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朕怎么能不罚你?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南三所的角落里,由于是白日,所以根本没有人在这附近走动。

  杏仁观察了一下四周,问起来这儿的正事。

  “你嬷嬷怎么说?”

  宋然犹豫了一下,思考着怎么开口。

  嬷嬷仍然还是上次那些话,让他不要出风头,会有危险。

  结果,果然应了嬷嬷的那句话,会有危险。

  危险的却不是他,而是代替了他身份的杏仁。

  嬷嬷的意思是让他放弃王爷的位置,刚开始他也觉得做不做王爷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不行了,杏仁因此无辜受了伤害,他不能让她承担这样的风险。

  想着,宋然开口时,已然有了决断。

  “我可以出来澄清自己的身份,只是,这件事应该怎么同陛下说?”

  杏仁咬了咬唇,也是有些为难。

  可这件事,只有她才能和盛景玉说得清楚。

  想到此,杏仁叹了口气。

  “我去和陛下说!”

  宋然有些担忧道:“陛下不会责罚于你吧?”

  杏仁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罚,可现在,只能这样做了。

  “那还能怎么办?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过亏得我平日里是戴着面具的,没人见过我长什么样,陛下应该不会很难做。”

  “好,那……那你小心一点。”

  听着宋然的嘱咐,杏仁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递给他。

  “还有这个,这是证明你身世的东西,我先还给你。”

  宋然看着玉佩怔了一下,这次却总算没有推脱了,只接过来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杏仁见状,则心事重重的回了景安宫。

  她正在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和盛景玉说,结果一进书房,就发现他已经坐在那儿了。

  盛景玉正坐在书前,检查着桌子上今日杏仁抄下来的那些字。

  “不错,字还是很有长进了。”

  杏仁得了夸奖,一下子就将要说什么给忘了,开心的问道。

  “真的吗?”

  盛景玉抬头瞥了站在门口的杏仁一眼。

  “朕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杏仁嘴角微勾,走到盛景玉身边去看自己的字迹。

  和印象中初学时的字迹一对比,还真的是天壤之别。

  她心中得意,却听盛景玉突然发难。

  “倒是你,今天的任务还没写完,又跑到哪里去了?”

  杏仁想了想,决定还是老实讲。

  她猛地闭上了眼睛,直截了当道。

  “南三所!”

  闭上眼的杏仁没有看见,盛景玉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你去见宋然了?”

  “嗯!”

  杏仁视死如归的应了声。

  其实她知道盛景玉肯定会不高兴,所以她提前闭着眼,不敢去看他现在生气的模样。

  没看着,只是听着他严肃的声音,稍微没那么吓人。

  “你找他做什么?他不过是个太监,你要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不适合与他多来往。”

  闻,杏仁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反驳道。

  “他不是太监。”

  盛景玉原本还想再劝点什么,以哥哥的身份。

  闻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顿了顿,而后一字一句问道。

  “你说什么?”

  不是太监?

  难道宫里竟然有没有阉割干净的太监?

  杏仁此时也理解出了自己话里的歧义,连忙解释。

  “不是,我不是这个太监的意思,我是说他的身份,不是太监。”

  这让盛景玉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不是太监,那他是什么?”

  总算说到了重点上,杏仁有些紧张。

  她率先把盛景玉的手给挽住,怕他待会儿直接气急败坏的走了。

  盛景玉看她这副模样,心中有了一些预感。

  “你就直说吧!你给朕藏了些什么秘密!”

  看盛景玉沉着一张脸,一副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模样。

  杏仁咬咬牙,一口气说了出来。

  “宋然的娘亲,曾经是一名宫女,一日宠幸后却意外有了宋然。可惜她命不长,在生下宋然时就难产死亡了。”

  “她唯一留给宋然的东西,就是一块曾经先帝送给她的玉佩。一位嬷嬷抱走并扶养了他,宋然就这样在宫里长大了快二十年。”

  虽然她一个字都没提自己,但盛景玉已经听懂了她在说什么。

  他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所以,你是说,宋然,才是朕的皇弟。”

  杏仁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接下来,就是为自己辩解一下了。

  “那玉佩之前被宋然送给我了,我不知道玉佩的故事,正巧又被楚伯父发现,我才知道这件事情。”

  “本来宋然的意思,是不想当王爷的。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我又不是陛下的亲弟弟,怎么能鸠占鹊巢呢?再说了,陛下您册封之前也没问问过我,所以……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我啊!”

  杏仁哀哀的说完,闭着的眼这才掀了一条缝。

  盛景玉似乎怔住了,竟然没有立即发火,只是目光奇怪的看着她。

  杏仁被看得有些别扭,弱弱的说了一句。

  “陛下,这事不怪我,您可不能罚我。”

  话音刚落,就传来盛景玉的一声轻笑。

  “这种偷天换日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朕怎么能不罚你?亏朕还信以为真那么久……”

  啊?

  真的要罚她吗?

  杏仁看着盛景玉的笑容,只觉得他是被气笑了。

  再看那深邃的眸子正紧盯着她,带着一种锁定了猎物的侵略视线。

  杏仁咽了咽口水,心里危机大盛,哪里还敢再待下去,直接拔腿便跑。

  可是她什么时候跑赢过别人了?

  她连普通人都跑不过,更不要说还会武功的盛景玉了。

  她连门都没摸到,就被抓了回去。

  杏仁吓得赶紧求饶:“我错了!陛下你别打——”

  剩下一个“我”字被吞回了肚子里,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龙涎香气息。

  这气息紧紧的将她包裹住,她没忍住咽了咽口水,似乎也沾染上了那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杏仁觉得自己憋得都快缺氧了,才使劲推打着盛景玉。

  盛景玉见她憋红的脸色,终于松开了她。

  杏仁赶紧大口喘着气,缓了好一会儿才平稳了呼吸。

  “陛下,你——”

  结果她才想开口抱怨,剩下的话有被堵了回去。

  杏仁无奈的仰着头,实在累了,双手总算妥协的勾上了盛景玉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