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模样大变的宅子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自从进入到皇宫后,陪伴在盛景玉身边,杏仁已经遭遇过许多次这种情况了。

  可是她想,哪怕再多次,她也承受不了有人在她面前死去。

  尤其是,认识的人,有过交集的人。

  明明上一秒还在和她谈笑风生,下一秒却残忍的当街惨死。

  她脑海里不断的浮现,过往的一切。

  今夜,注定又是不眠的一晚。

  直到到了清晨,阳光微微从窗户缝里照射进来,杏仁才感受到了一丝丝安心。

  看着和煦的阳光,那么平和静好的模样,她渐渐有了睡意。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杏仁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的嘴唇。

  然后一股暖流慢慢从嘴中滑进胃中,让她的肚子好受舒服了许多。

  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她也渐渐有了精神。

  睁开眼,入目的是盛景玉那张鬼斧神工般的侧脸。

  她苍白的嘴唇微张,“陛下,你怎么来了?”

  盛景玉淡然道:“这是朕买的宅子,朕不可以来吗?”

  杏仁无奈,“陛下,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盛景玉专注的看了她一会儿,将手中的粥碗放到一边。

  “朕知道。你受了惊吓,朕想来看看你。”

  杏仁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感觉头睡得有些头晕目眩的。

  “陛下,你查到是谁做的了吗?”

  提起这个,盛景玉眉头紧锁。

  “他们只知道,是宫里的嬷嬷。可我把宫里的所有嬷嬷都叫到他们面前,却全都不是雇佣他们的那个。”

  “朕还不信,朕的皇宫里还会突然冒出一个从来都不存在的人不成?”

  杏仁闻,担忧道:“那怎么办?为什么有人要杀我?”

  盛景玉揉了揉眉心,沉声道。

  “以前的刺杀都是针对朕,可朕这次刚册封了你为杏王,就有人动手,这意图,我想再明显不过了。”

  “肯定是宫里的人做的,你和人没有什么过节,有人刺杀你,必定是冲着你的身份来的。”

  杏仁道:“那万一他们再次动手怎么办?”

  盛景玉道:“你放心,朕加强了人手保护你的安全,还有这宅子里,朕调派了一些侍卫给你用。”

  说到这,盛景玉话音一转。

  “只是,你府里怎么连个下人都没有?朕不是赏了你一箱银子吗?不够用?”

  听到这,杏仁一激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咳咳,不是,不用了。银子,我只是想留着以后再花,没有不够用。”

  “银子就是拿给你花的,你倒好,拿来存着。朕已经派人去给你府上雇佣仆人了,你好歹是个王爷,府里没个照顾的人怎么说得过去,说是朕这做哥哥的苛待了你吗?”

  这罪名可就大了。

  杏仁哪里有想那么多啊。

  她只是想着,这银子不是自己的财产,她不能随意去动而已。

  等以后宋然做了王爷,这些都是要物归原主的。

  她连忙否认,“没有,陛下待我,是极好的。”

  “嗯,既然你好了,明日照常来上朝,下朝后照常上课,知道吗?”

  盛景玉说完,就站起了身。

  “朕先走了。”

  杏仁身子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休息了一日多,现在已经大好。

  她从床上下来,身着单薄的里衣,将盛景玉送到门口。

  “陛下慢走。”

  盛景玉本来都要走了,见她这幅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又返回身来,把杏仁给抱回到了床上。

  “你好好休息,明日再到朕面前来逞能。”

  杏仁眨巴着大眼点点头,看着盛景玉消失不见。

  傍晚,无羁再次检查了杏仁的身体,把专门做的调理气血的药丸喂给了她吃。

  杏仁一吃下去,一下子就感觉到身体内精力充沛了许多。

  除此以外,还有楚澜新学会的滋养身体的汤粥。

  总之,他们就把她当成了个病人,好像生了好大的病似的,精心照顾着。

  杏仁十分感动,见两人又守着她守到了深夜。

  虽然她还不想睡,但还是催促两人快回屋睡觉。

  催了好几次,直到催到她自己都昏昏欲睡,闭上了双眼,两人才离开。

  翌日

  杏仁身体大好了,简直比晕过去之前的身体还要更有精神。

  想来应该和昨晚无羁神医拿给她吃的药丸脱不了关系。

  见效那么快,那么神奇的,指不定是用了什么珍贵的灵草呢!

  不过,无羁神医的灵草都在灵丘山上啊。

  难道,无羁神医昨日回去过呢?

  杏仁想着,倒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穿好朝服出了房屋,杏仁突然发现整个院子都有了很大的改观。

  比之前看起来,似乎要整洁精致了许多。

  比如院子里的花草,看起来像是有人修剪过了。

  到处也看起来干净了许多,各处还添了些摆饰用的花瓶器具。

  杏仁走进前厅,发现多了好些个面生的丫鬟。

  “大人,请用早膳。”

  有人替她把椅子拉开,她坐下用完膳,又有人替她把碗给拿走。

  她准备出门,发现门口也多了许多守着的侍卫,都是腰间别着真刀的那种。

  前日那车夫死了,今日门前就停着一辆新的马车。

  车夫长得十分壮实,看他满臂的伤疤,一看就是个会武的,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想来这些所有新添的人,都是盛景玉雇来的或者调派过来的吧。

  只是杏仁看着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新车夫,一时竟然有些害怕,不敢上车。

  结果可能是看她站得久了,那车夫开口道。

  “大人,快上车吧,要不然赶不到上朝了。”

  看他样子好像十分凶狠,然而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声音十分憨厚,和他的形象产生了巨大的反差。

  杏仁心中有些好笑,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这些是盛景玉安排好的人手,肯定都是调查清楚的好人。

  想到此,杏仁不再顾忌,朝壮汉点了下头,上了马车中。

  马车出发了,壮汉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大人,我叫胡三,你叫我小三就行了。我是陛下专门派来保护你的安全的,有我在,大人你就放心吧!”

  说着,杏仁似乎还听到了他拍胸脯保证的声音。

  她被逗得轻笑出声,“好,小三,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