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赐毒酒一杯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厉尘一愣,似乎没想到她竟然会说他的好话。

  “我们家世代将门,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我作为厉家子弟,征战沙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厉尘说得理所当然,可杏仁不这么认为。

  “但你拯救了许多百姓是真的,让军队少牺牲了许多士兵也是真的。只有好的将领,才能将牺牲减少到最大。”

  这些话厉尘经常从下属或者其他臣子口中听到,他都不以为然。

  因为他有自傲的资本,他天生就是为了战场而生的人。

  可这些话从杏仁口中说出来,那听起来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他这种自大惯了的人,竟然被夸得有点飘飘然,还有点不自在。

  “咳咳,那……还有呢?”

  厉尘咳了一声,声音中含着期待。

  还有?

  她根本就和他不熟,哪里来得那么多看法啊?

  杏仁催促道:“没有了,好了,你问完了吧?我要睡了。”

  厉尘看着杏仁眼底淡淡的青色,确实是看起来十分疲惫。

  他今天还算满意,也知道要循序渐进,没有再多勉强。

  “好,晚安,明晚再见。”

  这句话就像是噩梦一样萦绕在杏仁脑海里,她睁开眼恨恨的瞪着跳出窗外的厉尘,觉得他扰了自己的清梦。

  本来她都来了睡意,一想到明天他还要来,心中不禁起了些许烦躁。

  来吧来吧,她不搭理他就完事儿了!

  翌日

  杏仁起得有些晚,进宫时,早朝已经开始了。

  盛景玉一般下了早朝都是直接来御书房,所以她就直接在御书房内等着。

  结果等了许久,眼看着已经快要接近晌午了,盛景玉也没有回来。

  杏仁坐不住了,出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今日淑太妃被押送了回来,此刻盛景玉正在天牢里审问她。

  杏仁想了想,还是备轿赶去了天牢。

  天牢上次抓住刺杀盛景兰的刺客时,杏仁来过,是以侍读的身份。

  而今日不过时隔半年,她的身份却成了妃子,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天牢门口守着的侍卫见豪华的轿子上下来一名身穿宫装的绝美女子,女子戴着银色面具,宫中只有一人符合她的形象。

  故此,哪怕士兵们都不认识她,但通过她的形象,也猜出了是何人。

  “拜见雪妃娘娘!”

  杏仁也有些诧异自己竟然会被认出来,但这样也好,省的她解释。

  “我可以进去吗?”

  侍卫们面面相觑一眼,此时天牢里正好走出来一人,还是昨晚才见过的。

  “让她进来吧。”

  厉尘今日精神奕奕的,倒是看起来比她精神了许多。

  杏仁想着自己因为他扰了清梦,晚上没有睡好,掩在面具下的眼狠狠的瞪了厉尘一下。

  厉尘不以为意,反而勾起了一个微笑,然后在前面带路。

  杏仁见人走了,赶紧跟了上去。

  淑太妃被关在地下一楼里,那牢房与第一层楼的截然不同,要大得干净得许多,应该关押的都是非常有身份的人。

  此时淑太妃衣着整洁,还算体面的待在里面,盛景玉正站在她的身前。

  “说说,这几次谋杀你是怎么策划的?有哪些人参与。”

  淑太妃闻嗤笑了一声,“哀家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吗?还好几次!别什么事都往哀家身上推。”

  “呵,那就不说以前的,这次是你做的吧。”

  淑太妃脸色变了变,看了一眼后面进来的杏仁和厉尘二人。

  “你既然早就笃定了是哀家做的,又何必再来问哀家?我想,哪怕我说不说,都只有死路一条,那我何必还多说什么?”

  盛景玉闻笑了笑,像是猜到了这种结果。

  “那就赐毒酒一杯吧,纪念你好歹也服侍过先帝下场,给你留个全尸。”

  说着,他回头吩咐人去取毒药,自然也看见了正守在牢门外的杏仁。

  杏仁正和厉尘凑在一起,俩人的距离近得让盛景玉心中很不舒服。

  他直接把人给拉了过来,拉到了自己身边。

  “你怎么来了?”

  杏仁如实道:“我想来看看。”

  她看了面前坐在地上的淑太妃一眼,哪里还能见到前些日子的意气风发。

  所以,哪怕是太妃,也不能赦免,毕竟盛安朝里只听盛景玉一个人的。

  “陛下。”

  没一会儿,有个侍卫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了,盘子上放着一个青花瓷瓶。

  一直看起来都比较淡定的淑太妃,见了这青花瓷瓶,才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我是太妃!是先帝的女人!你这样做是大逆不道!”

  盛景玉冷笑道:“大逆不道?你三番五次派人刺杀朕,还派人刺杀杏王,那时候你怎么不说自己大逆不道!若是我父皇泉下有知,恐怕恨不得亲自灌你一杯毒酒吧!”

  听他说起先帝,淑太妃眼神闪了闪,确实有些心虚。

  可是让她就这样乖乖等死,那是不可能的。

  盛景玉看出了她的想法,直接派人上前来将她押住了。

  他打开那枚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红色的药丸。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淑太妃恍然一瞥,浑身都忍不住颤了一下。

  “鹤顶红……盛景玉,你不能这样!光霁是我的亲生儿子,你难道想你们两兄弟因为我反目成仇吗?!”

  盛景玉走向淑太妃的脚步顿了顿,而后悠悠叹了口气。

  “我相信王兄能理解我的做法的。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有个这样的母亲。你做的事,已经足够你死八百回了,这样死,已经是看在王兄的面子上,给你留个全尸。”

  说着,他在淑太妃恐惧的眼神中,不断逼近。

  淑太妃脸色慌乱,哪里还能看出什么慈祥和蔼,杏仁觉得自己以前肯定是眼瞎了。

  虽然说淑太妃是罪有应得,可这一幕杏仁还是不敢看。

  她背过身去,连耳朵也捂住了,就怕听见太过凄厉的嘶吼。

  结果,盛景玉正准备动手,却听突然有狱卒前来报道。

  “陛下,王爷求见。”

  盛景玉一愣,下意识问道。

  “哪位王爷?”

  现在京城有两个王爷,一个是宋然一个是盛光霁。

  而显然意见的,挑在这个时间来的,自然是盛光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