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章.我不要剥玉米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他们到行宫时已经是晚上了,杏仁见天色已晚,也歇了要出去逛逛的心思。

  结果没想到这反而是称了盛景玉的心意。

  盛景玉将杏仁搂在怀中,他倒是心满意足了,可是杏仁一直提着心啊。

  这些天自从说开以来,盛景玉总是动不动就对她搂搂抱抱的,而且不仅动手还动嘴。

  杏仁提心吊胆着,每天早起都得把裹胸给狠狠的缠得更紧了一些。

  虽然这对于正在发育中的她来说,缠着又痛又闷,可是为了防止被盛景玉给发现异常,也只能这样了。

  果然,这次同往常一样。

  盛景玉搂着她腰的手渐渐的变得不老实起来。

  杏仁很是无奈。

  “陛下,不要,我想要歇息了。”

  怎么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明明表面上说多正经就有多正经了,陛下那么严肃的一个人,怎么也随时都想着那事。

  盛景玉软了语气,将头枕在她的肩膀上。

  “就抱抱,不干别的。”

  最近这些日他抱她抱上瘾了,怀中的人软乎乎的,无一处不柔软,他恨不得把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可是当他察觉这种想法的时候,强行制止住了。

  他怕伤害到她,也怕吓到她。

  若是将她吓跑了,缩回了自己的龟壳里,这样不是让之前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吗?

  感觉到盛景玉的手终于老实了,杏仁放下了心来,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中。

  碧春山行宫确实要比皇城要凉快了许多,此时吹进来的晚风都是无比凉爽的。

  被晚风吹着,盛景玉感觉身体和心里的燥热总算是褪去了些。

  看着杏仁额头上也出了一层薄汗,他出声提议道。

  “行宫里有专门的浴池,我们去沐浴吧?”

  杏仁本来就觉得身上被汗沾湿着,黏黏的有些不舒服,闻欣然同意。

  两人一起走进浴池内,杏仁自觉主动的替盛景玉宽衣解带,准备服侍他沐浴。

  毕竟从刚认识盛景玉开始,这些事就是全交给她做的。

  哪怕她现在是妃子的身份,盛景玉也很疼爱她,她仍然没把这事给落下。

  杏仁愿意做,盛景玉自然也是乐得享受的。

  待盛景玉踏入池中,杏仁像往常一样,攀附在他背后。

  用帕子在水中浸湿,然后替他缓慢仔细的擦拭着背部。

  帕子渐渐移到胸膛前,杏仁仍然和以往一样目不斜视、心无旁贷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对,她把这个当做是自己的工作,只想好好的完成任务。

  结果,她的心态没变,可有人心态变了。

  盛景玉现在就是一个刚刚开了荤,极度欲求不满的人。

  更何况这人还是他喜欢的人,在喜欢的人面前,杏仁随便做些什么,明明是无心之举,也能在他心中掀起巨大的浪花,变成了有意撩拨。

  就比如此刻,杏仁那双曾经带给他无限遐想的玉白小手就在他的眼前。

  撩起阵阵水花,带着透明的水珠抚摸在他的胸膛上,处处点火。

  然后那软帕总是有意无意的游移着,让他的呼吸忍不住急促粗重了一些。

  杏仁一无所觉,只是秉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做着手下的动作。

  结果不知道是碰到了哪里,盛景玉突然发出一声闷哼。

  杏仁赶紧停了下来,很是莫名其妙。

  “怎么了?”

  她把他弄痛了吗?

  她之前一直视线飘忽着,这时才将视线调转到盛景玉的身上,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伤痕。

  盛景玉一声不发,保持着沉默,只是耳尖似乎红了一些。

  杏仁看着盛景玉发红的耳尖,原本的不明所以也突然有了一些猜测。

  她的视线落在他的胸膛上,再加上脑海中的想法,脸上不禁烧了起来。

  难道……

  男人的这里不能碰?

  杏仁想着,手一时僵住了,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就在她升起退缩之意时,盛景玉将她手中的软帕拿了过去。

  “朕自己来吧,你呢?你也下来一起洗吧。”

  “不用了。”

  杏仁自然是不肯的,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盛景玉看着拒绝得爽快的杏仁,有些不满。

  “我们都是男子,有什么不可的,快下来。”

  她要真倒是男子还好了,问题是她不是啊!

  杏仁再次拒绝道:“陛下,您先洗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趁着盛景玉在水中,赶紧起身跑了出去。

  盛景玉无奈的叹了口气,匆匆洗好出浴。

  晚上两人相拥而眠,准确来说,是盛景玉非要抱着杏仁。

  杏仁挣不过,只好妥协,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好。

  睡着睡着,突然一片热气袭来,一股温热柔软的触感落在了唇上。

  这两日赶路杏仁本来就没有睡好,这会儿刚起的睡意又被打断,不禁有些恼怒。

  “陛下,别闹我,我要睡觉呢!”

  她推搡着把盛景玉的脑袋推开,结果盛景玉顺势就将唇贴上了她的脖颈处。

  “好杏仁,帮帮朕,嗯?”

  “不要……”

  杏仁现在只想睡觉,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就继续睡了。

  迷糊中,她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了。

  她挣扎了一下,扯不出来,也就随他了。

  一切结束后,杏仁嘟囔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

  盛景玉却听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因为她说。

  “阿娘,我不要剥玉米了,不要……我要睡觉……”

  杏仁的小脸皱着,嘴巴嘟着,活像是在梦中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盛景玉低低笑了一会儿,打整好两人后,再度将杏仁拥入怀中。

  “朕也在帮你剥玉米啊,有这么委屈吗?”

  听了他的话,杏仁更是往他怀里缩了缩,嘴巴撅得更高了。

  “坏蛋,哼!”

  他把她弄醒了吗?

  盛景玉有些诧异,结果低头往怀中看去,杏仁的双眼仍然是紧闭着的。

  看她气鼓鼓的模样,应该是在说梦话。

  盛景玉心中软了一片,梦中也在骂他吗?

  是啊,他是个坏蛋。

  可是,只对她坏,也只想对她坏。

  他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堂堂盛安朝天子,竟然有一天也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求爱被拒绝,自给自足也要被骂一顿。

  呵呵,不过感觉还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