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笨手笨脚的杏仁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书房内

  刚上完朝的杏仁还有些懵,此时看书根本就看不进去。

  脑子里一片乱麻,一会儿想着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一会儿想着两日没有去找宋然,不知道他考没考虑好。

  “好了,认真一点。这件事闹得很大,朕也给你加派了人手,想来幕后之人不会再轻易动手了,你可以放心下来。”

  盛景玉看着心不在焉的杏仁,突然出声道。

  杏仁愣了一下,回过神来。

  “嗯,我只是脑袋有些乱,有点静不下来。”

  盛景玉想着她这两日经历了太多事情,确实很难静下心来。

  他沉吟道:“那练会儿字吧。”

  杏仁点点头,准备将今日要学的挨着抄下来。

  今日的墨水似乎加的清水太多了,她拿着毛笔蘸了蘸,一不小心就蘸多了。

  毛笔尖提起来,还在不停的往下滴着墨水。

  杏仁没有想那么多,拿着毛笔就往宣纸上落下,结果自然是晕染黑了一大片痕迹。

  看着弄脏了纸张,她赶紧提起笔往旁边一甩。

  “啊,弄脏了。”

  杏仁一边嘀咕着,一边换了一张干净的宣纸。

  正想提起笔再写,却蓦地发现一旁盛景玉明黄色的龙袍上晕染出了一片黑色。

  再抬头一看,盛景玉正无奈的看着她。

  “啊!陛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杏仁赶紧拿出自己的绣帕,打湿了清水替他擦拭着。

  这片墨水刚好洒在了盛景玉的胸襟上,被绣帕擦拭后,痕迹淡了许多。

  可痕迹是淡了,晕染的面积却更大了。

  杏仁顺着晕染的痕迹往下擦,眼看着就快要擦到小腹上,把原先的一小片痕迹越擦越大。

  盛景玉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好了!别擦了,待会儿让宫女洗了便是。”

  看着杏仁白皙柔软的小手,他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正有些心猿意马,却又蓦地想起来现在两人的身份,瞬间如一盆冷水倾头而下。

  杏仁正保持着弯着腰的姿势,盛景玉却突然站了起来。

  她一下子没站稳,往后摔了去。

  还好后面是书桌,她手腕还被盛景玉抓着的,没有摔得太疼。

  只是盛景玉因为惯性,也往前扑了过去。

  所以现在书房内两人,是呈一个男上女下的姿势,若是有人进来,肯定会误会些什么。

  杏仁被盛景玉压在身下,背后是硬邦邦的书桌,她不舒服的扭动了两下,却听身上人的呼吸沉重了一些。

  她抬头看向身上的人,只见盛景玉眼中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黑雾,深邃又迷人。

  杏仁不禁怔住了,不敢有任何动作。

  书房内两人就这样大眼瞪着小眼,安静得落针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杏仁实在被硌得有些疼,才小声的开口。

  “陛下……我,我背疼,您可以让一下吗?”

  盛景玉眨了一下眼,似乎才回过神来。

  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掐了一下杏仁的脸蛋。

  “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

  “嘶啊——”

  杏仁捂着脸蛋,很是委屈。

  她明明是被他的突然起身给弄得摔倒的好不好!

  真是怪会冤枉人的!

  盛景玉看着眸子因为生理疼痛蔓延起水花的杏仁,有些不自在的松了手。

  他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

  “朕先去换身衣裳,你自己练习一会儿吧。”

  “哦。”

  杏仁应了一声,然后看着盛景玉出了书房。

  不知道盛景玉会离开多久,想来换身衣裳,可能不会太久吧?

  想着,杏仁打消了现在就去南三所找宋然的念头。

  可能她刚从景安宫走到南三所,还没见到宋然呢,盛景玉就回来了。

  到时候发现她不在书房里好好学习,反而跑出去不知道做什么,肯定又会发脾气。

  杏仁想着,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下的书籍上。

  今年之内就得完成任务呢,如果每天的任务没有完成,堆到了下一天,那又会更难了。

  她现在的笔法已经越来越好了,行文间有一股盛景玉的风范。

  同盛景玉的字比起来,她的字要更秀气一些,两者相似度达到了七成。

  练了好一会儿,盛景玉都还没有回来。

  倒是有人敲了敲门,门外传来朱肆的声音。

  “杏王,陛下临时有事,让您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就可以自行回去了。”

  “嗯,好的!”

  盛景玉有事,那她不是正好可以现在就去找宋然吗?

  想了就做,杏仁打开门缝,确定朱肆没在后,赶紧溜了出去。

  毕竟朱肆是盛景玉身边的人,随时都可以去向他告状的,被他看见了可不好。

  一路走出景安宫,没有任何人阻拦。

  她现在是个王爷身份,大家都认得她这标志性的面具,甚至在她走过时还躬身行礼。

  宋然这些天都是在值晚班,杏仁到时他正在南三所休息。

  两人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宋然立马迫不及待的问道。

  “你这两日怎么没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杏仁不知道这事有没有必要和宋然说,毕竟他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用。

  看杏仁犹豫的模样,宋然哪里还不明白。

  “所以我听说的那事是真的?你被刺杀了?”

  杏仁有些诧异,“你知道了?”

  宋然道“我能不知道吗?现在宫里都传遍了。杏王在京城街上遭遇刺杀,幸好陛下赶得及时,救下了你一命。”

  “宫里都传遍了?”

  “是啊,陛下极高调的斩首了三名刺客,并且放话,若是让他查到是谁做的,一定会处以极刑。这些事,当天就已经在宫里传开来了。”

  宋然继续道:“我刚开始还不确定是不是你,可你两天都没来找我,我想,你肯定出事了。只是不知道你受伤没有,我都快担心死你了!”

  杏仁愣了愣,道:“我没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

  所以,陛下这么高调的处理这件事,只是为了她的安危吗?

  既然这事是宫里人所为,那么想必此人看陛下如此兴师动众的,短期内肯定会收敛许多,不敢再趁着风头正盛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