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杏王,您的荷包掉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王弟!传球!”

  盛景玉唤了一声,杏仁才发现鞠球竟然又滚到了她的马下。

  她恨恨的瞪了一眼对面传球的厉尘一眼,干脆拿着球杆乱挥。

  这个厉尘,看她不会,总是故意往她这儿打,想看她出糗!

  果然,不管面对谁,他都是这么令人讨厌!

  杏仁愤愤的挥着球杆,原本以为肯定是空了的。

  结果没想到,这次让她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还真的打中了。

  而且鞠球虽然没有往盛景玉的方向跑,却是直直的往对方的球门射去。

  在众人的惊讶中,杏仁竟然进球了!

  别说别人了,连杏仁都十分惊讶,自己竟然能进球!

  场上发出一片叫好声和欢呼声。

  观众席上,午睡过后的淑太妃在宫女的搀扶下坐在主位上。

  她穿着雍容,满头华发,目光看向在马场上刚刚出尽风头的人。

  “这人就是杏王?”

  一旁的老嬷嬷立马躬身答道:“是的,太妃娘娘。”

  淑太妃笑了,脸上堆起了厚厚的褶子,看起来像是个慈善的老人。

  “没想到啊……这孩子,竟然长这么大了……当初都说她母亲与胎儿一同难产而死,没想到她没死,还有了这番造化。”

  老嬷嬷出声附和:“杏王的造化,也得多亏太妃娘娘每日求佛心诚啊。”

  淑太妃一双不太清明的双眼看着场上,笑而不语。

  “杏王好杆法,为陛下夺得一分!”

  “杏王初学就能这样,实在是天赋异禀之人啊!”

  场上众人夸着杏仁,她被夸得有些飘飘然,状态越发好了起来。

  其实也是和之前那样瞎打,但挥杆的动作更利落干脆有自信了一些。

  虽然说没再进球,但是好歹能打中了不是。

  打完一场球赛下来,杏仁已经气喘吁吁得不行了,好在没有拖盛景玉的后退,打赢了第一场比赛。

  杏仁下场歇息,盛景玉也没再继续,拿了一瓶水壶递给了她。

  “不错,改日朕亲自教你蹴鞠。身为皇族,得文武双全,不会蹴鞠可不行。”

  “好啊。”

  杏仁其实玩得还挺尽兴的,闻没有拒绝。

  两人歇息了一会,盛景玉再次准备上场。

  “你还去吗?”

  杏仁连连头,“不去了,我要歇着了。”

  她现在气还没喘匀了,这项活动实在是太费体力了。

  玩一会儿还好,玩久了真是累人。

  盛景玉闻也没有勉强,下到场上翻身上马。

  他的姿势干脆利落,整个人英姿勃发,器宇轩昂。

  杏仁听见附近的未婚女眷们发出小声的感叹,脸上满是恋慕。

  她知道盛景玉很是受欢迎,只是没想到,有这么多女子喜欢他。

  可是喜欢又如何,盛景玉自从上次选秀后,就选了两个妃子,还一个都没宠幸过。

  姿色绝美的琴音,出身将门的厉紫嫣。

  论美丽,她们比不上琴音。

  论背景,她们比不上厉紫嫣。

  所以当妃子难,更别说当了妃子后还受宠了。

  也就是近日来受皇帝独宠的雪妃娘娘回了娘家,疑似和皇帝闹了矛盾,她们也才生了一点非分之想。

  可皇帝瞧也不瞧她们一眼,让她们的芳心碎了一地。

  杏仁在心里同情了一番这些女子后,准备趁着盛景玉正在专心比赛,悄悄溜走。

  “杏王,您的荷包掉了。”

  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子喊住了她,面上含羞带怯的看了她一眼。

  杏仁有些奇怪,她今日没有带荷包啊。

  再看女子手上那荷包,浅绿色的,上面还绣着青竹,根本就不是她的荷包。

  “不好意思,姑娘,这不是我的荷包。”

  说完,她抱着歉意笑了一下,遂又想起戴着面具别人看不见,只能点了点头。

  刚迈开步子,那女子又拦住了她。

  “杏王哥哥,你看,这荷包上绣着一个杏字,不是你的又是何人的?你就快拿着吧!”

  女子羞怯怯的说道,然后把荷包直接塞到了她手里。

  “哎?这……这不是我的。”

  杏仁还没来得及推开,那女子就转身捂着脸跑了,还留下一句自我介绍。

  “小女是李侍郎家的李婷婷,杏王哥哥叫我婷婷就可以了!”

  杏仁看着跑远的李婷婷,又看看手中确实绣着‘杏’字的荷包,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这真的不是我的啊。”

  哎,总之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荷包没人要,她就带着呗。

  想着,杏仁将荷包给挂在了腰间,径直出了马场。

  不远处,一直观察着这幕的李婷婷面上一红,羞怯一笑。

  “娘,杏王接了我绣的荷包了。”

  一中年贵妇人满意道:“嗯,改日我就让老爷去向陛下说这件事。”

  李婷婷闻,脸上更红了。

  被蒙在鼓里的杏仁白捡了一个荷包,一路往南三所走去。

  庆幸的是,这次终于见到宋然了。

  “大人找奴才有什么事?”

  宋然的模样冷漠又警惕,像是全然不认识她般。

  杏仁这才想起来,自己脸上还戴着面具,只好出声道。

  “宋然,是我啊,我有急事找你!找你几天了你都不见人影!”

  她的声音宋然是熟悉的,一听就立马认出了杏仁。

  再看杏仁一身蟒袍,脸上戴着面具遮得严严实实的模样,不禁心生疑惑。

  “杏仁?你这又是怎么了?你不是回家了吗?”

  上次变成了妃子穿着女装,这次又戴着面具一身贵气,是皇帝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吗?

  想起上次在雪阳宫里听到的那些浪语,宋然的脸沉了下来。

  杏仁肯定是被胁迫的,他去雪阳宫找她,一直没有见着人。

  后来才听说,原来杏仁是回了娘家,一呆就是一个月。

  一个受宠的妃子,怎么可能回娘家那么久?

  肯定是皇帝始乱终弃,喜新厌旧罢了!

  杏仁看着宋然的脸色变来变去,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了些什么。

  只赶紧把他拉到无人的角落,将这次的事情告诉他。

  “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吗?玉佩的事情被丞相知道了,然后前几日,丞相又将这事告诉了陛下!陛下问也没问我,直接就给我册封了封号!你说,现在这事该怎么办啊?”

  宋然听了一脸震惊,一副全然不知情的模样。

  “我怎么一点儿也没听说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