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四十九章.海中有妖,可化人身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走进房间时,无羁神医还在奋笔疾书。

  可能是他写得太认真了,似乎没有察觉到杏仁的接近。

  杏仁看着专注的无羁神医,有些好奇他在写什么。

  于是悄悄的靠拢了,站在他身后看向桌上的纸张。

  只见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文字,行云流水般的字迹堪比书法大家。

  杏仁现在已经对无羁神医的全能有些免疫了。

  毕竟无羁神医什么都会,看多了,就觉得他会再多,似乎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现在重要的不是他写得字有多好,而是他字连串在一起想要表达的内容。

  杏仁从第一句话起就看入了神。

  海中有妖,可化人身,半人半鱼,美颜无双。

  宝蓝魅眼,落泪成珠,樱唇轻启,歌喉醉人。

  人鱼?

  无羁神医怎么会想出这样光怪离奇的故事。

  只是开头提了一句,就勾引出了她极大的好奇心,和接着看下去的欲望。

  人鱼每日凌晨都会在海边一展歌喉,听到的生物都会陷入痴迷的沉醉中。

  其中有一大部分的人,都是慕名前来,想要抓捕人鱼的人,可每次都无一列外,会陷入沉睡。

  人鱼好奇的靠在岸边玩耍,上半身的人身裸露在外,手臂撑在岸上,美丽闪烁着鳞光的鱼尾在浅浅的水面上甩来甩去。

  天色渐渐亮了,她正准备像往常一样,钻进水中休眠。

  突然一双朴素的靴子停在了她的面前。

  杏仁正看得精彩,故事到这里却戛然而止了,真是令人欲罢不能。

  “这双靴子的主人是谁呢?会伤害人鱼吗?”

  杏仁不自觉的呢喃出声,惹来了无羁的视线。

  “无羁神医,你快写啊!”

  许久没看话本的她,此时被勾得心痒难耐。

  正巧作者就坐在她面前,不催他催谁?

  然而无羁只微微一笑,就放下了纸笔,站起了身来。

  “饿了。”

  “……”

  是了,到饭点了。

  既然看不了,那不如直接问吧。

  “无羁神医,之后发生了什么啊?”

  “之后?”无羁愣了愣,认真道:“如果遇见的是我的话,可能会被开膛破肚,挖心掏肝,好好研究一番吧。”

  杏仁:“……”

  这……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都已经到了饭点了,她十分后悔多嘴问了这么一句。

  “带人鱼走的的确是个医者,他想靠人鱼的歌喉来治疗失眠的症状,而交易的条件则是,他需要帮人鱼把鱼尾化作双腿。”

  杏仁惊叹道:“无羁神医,你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些奇奇怪怪的故事来的。”

  “为了寻找灵感啊。”

  两人谈话间,已经到了前厅。

  正巧楚澜端了菜上来,一桌人坐下吃饭。

  夹了两口菜,杏仁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澜儿的厨艺确实增长了许多啊。这段时间都是你在做菜吗?”

  楚澜笑着点点头,“就一直想着等你回来,也尝尝我的厨艺呢。”

  两人交谈着,一旁的无羁则闭口不,只顾着闷头吃饭。

  待吃得差不多了,他才突然开口说话。

  “你那儿有迷迭香吧,替我带一点回来。”

  楚澜正摸不着头脑,杏仁却大喜过望。

  “澜儿,听见没,还不快答应!”

  “哦,有,我明日带一些回来。”

  迷迭香可不便宜,但是姐姐既然开了口,他买一些回来也不是不行。

  杏仁心中想的则是,无羁神医开了口,一方面是研究有了进展,另一方面,则是有心教导楚澜。

  比起无羁神医的教导来说,一点迷迭香算什么。

  吃完饭后,杏仁又特意把楚澜拉到一边嘱咐。

  “无羁他医术超凡,你有时间就去多帮帮他,比你在医馆里能学到的要多许多,知道了吗?”

  “知道了。”

  楚澜点头应下,心中却疑惑。

  姐姐这么追捧这人,这人的医术到底有多超凡,多厉害?

  翌日一早,他便去了医馆学习,准备顺便买点迷迭香带回来。

  杏仁则头次去上早朝,坐在马车上唉声叹气。

  进了宫后,她撩开帘子一看,这会儿四周都是马车和轿子,应该都是赶去上朝的官员。

  马车在指定的位置停下,杏仁下了车,和旁边也刚巧下车的人碰了个照面。

  此人就是昨日朝堂上让她谢恩那人,此时见了她,勾起似笑非笑的唇打了声招呼。

  “杏王,早。”

  “哦,早。”

  杏仁不知道他是谁,只好简单的回了一句。

  随着大部队往里走,走到了盛元殿上,已经零零星星站了些人了。

  他们正在互相交谈着,见了杏仁来,纷纷打了招呼。

  “杏王,早。”

  “杏王。”

  杏仁一个人都认不出来,只好用“嗯嗯嗯”代替。

  她的站位她也不知道往哪站,只好在堂中央呆呆看着。

  还好她戴着一个面具,要不然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她现在十分茫然。

  眼看着快要到了上朝时间,傅君顾这才踩着点进了盛元殿。

  “这么早啊,杏王。”

  杏仁见了傅君顾,那就跟见了亲人一样。

  她凑近他耳边小声道:“君顾哥哥,我该怎么站啊,还有,待会儿我需要注意什么吗?”

  杏仁戴着面具,傅君顾看不到她此刻的神情。

  可从她无措的语气中也能想象得到,她现在肯定是一副十分可爱的模样吧。

  傅君顾唇角微勾,露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

  “待会儿你就站在我身边就行了,陛下进来的时候,跟着我行礼。除此以外,若是陛下叫到你,或者你想说什么话,就要站到中央去。如若没有,你就安安静静站着就行了。”

  杏仁听得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好的好的。”

  她才不会去主动说什么呢,她上朝,不过就是当个混子罢了。

  等把这个位置还给了宋然,她就轻松了。

  人越来越多了,文武官各站一边。

  杏仁左边是傅君顾,再左边在另一边武官的队伍里,则是厉尘。

  她探出头去瞥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王弟。”

  杏仁没有丝毫反应,根本没觉得那是在喊她。

  直到那人又喊了一声,杏仁才莫名其妙的侧过头去看声音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