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四章.街道上的刺杀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坐上停在盛元殿外的马车,车夫等在上面都快睡着了。

  “你还没吃午膳吧?”

  车夫醒过来,挠了挠头笑道:“是啊,还没吃。”

  杏仁心中有些歉意,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

  “这银子你拿去吧,送我回去后在外面吃点好的。”

  车夫喜笑颜开地接过银子,笑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杏仁笑了笑,进了车里坐着。

  马车一路往外开,皇宫里的路十分平整,一点也不颠簸。

  可能是今日玩蹴鞠玩得太累了,杏仁上了车没多久,就有些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中听到侍卫在说话,她在胸口乱摸了一阵,把令牌摸了出来,递出窗外。

  马车继续前进,似乎到了街道上。

  她将令牌放好,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

  不知道睡了有多久,杏仁突然惊醒了。

  “大人!快跑!”

  车帘外传来的惨叫声和周围慌乱的惊呼声,让她一下子被惊醒了。

  面前的车帘沾染上大片大片红色的血渍,然后一个身子倒进了车帘里,吓得杏仁缩起了脚。

  那身子胸前被刺穿了一个窟窿,此时正咕噜噜的冒着血泡。

  再往上看,是车夫那张死得惊恐的脸,他的双眼大睁着,恐怕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会死得那么突然吧。

  她还记得上车前,车夫那得了银子喜笑颜开的脸。

  然而现在,他却再也没机会把那银子花出去了。

  杏仁看着眼前这一幕,浑身寒毛直竖,头皮发麻,心中是无穷无尽的寒意。

  是谁?

  为什么要这样做?

  然而突然袭来的长剑,让她没办法再思考,只匆匆偏过头,躲了过去。

  一缕整齐的发丝落下,那是刚才被削掉的头发。

  如果她再慢一点,那么现在,被削掉的就不是她的头发了,而是……

  项上人头。

  经此一遭,杏仁总算完全清醒了过来。

  她看了看面前死不瞑目的车夫,和车帘外的刀光剑影,咬咬牙从窗口翻了出去。

  刚落地,她便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往皇宫的方向跑。

  现在出了皇宫大概有一半的路程,还不算很远。

  皇宫有重兵把手,只要她跑近了,这些人就绝对不敢造次。

  “她跑了!快追!”

  身后传来几声怒吼,杏仁拼尽了全力跑着,也阻止不了身后疾速而来的风声。

  运动一直都是她的弱项,每次遇到这种时候,她总是无能为力。

  “闪开!快闪开!”

  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杏仁看向前面不远处,骑在马上疾速赶来的盛景玉,心中燃起了希望。

  但是,他让她闪开……

  杏仁回过头,只见一道刀光已到了近前。

  她吓得脚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滚了出去。

  但就这一滚,救了她的命。

  那刀光落空,劈在地上闪耀出了火花。

  倘若那是她的身体,想必已经身首异处了。

  “只用留一个活口!谁愿意招供!谁就能活!”

  盛景玉近了,一把将摔倒在地上的杏仁给捞到了身前。

  天知道刚才他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如果杏仁没有躲开,如果她没有躲开……

  他不敢想象那个画面,他会发疯的……

  跟在盛景玉身后的暗卫们闻声而动,朝见状不对已经逃跑的刺客们追了上去。

  刺客们是什么水平,暗卫们又是什么水平,显而易见。

  不出十息,就有人被疯狂的杀戮吓得率先招供。

  “我!我招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暗卫见状,收回了刺出去的刀剑。

  然而,他不杀人,刺客内部却起了矛盾。

  另一名刺客冒着被追杀的危险,不要命的冲了过来。

  在自己胸口被刺穿时,也杀掉了那名说要招供的刺客。

  盛景玉面色一沉,再次厉声道:“朕再说一遍,谁招供,谁就能活!若是让朕查到你们的身份,你们的家人,也要处以极刑!”

  此时刺客被杀得差不多了,只有三名放弃抵抗的刺客,被暗卫们给活抓了回来。

  三名刺客争先恐后的应声,就怕自己成为了落下的那一个。

  “把他们打入天牢,严加审问。”盛景玉沉声道。

  几名暗卫遵命,压着三个刺客往皇宫方向离开。

  而杏仁,靠在盛景玉怀里,骑在马上往回家方向赶去。

  在路过之前她坐的那辆马车时,杏仁才终于有了反应。

  “停一下。”

  盛景玉停下马,低头看向怀中脸色苍白的人儿。

  “怎么了?”

  杏仁挣脱了他的怀抱,挣扎着下了马,走到了马车前。

  “还请陛下,替我厚葬这位车夫。”

  她呆呆站着,身形晃着,摇摇欲坠。

  盛景玉心中一紧,把她抱回了马上。

  “朕知道了。朕带你回家。”

  他安慰好杏仁,又吩咐道:“将那名车夫厚葬,给他家人丰厚的抚恤金。”

  杏仁心中稍安,强烈的刺激过后突然进入平静,让她一下子就晕厥了过去。

  盛景玉抱着杏仁回了宅子,惊动了所有人。

  “杏仁怎么了?”

  无羁问道,然后从盛景玉手中接过杏仁,抱回了房间放在床上。

  “有刺客刺杀她。”盛景玉答道。

  无羁闻,连忙检查了一下杏仁的眼口,松了一口气。

  “受了惊吓和刺激,引起了暂时的晕厥。”

  所有人的心都放了下来,楚澜问道:“怎么会有人刺杀她?”

  提到这个,盛景玉的脸色沉了下来,眼神阴郁。

  “刺客已经被抓住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究竟是谁,要刺杀杏仁,朕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他看了众人一眼。

  “你们好好照顾她,朕明日再来看她。”

  盛景玉又看了一眼杏仁惨白的小脸,吐出一口长气,转身出了房间。

  一屋子的人在房间里守了半宿,才终于等到了杏仁醒来。

  杏仁醒来时,一入目,就是好几张熟悉的脸庞。

  她撑着身子,在楚澜的帮助下坐了起来。

  “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楚澜扶着她的肩膀,关心道。

  “你晕了一下午和半晚上了,饿了吗?”

  这么一说,杏仁还真的觉得有点饿。

  等吃了点楚澜熬的粥,看着众人还守在她床前,不禁无奈道。

  “别守着我了,都回去睡吧。”

  “嗯,你好好休息。”

  众人散去后,杏仁躺在床上,微睁着双眼,却久久没有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