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宋然被赐婚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才扭了没几下,屁股上就被盛景玉打了一巴掌。

  “动什么动?安分点。”

  杏仁委屈道:“我这……不是怕影响到你看奏折吗?”

  盛景玉瞥她一眼,心思确实被搅乱了。

  “你安分点,就不会影响到朕了。”

  “哦……好吧。”

  杏仁撇了撇嘴,就这样坐在了盛景玉的大腿上,看着他批改奏折。

  对于国家大事她是一窍不通的,看着甚至还有助眠的效果,没一会儿就在盛景玉的怀里睡了过去。

  盛景玉感受到怀里沉甸甸的,低头一看,发现杏仁已经睡着了。

  看了一会儿杏仁甜美的睡颜,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唇上后就移不动了。

  她的嘴唇微张着,口中粉嫩小舌若隐若现,唇边还挂着可疑的晶莹水渍。

  盛景玉不自觉咽了咽口水,胸腔中心跳加快。

  正巧杏仁睡梦中无意识的嘤咛了一声,盛景玉再也忍不住了,低头吻了上去。

  杏仁是被硬生生憋气憋醒的,睁开眼看见盛景玉放大的俊颜,又是恼怒又是羞涩。

  她伸手去推盛景玉的胸膛,然而盛景玉正沉醉,丝毫不搭理她。

  感觉到他的手又开始乱动起来,杏仁很是无奈。

  “陛下,李侍郎求见。”

  还好,屋外一声传唤打断了盛景玉的动作。

  盛景玉停了下来,脸色不怎么好看,语气也有些冲。

  “叫他进来!”

  杏仁反应过来,赶紧从他腿上下来,坐到了另一张椅子上。

  她屁股刚沾上椅子,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了一名有点面生的中年男子。

  “拜见陛下。”

  盛景玉不耐烦道:“有什么事,快说吧。”

  李侍郎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了皇帝。

  再一看,雪妃也正坐在一旁,面如桃花,妩媚动人。

  只一眼,他就赶紧低下了头。

  雪妃娘娘可真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啊。

  连他这个年过半百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再一想雪妃面染红晕,难道是他来得巧了,打扰了陛下的好事了?

  李侍郎越想越觉得就是这样,要不然陛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恼怒他。

  想到此,李侍郎赶紧说出来意。

  “陛下,臣有一女,年芳十六,臣此次前来,是想替小女求一桩婚事。”

  李侍郎的女儿?

  不就是那个李婷婷吗?

  杏仁想起那少女的模样,还十分青涩,怎么这么早就要嫁人了。

  盛景玉本来就烦躁,结果听闻李侍郎就为了这事来找他,打断了他的好事,心中更是不爽。

  “求婚事你自己找媒婆去,你找朕是什么意思?要朕当你的媒婆吗?!”

  盛景玉发怒了,李侍郎慌忙跪下解释。

  “不是,而是此事特殊,因为小女喜欢的是王爷,所以才先来请求陛下赐婚。”

  盛景玉愣了一下,反问道。

  “王爷?哪位王爷?”

  “陛下,是杏王。”

  哦?宋然?

  他与这位没什么交集的弟弟,没有什么感情。

  如果是盛光霁的话,他是肯定不会同意的,而是要听盛光霁的意愿,才能做下决定。

  至于宋然,想起他一个正常男人,混在太监里,还与杏仁有过一些过往,盛景玉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行,朕同意了!明天上朝再议。”

  李侍郎本来没报什么希望的等着,他来这一趟也纯粹是被家中妻女给磨得不耐烦了,才答应进宫一趟。

  结果没想到,陛下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看来,这杏王也不像传闻中的与陛下关系那么好啊!

  李侍郎呆站在原地,盛景玉不耐烦的又喊了一声。

  “还呆着干嘛?还不下去!”

  “谢主隆恩,臣告退了。”

  李侍郎回过神来,赶紧叩拜后离开了。

  杏仁坐在一旁,观看了全过程。已经听懵了。

  所以……

  宋然就这样轻易的被卖了?

  连问都没问过他的意见,直接就要赐婚?

  所以感情那李侍郎前几日把宋然约出来聚会,就为了看看未来女婿是什么样子?

  可宋然那手字他也看见了,最后竟然还是来向陛下求赐婚,这是什么情况啊。

  书房内安静下来,杏仁正处于震惊和莫名其妙中,盛景玉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杏仁,过来。”

  杏仁不明所以的走了过去,却一下子被拉倒在了他怀中。

  “我们继续。”

  话音落下,然后热吻铺天盖地而来。

  傍晚,在盛景玉询问她要不要留在宫中时,杏仁坚决的摇了摇脑袋。

  虽然无羁神医和楚澜还没有从灵丘回来,但是她也不能待在宫中过夜。

  看盛景玉最近这状态,她的身份非常危险啊,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和盛景玉同睡一床。

  万一大半夜的,她睡得可死了,盛景玉突然脱她衣服怎么办?

  她这人雷都打不醒,等她醒了,说不定都直接被关进天牢里了!

  想到这儿,杏仁默默打了个寒颤,更加坚定了要回家睡觉的决心。

  盛景玉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下来。

  离开前,两人又是日常腻歪了一会儿,盛景玉才放了她离开。

  杏仁回到家中,楚母已经歇下来了,她没有去打扰她,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命人抬了温水桶来,她踏进浴桶里,缓解一身的疲倦。

  泡着泡着,她的眼皮耷拉了下来,马上就快睡着了。

  可此时,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点细微的动静。

  杏仁听得真切,不禁狐疑的转头看去。

  入目的是一身黑袍,还没看清脸,杏仁就已经吓得想要尖叫出声。

  结果那人反应很快,大掌快速的捂住了杏仁的嘴巴,让她的尖叫声被闷在里面,只发出不太大声的“唔唔唔”。

  这点声音自然唤不来人,杏仁心惊胆战的抬头看向这人,待看到他的真面目后,心中恐惧倒卸掉了大半。

  只见这人一张古铜色深邃的脸,脸上还带着邪肆的笑容,看得让杏仁恨不得抓花他可恶的脸。

  这么讨厌的人,除了厉尘,她还真的找不出第二个。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掰开厉尘捂住她嘴的手,恶狠狠开口。

  “你来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