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杏王有面疮,会感染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原来,这几日没见着宋然,还真不是他故意的。

  他消息闭塞,丝毫没有听闻册封的消息。

  这些日又每日都在值晚班,所以凑巧和杏仁错开了而已。

  杏仁也不计较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眼下这个问题。

  “现在这事情闹得这么大,我该怎么和陛下解释啊。还好我一直戴着面具的,除了陛下和丞相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是我。”

  “所以,这事还是尽快解决的好,万一以后不小心被别人发现,我就真不好解释了。宋然,你说呢?”

  宋然皱着眉沉思道:“这事确实不好办。你不想当,我也不想当,可现在已经册封了,必须得有一个人当。”

  杏仁无语道:“现在不是谁想不想当的问题啊,而是,我根本就不是什么王爷。万一被发现了,我岂不是欺君大罪了!”

  宋然听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他犹豫道:“我还是先回去问问嬷嬷吧?和嬷嬷商量一下,现在应该怎么做。”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宋然的嬷嬷是在宫里待了许久的老人,经验比他们要丰富上许多。

  他们在这里一头乱麻的干着急,还不如回去问问那嬷嬷。

  “那我先回去了,陛下还在踢蹴鞠呢,我不便出来太久。要是他发现我不在了,肯定会问我去了哪里的。”

  杏仁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宋然心里乱乱的,见她要走心中不舍,下意识的出声喊道。

  “杏仁!”

  “怎么了?”

  杏仁回头看向宋然,却见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作势要走,宋然才终于开口了。

  “杏仁,你和陛下,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那一日听到的那些话,像是一根刺一般,在他的心中扎着,并且不断扩大。

  他实在忍不住了,若是不问出来,会憋死的。

  杏仁一脸莫名,这是什么问题?

  “这关系就有些复杂了,主仆,师徒,朋友,现在因为你那玉佩又多了一层关系,兄弟!”

  宋然心里忐忑着,闻面部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只有……这些吗?”

  “要不然呢?因为当了王爷,现在陛下天天让我学四书五经,上完早朝就得开始学,学到晚上才许走!”

  杏仁虽然不讨厌学习,但占据的时间太长了,她还是没忍住抱怨道。

  宋然这下彻底放心了,安慰道:“杏仁你那么聪明,肯定可以学得很快的。”

  “知道啦,走了。”

  这话杏仁很受用,脸上的郁闷瞬间消失不见,挥挥手离开了这里。

  宋然看着杏仁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若是让杏仁一直当这个王爷,也是不错的。

  这样,就没人敢觊觎她了,哪怕是皇帝,也不行。

  至于他,他只想能每日看着她,陪着她便心满意足了。

  想着,宋然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嬷嬷。

  杏仁回到马场上时,特意观望了一下,发现盛景玉已经没在场上了。

  她做好了被提问的准备,回到了观众席上。

  果然,盛景玉正坐在之前她坐的那个位置上,见了她,招招手让她过去。

  杏仁走了过去,没等他提问,率先解释道。

  “陛下,我刚才肚子有些不舒服,出去了一下。”

  盛景玉点点头,没有多问。

  “你跟我去问候一下淑太妃。”

  淑太妃?

  不就是盛光霁的生母吗?

  杏仁只见过她一次,还是在盛景玉的生辰宴上。

  没走一会儿,杏仁就见到了淑太妃。

  以前只是远远看过,现在近看,发现淑太妃脸上的皱纹还挺多的,看样子有五六十岁了。

  盛景玉淡淡道:“淑太妃。”

  杏仁也赶紧唤道:“太妃娘娘。”

  淑太妃和蔼的笑了,招手让盛景玉和杏仁坐下。

  杏仁坐在了淑太妃的右手边,刚坐下,小手就被淑太妃拉了起来。

  “你就是杏王吧?哀家记得,当年陛下说要给你取字叫灵珠,所以说来啊,应该叫你盛灵珠。”

  咳咳!

  这什么名字!

  杏仁想象了一下宋然高高大大的模样,却被叫做灵珠,不禁有些好笑。

  不过心里想着,她面上还是控制住自己,沉稳的点了点头。

  “你为何戴着一个面具啊?取下来让哀家看看,灵珠长成了什么样子了?”

  不知为何话题突然就转到了这上面,杏仁还没来得及反应,淑太妃就伸手要去扯她的面具了。

  还好盛景玉眼疾手快的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太妃,杏王有面疮,现在正在治疗中,揭开面具恐会感染他人。”

  杏仁反应过来,也赶紧配合的哎哟一声。

  “是啊,面疮可疼可痒了,为了不让自己伸手去抓,抓得越来越严重,我才戴了面具的。不过若是淑太妃想看,我们可以隔近一点悄悄看。”

  “不——不必了。”

  淑太妃脸上闪过一丝嫌弃,不着痕迹的挪远了一些。

  “既然这样,那哀家还是不留你聊天了,杏王早日医治好了,再来哀家宫里坐坐。”

  杏仁笑道:“好的,谢过太妃。”

  说完,她又朝盛景玉拱了拱手。

  “陛下,那臣先回去了。”

  盛景玉“嗯”了一声,就算是同意了。

  杏仁笑了一下,又想起自己戴着面具,盛景玉看不见。

  于是朝他挥挥手,转身离开了马场。

  盛景玉看着杏仁消失不见的身影,不知道为何,心中有股心悸。

  他的第六感向来都很准,所以,这次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是针对他,还是针对杏仁的?

  盛景玉想了想,看了马场上一眼,同李生嘱咐几句,便也跟着离开了。

  他离开没多久后,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

  “太妃娘娘,您没事儿吧?”

  淑太妃脚边,一盏陶瓷杯摔碎在了地上,溅了满地的碎片渣滓。

  淑太妃摇摇头,淡淡道:“无事,收拾了便好了。”

  老嬷嬷领意,亲自蹲下身将碎片打理干净,而后呈在盘中退了下去。

  良久,淑太妃才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放在眼前观看。

  此时,那里有一条细微的伤口,正渗着暗红色的鲜血。

  她眸光一闪,其中泛过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