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抓捕淑太妃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马车停在了城门口,被守城的士兵围住了。

  淑太妃拿出令牌,士兵们却像是没看见一般,不为所动。

  淑太妃明白了什么,出了马车,看向后面骑在马上的盛景玉。

  “陛下!雪妃还在哀家手中,还请你乖乖放行!”

  杏仁还在她手中,盛景玉自然不会放她离开。

  “你把雪妃放了,朕就给你开了城门!”

  “陛下,雪妃要在哀家手中,哀家才会放心啊。你若再不开,哀家只有对雪妃动手了。”

  说完,马车里有了动静,一个侍卫压着杏仁下了马车。

  之前已经收起来的匕首也重新亮了出来,抵在杏仁的脖颈前。

  守城门的士兵见状,有些退却,目光询问的投向盛景玉,只等着他一声令下,再做出行动。

  杏仁想说,她不想离开京城,她不想和这个淑太妃一起离开,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可是她的喉咙被刀抵住了,她只要一说话,可能就会被割伤。

  所以杏仁只能干瞪着眼着急,朝隔着有一段距离的盛景玉挤眉弄眼。

  盛景玉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会让杏仁离开京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答应这种条件。

  一旦淑太妃等人脱离了城池的掌控,那么要想再救出杏仁,会难上许多了。

  “动手?你这是在威胁朕吗?你应该知道朕的性格,朕最不喜欢别人的威胁。而且,你现在若是杀了雪妃,你也出不了京城,留给你的,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盛景玉笃定了淑太妃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赌,因此语气很是轻蔑。

  然而事实就是,盛景玉说对了。

  淑太妃黑着一张脸,对盛景玉话中的笃定很是不爽。

  可是她还真的不敢下令让人杀了雪妃,因为她知道,她要是杀了雪妃,一定会跟着陪葬的。

  两人也算相处多年,对对方有一定的了解,盛景玉话中的真实性她毫不怀疑。

  一时城门口的双方僵持不定,谁都不肯退让。

  良久,杏仁一动不动的僵着都有些累了,很想要活动一下放松身体,淑太妃才终于有了决断。

  “开城门吧,在十公里外哀家会将雪妃放下,但在这之前,你们所有人都不许跟来。”

  十公里,大概需要一柱香的样子。

  等盛景玉骑马赶来,他们早就跑出很远了。

  盛景玉没有拒绝,只是朝李生点了点头。

  李生会意,高声喊道:“开城门!”

  士兵们领命,终于给淑太妃一行人放了行。

  杏仁重新坐回车上,稍微活动了一下筋骨,总算暗暗松了口气。

  这次的淑太妃没有食,出了城大概走了有一柱香后,就把她给扔在了地上,然后加快了速度往一个方向跑去。

  杏仁坐在地上,看着坎坷不平的道路和两旁的树林,撑着身子站起来,往来路走去。

  等走到一半,盛景玉赶来接她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杏仁。

  她身上沾着泥土,是刚才被扔下车时沾上的,看起来就像是到泥地里去滚了一圈。

  盛景玉皱着眉将她抱上马,搂在了自己的胸膛前,顿时衣襟前就黑了一片。

  “你没事吧?”

  杏仁看着自己的脏衣服把盛景玉的一身月牙白袍都给弄脏了,连忙推开他的怀抱。

  “我没事,陛下,我把您衣裳弄脏了。”

  “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

  盛景玉强硬的把她拉了回来,按在了他的怀里。

  杏仁还想挣扎,可是马儿突然跑了起来,让她不得不扑进盛景玉怀里,不让自己掉下去。

  他们回了宫后,盛景玉又增派了大量人手去抓捕淑太妃。

  这次盛景玉可谓是一点面子也没给淑太妃留,张贴告示,悬赏捉拿。

  不到一天,所有人都知道了,太妃竟然刺杀当今皇帝未遂,被发现后逃跑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个深海炸弹似的,荡起了千层水花。

  其中波及最深的,也是淑太妃的亲生儿子,王爷盛光霁。

  不过盛景玉马上就颁布了指令,说明盛光霁与此事无关,仍然是他的亲兄弟,让所有人不许以讹传讹。

  杏仁听到这一切的时候,正准备在御花园内摘些新鲜花朵做鲜花饼。

  几名臣子凑在一块儿讨论,没有注意到她,她也就下意识的听了满嘴。

  对于盛景玉如此维护盛光霁,她是早就猜到了的。

  只是他要杀盛光霁的亲生母亲,盛光霁领不领情还是另一回事。

  但无论如何,这两次刺杀的幕后主使找到了,以后可以稍微放松一下心。

  上次刺杀的关键人物是一个老嬷嬷,应该就是淑太妃身边的李嬷嬷。

  由于身份比较高的原因,所以没有查到她那里去。

  至于之前其他两次针对盛景玉的刺杀,杏仁怀疑可能也是淑太妃做的。

  具体情况如何,还是得先抓回淑太妃再说。

  杏仁想着,那几名臣子已经走远了。

  她这才奇怪起来,平时御花园内鲜少见到有臣子进来。

  杏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继续往御花园深处走,突然听闻一阵飘渺绝美的琴声。

  她也跟着傅君顾学过一小段时间的古筝,但那水平实在是太差,只会弹几首简单的。

  此时听着那与她弹奏的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琴声,杏仁没忍住心中艳羡,循着声音往那个方向走去。

  越过一处假山流水,眼前豁然开朗,是一栋凉亭。

  凉亭中摆放着一张有些眼熟的古筝,而它的主人,穿着一席白袍,双手行云流水般的在琴弦上拨弄着,甚是潇洒惬意。

  不是傅君顾又是何人?

  她在听着这曲子时,就在想,世上除了傅君顾外,哪里还有人能弹出这样绝妙的曲子。

  果然不出她所料,当真是傅君顾。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杏仁想着,小碎步跑了过去。

  傅君顾早就看见了她,对她投以一笑,然后继续专注的弹着这首曲子。

  杏仁就站在一旁看着,觉得甚是赏心悦目。

  待一曲结束后,傅君顾笑着站起了身来,把她想问的那句话先问了出来。

  “杏仁,你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