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七章.再入丞相府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来御花园摘些新鲜花朵,准备自己亲自做些鲜花饼吃。”杏仁如实答道。

  傅君顾来了兴趣,“鲜花饼?做好了给我带点如何?”

  傅君顾在她最艰难的日子帮了她许多,杏仁自然欣然答应了下来。

  “好啊,今天下午就能做好,我回去时送去丞相府吧。”

  盛景玉微微一笑,“何必这么麻烦,我也要晚上才回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吧,你顺便去我那里坐坐。”

  距离上次从丞相府回宫,杏仁已经有快半年没有再去过丞相府了。

  她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啊。”

  话落,她又把之前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今日御花园怎么那么多臣子啊?我虽然来的少,但是每次来,连一个臣子都没见到过。”

  盛景玉笑了笑,指了指一旁桌上的一些墨卷。

  “今日李侍郎邀请了很多人来御花园一聚,说是讨论文学造诣。”

  哦,原来是这样。

  想来邀请的都是文臣吧,才会喜欢这些附庸风雅之事。

  杏仁走近看了看那些墨卷,大部分都得体好看,但其中有一张,却有些惨不忍睹。

  难道还有武将来参加这种聚会?

  杏仁想着,把那副墨卷拿起来展开看看,字确实是丑得令人无法直视。

  “君顾哥哥,这字是谁写的啊?怎么会如此之丑?”

  傅君顾看了后也是憋不住笑意。

  “还能是谁,杏王啊。”

  杏仁下意识以为他是在说她,愣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宋然。

  现在宋然才是‘杏王’,由于封号已经赐了,不太方便改,再加上宋然本身不在意,还很喜欢,这封号就没改了。

  宋然学习了也有大半月了,所以,能写出这样的字,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字虽然丑,但看起来也是有天赋的,也不知道最近苦练了多少日子。

  但是,这文人之间的聚会,他来做什么?丢人现眼吗?

  杏仁不解问道:“他来做什么?我刚才怎么没遇到他。”

  傅君顾解释道:“杏王是李侍郎三请四催才给请来的,也不知道李侍郎在打些什么主意,非得把杏王喊来。然后之前杏王写了这副后,便先走了,所以你没看到他。”

  杏仁了然,只是觉得李侍郎有些不对劲。

  若说她对这李侍郎的印象,那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虽然上了几日朝,但现在她都分不清朝中谁是谁。

  只是这李侍郎似乎听着有些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

  杏仁低头挠了挠脑袋,目光掠过自己腰上的一个翠绿荷包顿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想了起来,这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是那日在马场观众席间,说她掉了个荷包,然后把荷包硬塞给她的那个姑娘。

  那姑娘说过她叫李婷婷,父亲是李侍郎,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自我介绍。

  杏仁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这荷包根本就不是她的,但是上面却绣了一个‘杏’字。

  总之荷包是谁的不清楚,但现在就是她的。

  “你不是要摘鲜花吗?我陪你一起去。”傅君顾主动提议道。

  “哦,好啊,我们一起。”

  被这些事一打岔,杏仁才想起来,自己来御花园是做什么的。

  两人在花丛间嬉笑着,一边聊天一边摘花。

  他们采摘的都是已经成熟的花瓣。因为花苞,还得留着继续开花才行。

  很快杏仁需要的量摘够了,得尽快回雪阳宫,赶在晚上前给做出来。

  傅君顾有些不舍,但还是同她道了别。

  牺牲了晚膳时间,杏仁终于把鲜花饼给做了出来。

  她正准备把鲜花饼给装好,却见盛景玉来了,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吃了吗?”

  杏仁没敢说自己没吃,只指了指用包裹包好的鲜花饼。

  “吃过了,吃了一些鲜花饼,这是我自己做的,陛下觉得怎么样?”

  盛景玉拿起一块尝了尝,点了点头。

  “还不错。”

  听了这评价,对于习惯了山珍海味的盛景玉来说,已经是不错的评价了。

  “那陛下,这些留给你,剩下的我带回家。”

  “嗯。”

  盛景玉接过被油纸包裹的鲜花饼,认真的拿在手中。

  杏仁准备回家了,刚准备和盛景玉道别,就听他突然道。

  “淑太妃已经抓住了,现在正在归途上。”

  杏仁见他似乎心事重重,不禁小心翼翼问道。

  “陛下准备怎么处置淑太妃?”

  淑太妃好歹也是先帝的妃子,还是盛光霁的生母,若是不干出这种事,那么肯定是一辈子富贵无忧的。

  可惜,这人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唯利是图,野心实在是太大了,落得什么下场,也都是说得过去的。

  盛景玉叹了口气,道:“赐她毒酒一杯吧。”

  毒酒,那应该是活不了了。

  杏仁已经猜到了这个结局,也不为淑太妃感到惋惜。

  毕竟,做错事,就要有承担处罚的觉悟。

  杏仁同盛景玉又腻歪的抱抱亲亲了一会儿,才终于提着食盒坐上了马车。

  马车刚行驶到盛元殿前,就停了下来。

  杏仁有些不明所以,只见面前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庞。

  “杏仁,去我车上吧。”

  杏仁想了想,吩咐车夫。

  “那你先自己回去吧。我晚点才回来,丞相大人会送我回去的。”

  “是的,娘娘。”

  于是杏仁上了傅君顾的马车,一起吃着鲜花饼,一边往皇宫外驶去。

  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正是寻常人家吃晚膳的时候。

  杏仁没有吃晚膳,早就饿了,此时只能拿鲜花饼垫垫肚子。

  傅君顾看出来她很饿,不禁笑道:“杏仁还没吃晚膳啊?你好久没有尝尝我府上的菜了,待会儿我让厨子给你做几道新学的菜。”

  听到吃的,杏仁感觉更馋了,连连答应下来。

  很快,马车就到了丞相府前。

  杏仁下了车,看着这熟悉的府邸,颇有感叹。

  这处府邸,是在她无处可去,最绝望的时候,收留了她的地方。

  她在这里也过得很开心,还认了傅君顾当哥哥,有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此时再次踏进这里,心境已然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