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章.不就是学习嘛!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只见她的右手边,赫然正站着盛光霁。

  见她望了过去,露出和煦的微笑。

  “王弟,你可能还不太习惯被这样叫吧。”

  杏仁现在只要一看见盛光霁,就忍不住浑身哆嗦一下。

  想起那日衣服都脱光了,要不是无羁神医来救她,她必定逃脱不过盛光霁的魔掌。

  可是现在若是不叫他吧,又怕他会起疑。

  杏仁只好故意压低嗓子,粗着嗓子喊了他一声。

  “王兄好。”

  盛光霁愣了愣,而后脸上笑容扩大了。

  他走近杏仁身边,关心道:“王弟可是身体不舒服,嗓子似乎有些哑了。”

  杏仁下意识退后两步,连连摇头,却是不敢再说话了。

  “王弟好像有点怕我。”

  傅君顾察觉到不对劲,赶紧出来缓和气氛。

  “王爷说笑了,杏王可能是第一次上朝,全是面生的人,有些紧张罢了。”

  盛光霁看着默不作声的杏仁,语气调侃。

  “是吗?”

  杏仁感受到那探寻的视线,怕自己被怀疑,更是不敢说话。

  还好此时朱肆进来了,高呼一声。

  “上朝!”

  然后盛景玉缓缓从台侧走了进来,坐到了龙椅上。

  盛光霁瞥了杏仁一眼,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上朝的内容都是一些杏仁听不懂的内容,只是听了一会儿后,她知道了原来那个长相与苏妃有些相似的男子,还真的与苏妃有关系。

  他就是苏妃的亲哥哥,苏冷夜,怪不得两人长得有些相像。

  苏冷夜一发,总是有许多人附和。

  想来,在朝中应该颇有势力,有自己的党羽吧。

  杏仁继续往下听,却听有人突然提到了倭韩,她不禁竖起了耳朵。

  厉尘上奏道:“倭韩皇帝病重,二王子根基薄弱,恐怕完颜皇朝内部会造成极大的分裂,因此出现内讧甚至内战。此时若是进攻,将是再好不过的时机。”

  打打打!

  这糙汉一天到晚就只知道打仗!

  他没有想过战争会死多少人吗?

  杏仁反正是不喜欢战争的,那种场面,她见过一次,这一辈子就不想再见到第二次。

  然而厉尘常年征战沙场,丝毫没有觉得这样有何不对。

  他只在乎,战争是否能给国家带来利益。

  至于死亡,从来都是战争的常态。

  他能做到的,就是指挥好这场战争,让自己的军队能少一些伤亡。

  此话一出,立刻就有人复议,都是站在武将那边的武官。

  盛景玉也在沉思,思考厉尘话中的可行性。

  不过他余光看了戴着面具的杏仁一眼,心中有了决断。

  “此事再议吧。二王子主两国交好,若是二王子能赢得这场利益争夺,那对我们有益无害。”

  “陛下,机会难得——”

  厉尘还想再说,却被盛景玉挥挥手打断。

  “好了,今天就到此吧。杏王留下,跟我来书房。”

  看着厉尘难得的吃瘪,杏仁正心里高兴,却蓦地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不禁垮下了脸。

  好不容易散了朝,她却不能走。

  “待会儿出了宫,来我府上找我玩吧。”

  傅君顾原本想同杏仁一起走,见状只能留下邀约。

  杏仁点头应了,见盛景玉朝她招了招手,才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昨天不是该问的都问了嘛。

  今天找她又有什么事啊。

  再问下去,她要是接不上话该怎么办啊。

  杏仁苦恼的想着,垂着头跟在盛景玉身后。

  刚进了书房,她脸上的面具就被取了下来。

  脸上一空,杏仁还有些不习惯。

  “以后你上完朝,都同我来书房里。你现在是皇族了,该学的,我都会一一教给你。”

  原来是这事,害她白担心一场。

  不就是学习嘛!

  她最喜欢学习了!

  “好的!”

  杏仁乖巧的点点头,自觉的坐在了盛景玉的旁边,仿佛回到了以前当侍读的时候。

  结果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这是四书五经,今年之内,你必须全部熟读并背完。”

  盛景玉拿了一叠厚厚的书放在了书桌上,轻描淡写的说着。

  杏仁看了看叠得那么高的一叠书,心中预感不妙。

  现在已经马上就要入夏了,距离这一年结束还有半年多的时间。

  半年时间,全部熟读并背完……

  杏仁心中压力倍增,小心翼翼的抽出一本书看了看。

  上面的文字晦涩难懂,含义复杂,连理解都难,更别说全本背下来了。

  “陛下,可不可以,少一点啊?”

  盛景玉挑了挑眉,“少一点?时间再少一点吗?”

  杏仁连忙摇头,“不不不,不是!”

  “不是那就开始吧,就从你手上这本开始。”

  盛景玉说得不容置喙,杏仁无奈的苦着张小脸,开始了漫长的学习生涯。

  盛景玉一边批奏折,一边给她讲解。

  等她自己消化去了,他又专注到自己的事情中。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到了用午膳的时间。

  杏仁被留下来在书房中同盛景玉一起用了午膳,下午又继续开始学习。

  她心里还惦记着去找宋然,学得并不怎么专心。

  只想着赶紧结束了,她好再去南三所逛一趟。

  结果,杏仁万万没想到,盛景玉这儿竟然还有考试这个环节。

  “学了一天了,朕来考考你吧。”

  杏仁撑了个懒腰,坐了一天,好不容易活动了一下筋骨,闻突然就僵住了。

  “阿嘞?考……考什么?”

  盛景玉看她这幅心虚的模样,暗自好笑。

  面上却板着脸,把毛笔塞入到她手中。

  “朕问你问题,你把答案写下来。你放心,问的都是今天朕同你讲解过的知识。”

  杏仁心里苦啊,哀哀唤道:“哥哥,哥哥。”

  盛景玉心中舒爽,面上却冷哼一声,“呵,喊哥哥也没用!”

  那喊什么?

  杏仁眼珠子转了一下,想起来盛景玉曾经爱听的,不禁双手扯住他的袖子哀求道。

  “陛下,臣妾……臣妾做不到啊!”

  盛景玉面不改色,冷漠道:“你现在是杏王,自称臣妾成何体统!还有,今天你就是喊天王老子都没用!”

  “本王看你之前学得甚是‘认真’,这点问题应该难不倒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