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一章.蹴鞠大会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果然,开小差被发现了吗?

  最终还是要自食苦果。

  “来吧!”

  杏仁闭上双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不出所料,盛景玉问的问题,她都有印象,就是一道都答不上来。

  她的毛笔蘸着墨水,在空中抖啊抖,就是落不下去。

  盛景玉严肃了脸色,沉声道。

  “现在不同以往,你现在是王爷身份,代表的是皇家的颜面。学会四书五经,是最基本的东西。你第一天就心不在焉的,以后怎么能学得好?”

  “我知道了,对不起嘛,我下次会好好学的。”

  杏仁自知自己不对,连声音都小了许多。

  “下次……”盛景玉叹息了一声,“但愿吧。我把今天的再给你说一遍。”

  这次杏仁仔细的听着,把答案认认真真的写了下来。

  等好不容易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

  “就在宫里用晚膳吧。”盛景玉提议道。

  可是杏仁想着家中肯定还在等待她的家人,还是拒绝了。

  “不用了,我弟弟肯定都已经把饭做好了,就等我回去吃呢。”

  盛景玉沉默了一瞬,道:“他不是你弟弟,你们应该保持距离。”

  这话杏仁就不认同了,她和楚澜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的感情,不是血缘关系能栓得住的。

  “他就是我弟弟,说起来,他还算是我养大的呢!”

  盛景玉看杏仁一副护犊子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声。

  “罢了罢了,你快回家吧。”

  “哎!好嘞!”

  杏仁兴奋的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出了景安宫,却没有往出宫的方向去。

  再次来到南三所,凑巧又碰上了昨日那小太监。

  “大人,宋然今日也不在,值晚班去了。”

  这次那小太监也不等她问,直接就回答了她。

  啊?这么凑巧?

  看来,明日得尽量学快一点,早点过来找宋然才是。

  杏仁无果而归,府里众人都在等着她用膳。

  “你回来了,菜都凉了,我去把菜热一下。”

  楚澜同楚母忙活着,一盏茶的时间,就又端上了满桌热菜。

  刚吃着,就听楚澜语出惊人。

  “姐,我已经把医馆的活给辞了。”

  杏仁惊讶道:“辞了?你不是要学医吗?”

  楚澜笑道:“嗯,我准备跟着无羁哥学。”

  这才一天多的时间,楚澜这就喊上哥了?

  杏仁看了两人一眼,只见无羁“嗯”了一声,表示同意了,就继续吃饭。

  杏仁深深的怀疑,他是被楚澜做的菜给打动的。

  结果吃完后,他又突然冒出一句。

  “杏仁的弟弟自然就是我的弟弟,教杏仁和教杏仁的弟弟,是一样的。”

  哦,这是在为之前的事解释。

  “那……不如让楚澜拜你为师吧?”

  说着,杏仁给楚澜使了一个眼色。

  楚澜今日对无羁的态度大大改变,热情了许多,闻没有犹豫的就起身抱拳。

  “无羁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无羁有些犹豫,“我觉得还是喊哥哥比较好。”

  他想做杏仁的夫君,那妻子的弟弟,自然也该喊他哥哥才是。

  “师徒之间称呼哥哥也不是不可啊,楚澜,叫哥哥。”杏仁推波助澜道。

  楚澜为了学医,一咬牙还是喊了,“哥哥。”

  无羁点点头,十分满意。

  晚上楚澜跟着无羁去了他的房间,两人在房间里一起琢磨医术去了。

  杏仁因为明日还得上早朝,所以没去凑那个热闹,只早早的就睡了,全然忘记了自己今日还答应过要去傅君顾府上玩。

  等第二日傅君顾问起来时,她才蓦地想起来。

  “你昨日怎么没来?我可等了你好久呢。”

  “最近我在御书房里学习,每日都学到傍晚才回家,实在是没空。要不等哪日有空了,我再去你府上玩吧。”

  傅君顾叹气道:“行,还是你学习更重要。”

  于是去丞相府上玩这个计划,就被杏仁暂时搁置了。

  连续上了几日早朝,杏仁每日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她觉得自己从来就没睡醒过。

  因此也更是佩服盛景玉,这么多年天天雷打不动的那么早起床。

  专心学习了几天,原本以为进度会大大加快,结果没想到的是,她的学习时间丝毫没有变短。

  每日都是早朝后进去,然后到了晚膳时间,才从书房里出来。

  等她再从景安宫走去南三所,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宋然已经走了。

  不知道是她去得太晚了,还是就是这么凑巧?

  杏仁都开始怀疑宋然是不是在躲着她了。

  但是没道理啊。

  杏仁有些不明所以,正好宫里要举行蹴鞠大会,人多眼杂的,她准备偷偷溜出去。

  蹴鞠大会开始了,盛景玉要上场,没空管她,她准备悄悄溜去找宋然。

  结果才跑出去没几步,就被盛景玉给拉了回去。

  “你去哪?待会儿你也要上场。”

  杏仁惊呆了,指了指自己。

  “我?”

  盛景玉点头道:“嗯,你刚进入朝中,是应该与大家多熟悉熟悉。”

  杏仁知道他的意思,可是……

  “我不会蹴鞠啊!”

  “没事,你就骑在马上,跟在朕后面就行了。”

  说完,也容不得她拒绝,直接就帮她把马甲护膝穿上,拉上了马场。

  一匹雪白的骏马被人牵着缓缓走来,一边踢着蹄子,一边甩着脑袋上雪白的毛发。

  “白雪!”

  杏仁见了白雪,很是开心,对蹴鞠也没那么抗拒了。

  许久没骑马,还好白雪应该还认得她这个主人,温温顺顺的任由她骑了上去。

  场外围观的人有些多,有官员和他们的女眷。

  在文武百官面前,杏仁可不想丢脸。

  拿着球杆,杏仁驾着白雪跟在盛景玉身后,看着场上人已经上齐了,不禁有些茫然。

  “陛下,我该做什么啊?”

  盛景玉瞥了她手中的球杆一眼,沉吟道。

  “若是球滚到你马下,你就把它往朕这里打。若是球不来,你便跟在朕后面就是了。”

  “哦。”

  听起来好像挺简单的样子,杏仁懵懂的点了点头。

  可直到半场球赛过去了,她的球杆连一次都没有碰到过鞠球。

  看着场外的那些女子都或捂嘴或掩面的笑看着她,杏仁感觉脸上实在是臊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