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叫我皇兄,哥哥也行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苦恼得要死,偏偏还有人这时候来添乱。

  “杏王还不谢恩?”

  她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名面生的男子。

  男子身穿朝服,身形修长,长相明艳,一双丹凤眼似笑非笑,眼角的泪痣栩栩如生。

  晃眼一看,还以为是个女子,和苏妃倒是长得有些相像。

  杏仁瞪了他一眼,还是哀哀谢恩。

  “我……臣谢主隆恩。”

  之后又是念了一大堆赏赐的东西,杏仁迷迷糊糊的听着,头都大了。

  她只盼着现在赶紧结束,好去找宋然商量一下对策。

  散朝过后,杏仁混进离开的人群中,直接就想开溜。

  结果刚出殿门,就被傅君顾给拉到了一边。

  “杏仁,好久不见啊。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你杏王了。”

  这次事情的罪魁祸首调侃道,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自觉。

  “哦,好好。”杏仁敷衍道。

  她现在只想着快点去找宋然,没时间耽搁。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什么事啊?这么急……”

  傅君顾话还没说完,杏仁就只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这么久没见,他还想问问她在灵丘过得好不好来着。

  罢了,下次再来找她吧。

  杏仁见身后没人跟来,不禁松了口气。

  结果等她到了南三所,宋然却正好不在。

  “他多久才能回来啊?”

  杏仁问随手拦住的那个小太监。

  小太监见杏仁面生,可那身紫色蟒袍彰显了来人的不一般。

  他们南三所的太监都是打杂的,哪里近距离接触过这么高贵的贵人。

  他战战兢兢道:“得……得晚上才能回来。”

  晚上?

  她哪里能等得到那个时候!

  “知道了。”

  杏仁有些烦心,转身往回走。

  一路漫无目的地晃晃悠悠着,竟然下意识的走回了雪阳宫。

  她都已经踏进门口了,才惊觉自己不该来这儿。

  正要退出去,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你是何人?你可知道这是哪儿?男子不可进入后宫!”

  翠竹从院中出来,双手插着腰,一副怒气匆匆的模样。

  看她那护犊子的模样,杏仁有些好笑,心中郁闷散去了些。

  “不好意思,我只是走错了地方,这就出去。”

  她声音中带着笑意,让还准备发飙的翠竹一愣。

  这声音……

  好……好熟悉啊。

  杏仁看着翠竹错愕的神色,立马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掩饰嗓音。

  她咳了咳,故意压低了嗓音匆匆道:“我走了。”

  然后在翠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赶紧退出了雪阳宫。

  等翠竹回过神来,追到门口时,只能看见杏仁的背影了。

  她摇了摇头,将脑子里荒谬的想法甩了出去。

  而后哀哀的叹息了一声。

  “哎!娘娘说要回家长住,这一住就是一个月!娘娘该不会是和陛下吵架了吧?还是说,娘娘已经失宠了?!”

  翠竹想到这种可能,连忙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

  “呸呸呸,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陛下那么宠爱娘娘,不可能的!乌鸦嘴!”

  “哎,娘娘,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被迫下岗的雪妃娘娘此时正一路往出宫的方向走去,路过景安宫时,没忍住往里面望了两眼。

  怪不得今日盛景玉如此奇怪,原来是以为她是他亲弟弟不成?

  他都不来问问她到底是不是,就这样草率的册封她了吗?

  不过想到哪怕他问,自己为了不暴露宋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哎!”

  杏仁叹口气,果然,这事还是得先找宋然啊。

  宋然不在,那她明日再进宫来找他!

  杏仁一边想着,一边闷着头往前走。

  等看到映入眼帘的一双靴子时,她已经来不及停下了,直接撞上了一堵宽厚的肉墙。

  这肉墙金黄色,还散发着淡淡的龙涎香。

  “怎么做了王爷了,走路还这样不看路?”

  熟悉沉稳的声音从头上传来,杏仁紧张的眨了眨眼。

  这次闹剧有些闹大了,虽然全是傅君顾的锅,但她也有知而不报的罪名。

  不过还好在这之前,她已经有一个欺君之罪了。

  心理素质提高了许多,在这种时候撞到了盛景玉都不是很慌。

  “陛下,你就是为了这事儿把我从灵丘山带回来啊?”

  盛景玉沉声道:“嗯,你是皇室血脉,自然得认祖归宗。”

  其实也不全是这样,他只是想要她呆在他身边,呆在他能看见的地方。

  至于其它,他会把那些不应该有的情感,从自己心中慢慢摒除。

  “还有,你现在应该叫我皇兄,哥哥也行。”

  曾经他不爽杏仁叫傅君顾哥哥,现在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听了。

  盛景玉心中苦笑。

  “啊?”

  杏仁哪里敢叫,她又不是他的亲兄弟。

  若是之后事发,陛下还不得记恨上这一声哥哥。

  “哦我得回家了,明日再见。”

  说完,她就准备开溜。

  “急着走什么?还有刚才也是,一下朝就跑了个没影,你就这么急着回去见你的无羁神医吗?朕还有话要问你呢!”

  杏仁:“???”

  关无羁神医什么事?

  陛下怎么老爱乱牵扯上别人?

  还有问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现在她还没和宋然同上气,还是先跑为敬!

  杏仁全然就当没听见般,迈开腿就跑。

  可是她这小短腿,哪里跑得过盛景玉,没两步就被追上了。

  “你跑什么?你就这么急?”

  至于急什么,盛景玉心中清楚得很,也因此妒火中烧。

  之前想过的要摒除掉不应该有的情感,此时被这把火烧得一干二净。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杏仁是他弟弟,他只是管教她,不让她和男人在一起罢了。

  他们盛家,还需要杏仁完成传宗接代、开枝散叶的任务。

  杏仁全然不知道盛景玉心中所想,只是无奈的扯着被拉住的手臂。

  “陛下,您有什么事,改天再说不行吗?”

  盛景玉肃着脸,声道:“不行。你和我去书房!”

  语气坚决,带着不容置疑。

  杏仁无奈,几乎是被硬生生的拖去了书房。

  她只能保佑自己,希望自己待会儿一定要机灵些,守住自己的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