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册封杏王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在杏仁靠上来时,盛景玉的肩膀就僵住了。

  然后她随之脱口的那句话,更是让他浑身都僵住了,好似魔怔了一般。

  其实他何尝又不想她?

  只是……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这样的资格了。

  杏仁靠在盛景玉肩上,格外的安心。

  感受到他的僵硬,她还心中有些好笑。

  可是下一秒,她笑不出来了。

  盛景玉轻轻推开了她,一张脸皱着眉不怒自威。

  “你我都是男子,这样腻腻歪歪成何体统?”

  他本来都已经接受了她是男子的这个事实,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她不仅是男子,而且还是他的皇弟。

  两人有着最亲密的血缘关系,他又怎么能产生超出其它的妄想?

  杏仁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被盛景玉拒绝了。

  她在心中想着盛景玉的好,所以不同他置气。

  结果呢,盛景玉压根就不领她的情。

  不,或者说。

  这一切其实一直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吧?

  陛下只是爱逗弄捉弄她,对她好,也只是因为当她是朋友而已。

  至于为何从前从不说这种话,今日却竟然说她‘腻歪’。

  她想,或许陛下是真的腻了吧。

  杏仁想着想着,悲从心来,一下子就忍不住情绪了。

  可是她不想让盛景玉看见她现在这副模样。

  说不定还得说她,一个男子汉,一天到晚只知道哭哭唧唧的,一点都不爷们。

  想着,杏仁侧过头,呆呆的看着另一边的窗帘。

  脸上面无表情,泪水却盈满了眼眶。

  情绪上涌,鼻子也堵塞了大半。

  她控制着呼吸,怕发出抽泣的声音。

  到最后,眼泪越流越猛,鼻子也呼吸不了了,她干脆就张着嘴用嘴呼气。

  等盛景玉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感到不对劲时,杏仁已经眼睛都哭肿了。

  他把杏仁的身子转向自己,看着杏仁红肿的双眼,心里难受得紧。

  “你哭什么?”

  杏仁扒开他的手,倔强的低下头去不语。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每一颗都砸在盛景玉的心上。

  明明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他的心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柔软了一片。

  “好了好了,别哭了,别哭了。”

  他轻轻将杏仁拥进怀里,安抚的拍着她的背部。

  杏仁感受到盛景玉久违的温柔,心中委屈极了。

  她愤愤的从他怀里钻出来,抽泣道。

  “你不是嫌我腻歪吗?而且我是男子,你抱着我成何体统!”

  她将他刚才的原话,原封不动的奉还给他,这才心里舒服了些。

  盛景玉还是第一次知道,杏仁竟然报复心理这么强。

  果然,他这句话伤到了她。

  盛景玉叹口气,正巧马车已经停下,他伸手揽住她的腰身一起下了车。

  进入景安宫,他递给了杏仁一套衣服。

  “去吧,先去穿上。”

  杏仁看着手中明显男子款式的衣裳,有些不明所以。

  陛下这次又要她扮做什么人吗?

  不过她虽然疑惑,还是抽抽噎噎的将衣服给换上了。

  这是一身深紫色蟒袍,上面缕着金线,和盛光霁那身袍子倒是颇为相似。

  这让杏仁更是疑惑了。

  结果换好衣裳出来后,盛景玉又让她戴上了一面银黑色面具。

  这面具遮挡住了全脸,像是生怕她被别人给认出来。

  “这到底是要干嘛啊?”

  她的新身份很见不得人吗?

  不,应该是说。

  她的新身份要见许多人吗?

  而这中间,肯定有认识她的人,所以她才需要遮挡得那么严实。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盛景玉说的待会儿,不过就是一柱香后。

  一柱香后

  杏仁站在了盛元殿前。

  看着那恢宏的宫殿,盛景玉竟然拉着她就往里走。

  杏仁从来没有进过朝堂之上,最多就是在外面等盛景玉下朝而已,哪里敢真的进去?

  于是杏仁几乎是被盛景玉一路拖着进去的。

  等到了朝堂门口,盛景玉才松开了她,好歹让她在文武百官面前留个面子。

  “跟上来。”

  盛景玉给她使了个眼神,带着威胁的意味。

  杏仁知道自己是必须进去不可了,只垂着头跟在盛景玉身后跨了进去。

  朝堂上众人可能是等得有些久了,见两人进来,反应了一会儿后才齐齐跪下。

  “拜见陛下!”

  “免礼。”

  盛景玉一边说,一边走上了那最高处的龙椅。

  杏仁跟在他身后,差点直接跟到台上去。

  “你就站在堂中央。”

  还好盛景玉轻声叮嘱了一下,她才赶紧在堂中央站定。

  在她的周围,全是些高官权臣,其中还有些熟悉面孔。

  比如盛光霁,厉尘,比如李生,傅君顾。

  还有很多以前见过,但是叫不出名字的官员。

  此时,这些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视线全都集中在她身上。

  杏仁也不是没有被这样看过,可那都是在盛景玉身边。

  这次是她独自一人被包围着打量,活像她是个什么稀奇物件似的,很是让人不自在。

  就在她提着心时,台上突然传来了盛景玉的声音。

  “宣旨吧。”

  杏仁:“???”

  宣什么旨?

  关于她的吗?

  杏仁一脸莫名其妙,只见朱肆朱公公拿着圣旨上了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皇室血脉,先帝遗子,流落在外,今已寻回;

  遂册封为王,封号为杏,辅佐天子,以固朝纲。

  钦赐!”

  朱肆话音落下,周围一片祝贺声。

  “恭喜杏王,贺喜杏王!”

  杏王本杏:“???”

  杏王?

  杏仁一脸懵逼。

  刚刚那圣旨,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

  她是先帝的皇子,也就是当今陛下的皇弟?

  现在她被册封为杏王,还得每日来上朝,美名其曰辅佐天子?!

  天哪!!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杏仁简直快要晕厥过去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杏仁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那玉佩惹的祸!

  而玉佩这事,知道的只有……

  杏仁看向笑眯眯贺喜的傅君顾,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果然,这事一开始就该说清楚的!

  虽然宋然不让说,但是她也不能背这个锅啊!

  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她该怎么办?

  该怎么才能收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