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二章.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听了傅君顾一席话,傍晚杏仁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车夫送她去了盛景玉赐给宋然的王府。

  有些矛盾,还是越早解决越好吧。

  扣响了杏王府的大门,仆人说去通报一声后就关了门,杏仁就在门外等着。

  没一会儿,门又开了,竟是宋然亲自出来了。

  “杏仁,你……你怎么来了?”

  宋然眼中隐隐的期待和失望交杂着,神情看起来十分复杂。

  不过看宋然似乎没有在生她的气,这让她稍微放松了一些。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我还没看过你的王府呢。”

  宋然此刻才反应过来,两人站在门外说话,确实不怎么妥当。

  “好,走吧。”

  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去牵杏仁。

  可行动到一半,就想起了早上杏仁说的,让他娶妻生子的话,动作不禁顿住了。

  杏仁看他别别扭扭的样子,心里有些无奈,一把扯过了他的袖子拉着往里走。

  “宋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自以为是的关心,我也知道你不想要娶李侍郎的女儿。可是,你想过,若是你抗旨,这件事该怎么收场吗?”

  “哪怕陛下不罚你,你这样也会得罪很多人的。你本来就在朝中根基不稳,这样下去只会更加艰难。”

  走着走着,杏仁突然就拉不动宋然了。

  她回头一看,宋然正站在原地,神情痛苦。

  “那就罢免我好了,我本来也不想当这个王爷!现在要让我娶我不喜欢的人,我当这个王爷还有什么意思?”

  杏仁今天来这儿不是想来和他争论什么的,闻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是我希望你能过得好好的。”

  宋然凝神专注的看着她,“娶了别人,我不会过得开心的。”

  话题到此,没有再继续谈论下去的必要了。

  杏仁也不再提这事,两人一起在凉亭中坐了会儿。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不应该管这件事。

  可是任由宋然和盛景玉闹起来的话,吃亏的肯定会是宋然啊。

  可是她的好意,似乎让宋然很不开心呢。

  哎,算了。

  宋然十分消沉,直到她要起身离开,才有了些许反应。

  他站起身来,神色黯然,想说什么,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你真正想过什么样的生活,还是你自己来决定吧。”

  安静的待了一会儿,她已经想开了许多。

  每个人的人生,是自己来过的,她插什么手呢。

  杏仁释然笑道,同宋然挥了挥手,坐上马车回了家。

  宋然送她到了府门外,遥遥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脑海里回荡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

  好一会儿,他才转身回去,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杏仁今日可以说是心力交瘁,回了房直奔床去,躺到了柔软的床榻上。

  终于可以好生歇息一下的她,闭上眼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一道声音如一道惊雷般在她耳边响起,她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说好的陪我聊天,第一天就食啊。”

  杏仁一下子坐了起来,这才发现床边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人。

  房间里昏暗得紧,只能透过窗外暗淡的灯光将这人的面部轮廓看个大概。

  “你吓死我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看清是厉尘,杏仁松了口气。

  虽然厉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好歹还不算是什么穷凶极恶之人。

  厉尘挑了挑眉,在床沿上坐下。

  “昨日答应我的,今天你就忘了?”

  被这么一问,杏仁才想起来昨晚自己答应了些什么。

  聊半个时辰的天。

  她和厉尘……有什么好聊的啊。

  她现在只想赶紧睡觉。

  厉尘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问道。

  “你不会是想翻脸不认账吧?”

  看厉尘一脸凶狠的模样,她哪里敢不认账。

  杏仁无奈的叹了口气,用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聊吧。”

  反正她是打算敷衍了事的,就看厉尘能聊多久咯。

  自己一个人也能聊得下去,那他就爱聊多久聊多久咯。

  杏仁打定了主意,也没那么烦了,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厉尘开口。

  厉尘轻笑一声,靠在了她对面的床背上。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

  一开口就是致命的问题,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难道说他流氓痞子,臭不要脸,狂妄自大?

  杏仁在心里吐槽着,别说,还真的十分爽快。

  但如果她真的这样说了,厉尘怕不是会打她吧?

  想到这儿,她小心翼翼的看了厉尘一眼。

  厉尘无奈道:“你有什么直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他知道自己肯定没给她留什么好印象,但也想听听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杏仁狐疑道:“真的?”

  “真的!”

  得了厉尘肯定的回答,杏仁这才放心下来。

  想了想以往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那她是恨得牙痒痒啊!

  此时有个这么好的机会,她还不得报复回来?

  想到此,杏仁也不嘴下留情了。

  “第一次见你,你就只知道喝酒,而后喝醉了还轻薄于我,由此可知,你就是个蛮横无理,粗鲁无礼的人。”

  “再后来,每次见你,都没有碰见过什么好事。你还和苏妃合起伙来陷害我,还想要杀我,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遇见你们!”

  厉尘越听眉头簇的越紧,他知道自己干过什么蠢事,但没想到在杏仁心中会如此讨厌他。

  “那事是我不对,还好你也没事。那除开那件事呢?”

  杏仁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从自大的厉尘口中听到道歉,一时有些惊诧。

  除开那件事……

  那就是在北塞了。

  他骁勇善战,勇猛无敌,是敌国闻风丧胆的存在。

  在她看来,厉尘并没有像别人所说的,仗着位高权重,有虎符在身,就功高震主什么的。

  从几次盛景玉被刺杀厉尘的态度看来,厉尘对于皇室的忠诚度应该还是有的。

  所以如果从其他方面来说,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那骂也骂了,是不是该说点好话?

  要不然他恼羞成怒,罔顾诺怎么办?

  “不过呢,作为将军,你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保卫了国家与百姓,是一位好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