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你可以不用这么懂事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人从马上下来,一身戎装,披着披风,好不威风凌凌。

  是厉尘,他怎么会在这里?

  杏仁想着,只见厉尘的视线也望了过来。

  他大步走了进来,朝盛景玉行了一礼,然后视线在看向她时顿住了。

  杏仁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正想发怒,厉尘又收回了视线。

  他十分自觉的坐了下来,和他们同坐一桌。

  “臣救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他们赶路赶了一晚,这事早就传回了宫里,厉尘是前来接应他们的。

  盛景玉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优雅的吃着面条。

  杏仁也不搭理厉尘,厉尘却毫无所觉般,不以为然的等着老板把面端了上来。

  杏仁吃得认真,突然感觉自己的脚被碰了碰。

  她刚开始还以为是盛景玉,可那腿贴得离她越来越近,最后甚至直接挤进了她的双腿间。

  盛景玉坐在她旁边,根本做不出这样的动作。

  那么,这样做的,只有坐在她对面的厉尘了。

  杏仁狠狠踩了踩那脚背,然后恶狠狠的瞪着对面那人。

  厉尘抬头看她,嘴角邪肆一笑,一瞬即逝,又若无其事的低下头。

  呵,他还知道顾忌啊!

  陛下就在旁边,他还敢这样招惹她,难道就当真不怕她和陛下告状吗?!

  杏仁恨恨的想着,虽然她的确不想和盛景玉告状。

  因为厉尘手中手握兵权,又打了胜仗,她不想让盛景玉因为她而为难。

  但她也不是好惹的,若是他再来招惹她,那她就……

  她就……不出门!

  只要不出门,他总找不上她了吧?

  平日里就待在后宫不出去闲逛,晚上回家都是直接从殿前坐的马车,也不会碰见厉尘。

  杏仁想着,觉得这样可行。

  几人吃过早膳后,又开始了前往京城的路程。

  只是这次随行的,多了一个人。

  杏仁同盛景玉坐在马车内,厉尘则骑着马随行在旁。

  只要杏仁一撩开窗帘,就能看见那个讨厌的身影。

  她为了不膈应自己,干脆风景也不看了,就不掀窗帘。

  盛景玉看她一脸愤愤的小表情,将她揽入自己怀中。

  “厉尘立了功,手上又握有兵权,朕现在不好找他麻烦。还有苏妃,和亲王是她哥哥,背景颇深。但你放心,你曾经受的委屈,朕一定会还给他们的。”

  怎么就突然说到这个话题了?

  杏仁有些莫名其妙,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想给她出气。

  可能是她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吧,让盛景玉以为她现在还在计较那件事情。

  其实那件事情过去那么久了,虽然想起来还是会很愤恨。

  但是她也没有受到什么特别大的伤害,所以那种愤恨已经淡了许多。

  她现在气的,是厉尘这个人。

  总是喜欢对她动手动脚,粗鄙无礼,十分令人讨厌。

  想到此,杏仁又有些气了,她按捺住自己的心情,摇头道。

  “陛下,我已经不在乎了,没必要为了我做这些。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说完后,马车内半天都没有声响。

  杏仁把头从他怀中抬起来,才发现原来盛景玉一直在盯着她看。

  “怎么了,一直看我干嘛?”

  盛景玉轻笑一声,大掌捧住她的脸颊细细摩擦。

  “看我的杏仁,怎么这么懂事。”

  杏仁脸上发烫,赶紧低下头去。

  “什么事当然是以陛下的大事为主了,我怎么能给陛下添麻烦。”

  说完,马车内又沉默了。

  良久,头顶上传来一声叹息。

  “你可以不用这么懂事的,朕只想你开开心心的,受了委屈就说出来,什么事,都有朕给你扛着。”

  杏仁听得心里一阵感动,鼻子有些发酸,若是一开口,可能就会哽咽。

  所以她只埋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马车行驶着,一路顺利的回到了京城。

  这阵仗有些大,因为还跟着好几个囚车,所以引起了京城内百姓们的议论纷纷。

  大家都在猜测,这又是因为什么被抓起来的犯人。

  但他们压根没想到,这坐在马车中的,竟然就是当朝天子和他最宠爱的妃子。

  回了宫后,杏仁直接被送回了雪阳宫。

  而盛景玉,则和厉尘等人,去了刺客们关押的天牢。

  具体情况如何杏仁并不清楚,只知道不到半天的时间,所有人都招供了。

  刺客们没有被杀,而是全部被关押了起来,准备送往某处开产矿石。

  杏仁等在雪阳宫门前,想要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幕后指使的人是谁。

  结果在殿前等了半天,没有等来盛景玉,反而等来了一个她绝对都没有想到的人。

  “雪妃啊,哀家来你这儿喝喝茶,你陪哀家聊会儿吧。”

  来人竟然是几乎没有打过交道的,就上次马场上交流过一次的淑太妃。

  淑太妃身旁跟着一个老嬷嬷,身后跟着一些太监和侍卫。

  杏仁赶紧行礼拜见,“见过太妃娘娘。”

  淑太妃笑容和蔼的将杏仁给扶了起来,只是行动间似乎有些急促。

  “咱们进去聊吧。”

  杏仁有些不明所以,只搀扶着淑太妃进了主殿,然后让翠竹去倒些茶水来。

  “太妃娘娘,今日您来雪阳宫,可是找臣妾有什么事吗?”

  淑太妃笑道:“哀家没什么事,只是你进宫这么久了,哀家还没来看过你。今日正好想起来了,所以过来坐坐罢了。雪妃不会不欢迎哀家吧?”

  杏仁哪里担得起这样的罪责,连连摇头。

  “没有没有,臣妾只是有些受宠若惊而已。”

  淑太妃笑了笑,脸上的皱褶更加深了。

  她侧过头吩咐身边的老嬷嬷道:“李嬷嬷,把哀家今日做的糕点拿出来,让雪妃也尝一尝吧。”

  糕点?

  太妃娘娘亲自做的?

  杏仁有些讶异的看着,那李嬷嬷当真拿出一个食盒来,里面装着新鲜的糕点。

  “这是杏花糕,哀家亲自做的,顺手便带来了些,你快尝尝吧,尝尝味道怎么样。”

  淑太妃兰花指拈起一块白里透粉的杏花糕,笑着递给杏仁。

  看淑太妃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杏仁有些不好意思。

  只好接过糕点,轻轻放在唇边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