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杏仁又被当人质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杏花糕带着一股清香的甜味,含在口中没一会儿便化了。

  别说,这杏花糕竟然还挺好吃的。

  杏仁吃着,笑着夸赞了两句。

  “太妃娘娘真是好手艺,做得真好吃。”

  淑太妃见她将整块糕点全部吃入嘴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是吧?那你再多吃一点,下次哀家再给你带些来。”

  “不用了,这是太妃娘娘亲手做的,臣妾怎么好意思……”

  淑太妃压根不听那么多,又拿起一块糕点递给她。

  杏仁嘴中的清香味还没散去,确实也有些馋。

  再加上长辈送的东西,作为晚辈拒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所以杏仁又拿过一块,这次小口小口的吃着。

  吃着吃着,她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起来。

  她扶着桌子站起身来,感觉四肢也有点无力。

  “不好意思,太妃娘娘,臣妾有些晕,可能需要去休息会儿。”

  淑太妃只是看着她,和蔼的笑容渐渐消失。

  杏仁看着淑太妃阴恻恻的脸庞,下意识感觉到不妙。

  紧接着,殿外突然传来了传唤声。

  “陛下到!”

  这不是雪阳宫的太监传唤的,因为盛景玉吩咐过,他来时不用传唤。

  所以杏仁经常被悄悄过来的盛景玉给吓到,却又无可奈何。

  那么显而易见,通报的太监,肯定是淑太妃的人手。

  杏仁正有些不明所以,只见面前的淑太妃沉下脸色来,蓦地抬手将茶杯给摔碎在地上。

  这就像是触发了一个信号,淑太妃身后的一个侍卫立马上前,将杏仁给架了起来。

  “太妃娘娘,您这是做什么?”

  直到现在,杏仁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淑太妃没有回答她,只是目光一直瞥着殿门的方向。

  殿门前,一道明黄色的身影疾步踏了进来,在看见里面的情景时脚步顿了顿。

  “呵,淑太妃,看来还是朕太小看了你。”

  淑太妃站起身来,面不改色道。

  “陛下,您知道哀家出现在这儿是为了什么,还请让行吧。”

  盛景玉沉默了下来,两人锐利带着杀意的目光在空中对视着。

  杏仁一点都听不懂两人之间的对话,什么小看,让行……

  盛景玉收回视线,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杏仁一眼。

  确定她没有受伤后,缓步踏上前。

  “朕本来以为,您会直接逃跑,倒是没想到,您竟然还有心情来挟持朕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妃子。”

  淑太妃冷笑道:“哦?陛下确定是无关紧要吗?”

  说完,她又朝架着杏仁的侍卫使了个眼色。

  侍卫立马从袖中滑出一把匕首,拔掉刀鞘,锋利的刀芒搭在了杏仁的脖颈上。

  她的脖颈纤细,看起来十分脆弱。

  那锋利的匕首只是搭在上面,就已经让她细嫩的皮肤渗出了丝丝鲜血。

  杏仁疼得倒吸了一口气,不敢说话,也越发不敢乱动。

  她怕她一动,这锋利的匕首就能要了她的小命。

  淑太妃道:“还请陛下止步,按照哀家的意思来。”

  杏仁这时才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淑太妃一反常态来找她,偏偏是在盛景玉去调查此次案件的时候。

  而后听盛景玉的语气,似乎是把淑太妃当成了一个罪犯。

  所以,现在就显而易见了,事情的真相就是,淑太妃就是布置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

  再联想到吃了杏花糕后浑身绵软无力的自己,难道……

  淑太妃来这儿的目的,就是为了挟持她?

  杏仁想要哀哀的叹口气,可是又不敢,怕再细小的动作,也会弄伤自己。

  她只能在心里欲哭无泪,自己真是什么事都能碰上,还总是拖盛景玉的后腿。

  盛景玉看着杏仁脖颈上渗出的血丝,和她惨白的脸色,垂在身侧的拳头蓦地握紧。

  这次是他的错,是他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才会导致杏仁再次受苦。

  他今天才说了不会再让她受委屈,结果没想到这么快就食了。

  盛景玉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沉着脸侧过身子。

  “你们走吧,但还请淑太妃记住,雪妃,必须毫发无损,出了城就得放了她。否则,朕是不会放过你的。”

  杏仁睁大了眼,没想到盛景玉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淑太妃。

  可是现在被挟持的人是她,她也没法反驳,只能任由身后的侍卫架着她慢慢往门前走去。

  淑太妃得意的勾起嘴角,跟在他们身旁。

  殿外还停着淑太妃来时的马车,淑太妃率先坐了上去,杏仁也被那侍卫架着弄上了车。

  好歹脖子上没有再架着刀了,杏仁掀开窗帘,往外看去。

  只见盛景玉已经走到了殿外,此时正皱着眉头望向她这边。

  马车缓缓行驶起来,盛景玉带着人远远跟在他们身后。

  杏仁坐在车中,同伪善的淑太妃无话可说。

  果然,淑太妃和盛光霁不愧是母子。

  两人都是这种人面兽心,善于伪装之人。

  杏仁现在能猜到淑太妃为什么要三番两次刺杀她和盛景玉了,大部分原因,肯定是为了她那个儿子吧。

  为了能让她的儿子盛光霁坐上皇位,所以处心积虑的想要谋杀陛下。

  她想过,能在宫中活到最后的女人,肯定不简单。

  只是没想到,是这样的最毒妇人心。

  不知道行了有多久,他们被守皇城的侍卫们拦了下来。

  但是很快,马车又继续行驶了。

  车外变得热闹起来,渐渐的,又远离了闹市。

  杏仁撩开窗帘往外看,这里已经快要出城了。

  淑太妃一直在闭目眼神,听见动静瞥了杏仁一眼,嗤笑道。

  “你别看了,哀家为了手中捏住陛下的软肋,是不会放你走的。”

  不放她走?

  那不是不守信用,出尔反尔吗?

  杏仁愤怒道:“你不放我走,陛下会放过你吗?”

  淑太妃淡然道:“有你在手中,陛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杏仁一噎,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你就这么笃定吗?”

  淑太妃继续闭上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哀家是过来人,这些情情爱爱,还是看得明白的。要不然,哀家也不会铤而走险,找上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