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五十八章.给我,好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两人拥吻在一起,这么多天来的疏离一下子消融殆尽,像是回到了从前,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杏仁红着脸推搡了半天,盛景玉才终于松开了她。

  她嗫嗫喏喏道:“陛下,我……我是男子。”

  盛景玉眼神深邃,其中又带着一股坚定。

  “朕知道,朕什么也不在乎了,朕不在乎你是男是女,朕只要……你陪在我身边。”

  杏仁被他话中的意思给震惊住了。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他……他可以接受男子吗?

  那不是就变成了断袖了吗?

  可是,她是女生啊!

  杏仁满脑子都沉浸在盛景玉是断袖的震惊中,回不过神来。

  盛景玉看着她惊讶的样子,以为是她是不相信他说的话。

  “朕可以给你未来,你继续做朕的雪妃,以后,你也会是朕唯一的皇后。”

  闻,杏仁更是睁大了眼不可置信。

  “咳咳,陛下,我是男人,怎么可以做皇后!”

  “朕说你使得,你就使得!”

  说着,搂着她的腰又准备继续亲吻。

  杏仁还来不及说什么,唇又被堵上了。

  陛下这是怎么了?

  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现在怎么动不动就动嘴啊!

  杏仁无奈,好不容易等能喘会儿气了,她赶紧制止了盛景玉。

  “陛下,我觉得我们这样不太好!”

  “怎么不好?朕喜欢你,朕不想再忍了,你只能属于我!”盛景玉沙哑着嗓子道。

  自从得知了她是他弟弟过后,他每次和她在一起,总是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控制着不要靠近她,控制着不去触碰她。

  可是他的心里难受极了,有些情感,并不是控制着就能减淡了,反而在压抑中越来越浓。

  还好,还好,这一切都只是上天给他开的玩笑!

  想到此,盛景玉更加紧紧的抱住了杏仁,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再也不想轻易放开怀中的人。

  失去了过后,他才体会到,他曾经的顾虑是多么的可笑。

  现在,他一切都不想管了,他只想让她,属于他!

  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杏仁被搂得很紧,心中对于盛景玉说的话有很大的感触。

  喜欢,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词。

  她甚至不知道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但是她知道,她在乎盛景玉,时常想着他,也会因为他的忽冷忽热和若即若离感到难受。

  他心情不好,她也感同身受般,想要安慰他,想让他开心。

  她对于他的所有触碰和亲密都不反感,只是碍于身份才总是拒绝。

  所以,这就是喜欢吗?

  杏仁懵懵懂懂的想着,少女心思在脑海中困扰着她。

  直到有什么抵在了她的小腹上,她才懵懵的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抓。

  只一瞬间,她就反应了过来,可是已经晚了。

  盛景玉闷哼一声,脑袋靠在了她的肩头上。

  他炙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吹动着她小巧耳朵上白色透明的绒毛。

  “杏仁,给我,好吗?”

  杏仁脸瞬间变得通红,赶紧松开了手,磕磕绊绊的问道。

  “给……给什么?”

  盛景玉将她搂得更紧了,大掌从她的背部慢慢下滑,在腰部游移了一会儿,才带着暗示性的继续往下。

  “你。”

  “咳咳咳!”

  杏仁紧张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她咽了咽口水,心跳快得像是要从胸腔中蹦出来。

  “我……我……我什么?”

  盛景玉看着她整个人红得像一个煮熟的虾米一样,不禁闷笑了一声。

  笑完后,他的眼神更加暗沉了。

  “我要你。”

  话落,盛景玉一把抱起了杏仁,惹得她发出一声尖叫。

  “啊!陛下!”

  要……要她是什么意思啊!

  她不行!

  她不可!

  杏仁心中尖叫着,然后下一秒就被平放在了书桌上,双腿被吊在了桌外。

  她胡乱踢着,然而盛景玉已经挤身到她的双腿间。

  她的每一脚都落空了,只能是白费力气。

  盛景玉俯身而下,伸手就要去解她的腰带。

  杏仁吓得什么也顾不上了,嘴里胡乱喊着。

  “不行!陛下!别脱我衣服!我……我……”

  眼看着衣裳就要被掀开,杏仁狠下心来。

  “我用手!”

  盛景玉停了下来,看着杏仁害怕的模样,眼中欲望稍退。

  “你就这样抗拒朕吗?”

  他声音嘶哑,喉头滚了滚,还是起身退到一边。

  “朕若是想做什么,宫里那么多女人都可以,然而朕没有。朕只是……喜欢你,情不自禁,那你呢?对朕一点想法也没有吗?”

  看着盛景玉十分挫败受伤的模样,杏仁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她烦恼的系好自己的腰带,从桌上下来。

  “不是……我……只是,现在还不能接受这样。”

  她是女子,然而盛景玉现在喜欢的是男人。

  若是发现她是女子,到时候不说不喜欢她了,说不定还得治她一个欺君之罪。

  她骗了他那么久,想来是个人都忍无可忍的吧?

  杏仁哀哀的想着,又觉得总这样不是办法。

  瞧盛景玉难受的模样,杏仁突然想起来话本中记载的一种方法。

  是不是,只要替盛景玉解决了问题,他就不会像刚才那样缠着她了?

  想着,杏仁抿了抿唇,在盛景玉不明所以的视线中,慢慢蹲下了身。

  ……

  傍晚,杏仁终于和盛景玉和好了。

  两人在宫中用了晚膳,杏仁看着天色黑了,吃完后就准备离开。

  盛景玉恋恋不舍的拉住了她的手。

  “今晚留下来陪朕吧。”

  杏仁摸了摸酸痛的脸颊,连连摇头。

  “陛下,我真的得回去了。”

  看着杏仁可怜兮兮的模样,盛景玉想起之前的事,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她的唇上,而后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他让她留下来,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是他怕杏仁想歪了,认为他是个纵欲的人,所以他想了想,还是开口道。

  “好吧,记得早点睡。”

  “还有,宋然的事情,朕会处理好的,你……是不是该回宫了?继续做朕的雪妃。朕说你回了娘家,这么久,大家恐怕还以为你失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