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三章.我抱我媳妇怎么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自从上次针对杏仁的刺杀后,盛景玉就已经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那件案子其实已经调查出了一点眉目,但还需要让幕后的人露出更多的马脚。

  他认为,幕后之人并不是针对杏仁一个人,而是针对所有在她目标道路上产生障碍的人。

  而他,也是其中最大的障碍。

  如果没猜错的话,之前几次刺杀,也都和这人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如此草率的提出了此次避暑,当然,私心里也是想和杏仁多相处相处。

  “启程回宫!”

  士兵们压着刺客上了囚车,看来是早有准备。

  杏仁跟着盛景玉坐上了马车,脑袋里还在对这次突如其来的安排有些发懵。

  “所以这次避暑也是陛下您专门安排的?并不是真正想来避暑啊。”

  盛景玉笑着把她揽进怀里。

  “是专门安排的,这人应该和上次刺杀你的为同一人,所以朕得摒除这个隐患,要不然朕不放心你。避暑也是真的,当然朕最想的,还是和你多相处一会儿。”

  陛下这些日子总是动不动就说些肉麻的情话,和以前总是喜欢嘲笑她截然不同。

  说实话,杏仁竟然还有点吃现在的自己的醋。

  她红着脸钻出他的怀抱,嘟囔着。

  “我不是每天都和陛下呆在一起吗?大半天的时间还不够吗?”

  盛景玉盯了她绯红的小脸一会儿,认真道。

  “不够,朕想每时每刻都和你待在一起。杏仁,你搬到景安宫来吧。”

  咳咳,好好的,怎么聊到这个话题来了。

  杏仁拒绝道:“不行,陛下,我和无羁神医的约定还在呢。”

  且不说无羁神医吧,她要是日日夜夜同陛下睡在一起,早晚也得有穿帮的一天啊。

  陛下这些日子老爱对她动手动脚的,万一有一天发现了不对劲,那她不就完了吗?

  总之,只有先拿无羁神医来当下挡箭牌了。

  果然,盛景玉闻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情变得不太好看。

  无羁无羁又是无羁,看来他必须得想点什么办法,让这个无羁神医主动放弃约定,离开杏仁身边。

  至于怎么办,还得仔细琢磨一下。

  杏仁全然不知道盛景玉心中的算盘,只是见他脸色不大好,没再提在宫里住的事,暗暗松了口气。

  现在天色正黑,两人都没睡好觉,此时在马车上,杏仁只好靠在盛景玉的肩上睡觉。

  碧唇山到皇宫的路程有一天的样子,他们半夜启程,天亮刚好到了一处城镇。

  杏仁听着车外的喧哗,迷迷糊糊的醒了。

  感觉腮下的衣服湿答答的,她低头一看,瞬间红了脸。

  她竟然流口水了,而且还不少,是一大片。

  “醒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头顶上传来盛景玉的声音,杏仁胡乱的把那片水渍挡住,抬头看向盛景玉。

  盛景玉脸色如常,像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还好还好,要是盛景玉发现了她在他的衣裳上流了口水,哪怕他不说什么,她也得丢脸死。

  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注意力。

  “饿了饿了!我们去找吃的吧!”

  杏仁直接拖着盛景玉下了车,往两边的街道跑去。

  盛景玉看着古灵精怪的杏仁,无奈道。

  “想吃什么?”

  杏仁此时也被热闹的街道吸引了注意力,左顾右盼的打量着两边的吃食。

  突然,她的眼睛一亮,把目光放在了街边的一顶棚子下。

  “陛……呃,夫君,我们去吃那个!”

  说着,她牵着盛景玉的手就要往那边走。

  结果盛景玉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杏仁根本拉不动他。

  “夫君,走啊!”

  她不解的回过头,只见盛景玉正呆呆看着她。

  “你叫我什么?”

  啊,原来是为了这事。

  她是他的妃子,在民间又不好这样喊,喊夫君有什么不对吗?

  “夫……君,这样叫不对吗?”

  杏仁小心翼翼的问道,结果盛景玉蓦地反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

  “再多喊几次。”

  啊?

  怎么还有这种要求?

  杏仁犹豫着,在他的催促下,还是开口喊了。

  “夫君……夫君,夫君。”

  她有些莫名其妙,然而盛景玉却听得一激动,紧紧的抱住了她。

  “回宫后你也必须这样喊我。”

  两人紧紧相拥着,杏仁看着周边投来无数打量的视线,不禁推了推盛景玉的胸膛。

  但她又怎么可能推得动盛景玉,只好和他讲道理。

  “夫君,这里人这么多,你别抱着我了。”

  本来她想着,皇家之人最讲究颜面,在大街上做出这样的行为,是不好的作风。

  结果没想到盛景玉压根不在乎,反而话语中还有些得意。

  “我抱我媳妇怎么了?有种让他们也把自己媳妇抱出来。”

  这简直就不像是出自当今天子的口中。

  可杏仁听得真切,也确定眼前这人就是盛景玉。

  还好这些日子以来,盛景玉已经给了她太多意外,她已经习惯多了。

  只是习惯归习惯,该脸红脸还是得红。

  “好了好了,不是要吃东西吗?我要去吃那家的面条!”

  杏仁好生说着,盛景玉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才松开了她。

  两人进了棚子底下,正在忙活的老板热情的问他们。

  “客官吃什么?清汤红汤宽面细面刀削面,我这儿都有!”

  看着热气腾腾正煮着面的大锅,杏仁咽了咽口水。

  “我要一碗红汤刀削面。”

  盛景玉从来没吃过外面的这种路边摊,坐下后倒很是新奇。

  他不知道吃什么,只点了和杏仁一样的。

  没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面就上了桌。

  杏仁也是许久没吃过街边的面食了,以往家里不富裕,她都是在家里吃早膳。

  然后这段时间和盛景玉待在一起,都是吃的最好的膳食,但再好吃的东西,也总会有腻歪的时候。

  所以,此时杏仁看着红油漂浮色香味俱全的刀削面,食欲大开,拿起筷子就是呲溜一口。

  嗯,好吃!爽!过瘾!

  杏仁埋头吃着,盛景玉也觉得这面食意外的不错。

  两人正吃得香时,却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老板!面!”

  这人声音浑厚,有些耳熟。

  杏仁抬头看去,就看到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