忽略盛景玉。

  只是刚才一时着急,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反应过来了,连忙行礼。

  “拜见陛下!”

  面对着将杏仁养大的家人,盛景玉还是比较看重的。

  “不用行礼。”

  他略微颔首,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与他的态度相比起来,无羁就要显得热情许多。

  “弟弟好,伯母好,叫我无羁就可以了。”

  杏仁这还是头一次发现无羁神医竟然这么主动又友好。

  难道是因为她的缘故吗?

  不过,这样的无羁神医确实讨人喜欢。

  毕竟谁不喜欢别人对自己的家人态度好一点呢?

  杏仁笑开了眼,邀请大家都去前厅坐坐。

  结果盛景玉没有同意。

  “歇息就免了,先随朕回宫处理正事。”

  杏仁想起来盛景玉今日说的话,一时也有些好奇自己又成了什么身份。

  既然要进宫,那就要先把无羁神医的住处安排好。

  “小丫,你收拾收拾下客房,再腾出一间空房间来。”

  小丫站在一旁早就惊呆了。

  她也是今日才知道,那日买下她的人,竟然是当今圣上!

  那……

  她家小姐岂不是不能叫小姐,得叫娘娘?

  可看今日两人的相处,好像又不大像是那么回事。

  她家小姐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她以后该怎么叫她呢?

  小丫正苦恼,骤然听闻杏仁唤她,吓得一个激灵。

  还好她反应快,赶紧应下了声,一溜烟的跑了。

  安顿好了无羁神医,杏仁这才跟着盛景玉又坐上了马车。

  这次没有无羁神医同她讲话活跃气氛,马车里很是安静。

  杏仁已经气消了,此时正琢磨着应该说点什么才能打开两人之间的话题。

  琢磨来琢磨去,眼看着马车都已经已经进了皇宫了,她也没能琢磨出一句话。

  她只能泄了气般的靠上盛景玉的肩膀,感受到了他的僵硬,然后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陛下,我想你了。”

  虽然说这个月确实过得很充实,可是在夜深人静时,她还是会想起他。

  她在想,他过得好不好,没有了她习不习惯。

  这一个月的夜都如此漫长,那接下来的一辈子呢?

  也会是这样吗?

  他不会知道,她常常想着,他会不会来找她。

  心里又期待又矛盾。

  可是当他竟然真的突然出现时,她的心就像是活过来了般,那么雀跃。

  可是,这一切,他都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