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章.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来做什么?”

  厉尘视线扫过她淹没在水下的身体,目光越发暗沉。

  “陛下知道你是女子吗?”

  杏仁的心一下子绷紧了,她反问道。

  “你想干嘛?”

  厉尘轻笑一声,笑容邪肆。

  “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陛下的。只是,你应该拿什么来堵住我的嘴呢?”

  他自然不会告诉陛下,把到手的肥羊拱手让人。

  但如果,能因此捞到一些好处,也是很不错的。

  杏仁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意。

  深夜到访,还专门挑在她沐浴时进来,安的什么居心,用脚指头都能猜到。

  还应该拿什么堵住他的嘴?

  她要是有那家伙的话,直接就用那家伙堵他嘴了!

  杏仁愤愤的想着,越发将自己的小身子缩得紧紧的。

  “你就直说吧!”

  厉尘看着眼前诱人的一幕,喉咙沙哑道:“做我的女人!”

  话音一落,杏仁直接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这狗将军!

  果然就是觊觎她的美色!

  和苏妃有一腿还不够,还想来找她?

  杏仁直截了当的拒绝,“不可能的,你别想了!你要是再不走,我就喊人进来了。”

  厉尘早就料到这种结果,遗憾的叹了口气。

  “那我每晚来找你,你陪我聊一个时辰的天,总不过分吧?”

  一个时辰?

  她每天这么晚才回家,还聊一个时辰,还要不要她睡觉啦!

  杏仁讨价还价道:“最多半个时辰!多一息都不行!”

  瞧杏仁那坚定拒绝的模样,厉尘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对待。

  以往哪个女人不是见了他主动的扑上来的,可这女人这样对他,他也并不生气,反而心中颇为喜欢。

  厉尘觉得自己真是很奇怪,但他还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行吧。那我明晚再来找你。”

  杏仁有些诧异,没想到狗将军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这让她对他以往的赖皮糙汉形象,在心中稍微好了一些。

  厉尘是跳窗离开的,无声无息,怪不得刚才他进来时她毫无所觉。

  等他离开后,杏仁才赶紧从浴桶中起来,穿上了寝衣准备入睡。

  可今日发生这些事情,让杏仁颇为烦恼,又哪里能这么快睡着。

  想着厉尘说的每晚都要来找她聊天,她觉得头都大了。

  这狗将军,只要和他沾上关系,就没有一点好事!

  杏仁望着头顶上的床幔,在心中默默想到……

  翌日

  盛景玉去上早朝去了,杏仁在景安宫御书房内等他回来。

  结果没想到,这次等来的还多了一个人。

  那人带着面具,装扮同她之前当杏王时的差不多。

  “陛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

  盛景玉推门进来,那人紧跟在他身后,待看见书房内杏仁也在时,一下子愣住了。

  盛景玉脸色不大好看,冷声道:“朕已经赐下了旨意,哪里有收回来的道理。”

  宋然也十分倔强道:“可是臣不喜欢那个李婷婷!臣是不会娶她的!”

  此时杏仁也在这里,他拒绝得更加坚定了。

  “呵,朕一九鼎,你确定你要抗旨?!”

  “臣说不娶,就无论如何都不会娶的!还请陛下降罪!”

  两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肯落个下风。

  杏仁在旁听着,深深佩服宋然不怕死的勇气。

  可看着盛景玉明显盛怒中的脸,她怕他真的降了宋然的罪,赶紧站起身来打圆场。

  “陛下,宋然也不是故意顶撞您的,您别生气了。你们是两兄弟,有话好好商量嘛。”

  盛景玉闻气笑了,脸色更黑了。

  “不是故意顶撞?你是要站在他那一边了?也是,毕竟你们可是好-朋-友!”

  杏仁好心帮了倒忙,连忙解释道。

  “不是不是,我没有要站在他那边。”

  她朝宋然使了个眼色,劝说道:“你也是,你怎么能和陛下顶嘴呢?陛下是你哥哥,自然是为了你好。你也那么大个人了,是该娶妻生子了!”

  那个李婷婷她也见过,长得眉清目秀的,哪里不好了?

  而且她父亲是李侍郎,在朝中也算有些根基,能给宋然带来很大的帮助。

  宋然能有如此娇妻,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竟然还拒绝!

  宋然刚才还十分坚定的脸黯然了下来,他望着杏仁,眼中满是失望。

  “你就这么想要我娶了她吗?哪怕我不喜欢她?”

  他这些日子一直苦背诗书,就是为了能早日完成任务,好去找她。

  结果没想到,两人这么久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杏仁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宋然看向她的眼神就像她是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似的。

  如果她可以做决定的话,她当然不会为难宋然。

  可是这件事的话语权在盛景玉那里啊,宋然和盛景玉对着干,是不可能会有好果子吃的。

  所以,这件事她只能顺着盛景玉的意思劝他。

  “没事,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你看别人那些王公贵族,才十六七岁就已经有了妾室。你都二十一岁了,是该娶妻了。”

  宋然的表情越发黯然,他摇了摇头,垂首沉默。

  盛景玉在一旁冷眼旁观着,越看宋然越是不爽。

  他对杏仁的心思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要不是他是他弟弟,他早就把他赶走了。

  看着沉默的宋然,杏仁叹了口气。

  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该劝还是得劝。

  毕竟这件事盛景玉已经下了旨意,是不可能收回的了。

  以杏仁对盛景玉的了解,劝他除了让他更暴躁以外,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对宋然来说有害无益。

  杏仁自认为是在替宋然着想,哪怕宋然不领情那也没办法。

  “宋然,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会烦我,可是旨意已经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下达了,你若执意拒婚,那会得罪很多人的。”

  首先得罪的人,就是盛景玉和李侍郎,哪怕他不被处罚,以后在朝中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宋然沉默良久,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好。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我就听你的。”

  “陛下,雪妃娘娘,臣告退。”

  杏仁看宋然难受的模样,自己心中也不好受。

  可是盛景玉在一旁,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宋然落寞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