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琴音画荷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在宫里住了几日,盛景玉果然如他所说那般老老实实的,没有什么越举行为,这让她放心了许多。

  这日午后,盛景玉正在处理政事,杏仁则带着古筝去御花园学琴。

  仍然是在那处凉亭内,只是与往日大有所不同。

  凉亭四周环绕着池塘,前些日子池塘里只飘荡着些荷叶和浮萍。

  荷叶上的花苞含苞待放着,像是迫不及待的就要冲出来。

  不过两日,花苞就如同冲破了束缚般,急速生长着,长满了池塘,远远望去一片粉粉嫩嫩,生机扑面而来。

  杏仁一边练琴,一边闻着空气中的清香,只感受到心旷神怡,格外悠闲自在。

  可能是因为听闻池塘荷花开的缘故,今日有不少人前来赏景。

  除了宫里的娘娘外,还有一些儒雅文臣路过。

  傅君顾为了避嫌,没有挨在杏仁身旁,而是默默站在一边。

  遇到杏仁有不会弹的地方,就多费些口舌讲解,没有像往日那样手把手教习。

  杏仁弹得磕磕绊绊,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惟恐扰了赏景人的心情。

  没想到的是,她这寒碜的琴声,还真的吸引了人前来驻留。

  不,可能不是吸引,可能只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能弹出来这样的琴声吧?

  杏仁心虚的想着,只见那人越过丛林而来,露出一席淡绿色的襦裙。

  那人神色带着探寻,精致大方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笑意,那笑意在看见她时顿了一下。

  杏仁虽然戴着面纱,可宫里无人不知只有雪妃娘娘才会作这样装扮,所以琴音应该是认出她来了。

  她手下动作不停,率先打了个招呼。

  “琴才人!”

  琴音脸色恢复了正常,小碎步迎了上来。

  “琴音见过雪妃娘娘,娘娘真是好雅兴啊。”

  上次见琴音,还是她准备去灵丘山的那日。

  结果运气不太好,十分倒霉的被盛光霁给抓了去,差点就丢了贞操。

  等到再见,她还是雪妃,仿佛就真的只是回了娘家一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杏仁心下感叹,这才注意到琴音手中还拿着卷轴。

  “琴才人这是在做什么?”

  琴音微微一笑,淡然道:“听闻这片荷花开得正好,琴音准备将此副美景给画下来。”

  琴音作为凤来阁花魁,那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听闻她要作画,杏仁来了兴致。

  “好啊,那我看着你画。”

  琴音微微一笑,将画板立好,然后在凉亭里坐下。

  杏仁琴也不弹了,就在旁边看着。

  “坐下吧。”

  傅君顾拿来一张凉椅,杏仁不好意思的道了声谢。

  “这有什么。”

  傅君顾柔声道,两人的互动让还没落笔的琴音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琴音开始落笔了,两人都安静下来,怕打扰到她作画。

  杏仁对有才华的人一向都十分欣赏,看美人作画,那一举一动也是十分令人赏心悦目。

  杏仁看得认真,恍惚间觉得面前这块画布上似乎与眼前的景象慢慢重叠了起来。

  惟妙惟肖,逼真动人。

  不愧是才女啊,杏仁感叹着。

  等到琴音快作完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

  杏仁见画快完成了,才回过神来,骤然想起自己这么久没回景安宫,盛景玉会不会出来找她啊?

  杏仁想着,刚准备站起身与琴音傅君顾二人道别,就听凉亭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朕还以为你迷路了,连家都找不着了。”

  杏仁侧头一看,盛景玉正踱步走近了凉亭,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杏仁通过这么多次的经验,看出来他已经生气了。

  想起惹盛景玉生气的后果,杏仁赶紧迎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解释。

  “不是啦,我只是在看琴才人作画,有些看入迷了而已。”

  盛景玉看着挽住他的小手,再看杏仁一脸可怜的模样,原本憋着的闷气一下子消了下去。

  “以后你做什么,哪怕你不回来,也要派个人来和朕禀报一声啊。”

  “嗯嗯,好的好的。”

  听着盛景玉的说教,但语气已经柔缓了许多,杏仁连连点头。

  盛景玉看她乖巧的模样,甚是满意,这才将目光转到这次让杏仁不回宫的罪魁祸首上。

  看清那画上画的什么,他眼中含上欣赏,走近仔细瞧了瞧那画布。

  “画得不错,形有了,意境也有,只是这花朵,似乎太过冷淡,少了些许生动。”

  琴音刚才呆住了,此时才反应过来,连忙行礼。

  “拜见陛下,嫔妾画的不好,多谢陛下指教。”

  盛景玉伸手虚抬了一下,淡然道。

  “才人何必妄自菲薄,以你的才情,京城中的女子,恐怕确实找不出第二个。”

  琴音面上一红,又看了杏仁一眼,悄悄退了两步,拉远了同盛景玉的距离。

  “多谢陛下夸赞,嫔妾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嗯。”盛景玉点点头,不再说话,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杏仁看着两人不同寻常的互动,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自在。

  特别是看着盛景玉伸手去扶琴音时,虽然并没有碰到琴音的身子,可她心里还是不太舒服。

  所以,难道她和宋然、傅君顾这样接触时,陛下心里也是这样的感受吗?

  杏仁回想着刚才那种酸得有些发涩的滋味,顿时理解了盛景玉之前为什么会发那样大的火,还不带理人的。

  她决定,自己以后也要多注意这方面。

  可是,现在难受的是她啊。

  杏仁悄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无意识的踢了两下。

  “雪妃。”

  盛景玉突然出声唤她,只是这称呼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好一会儿,她才抬头傻傻的“啊?”了一声。

  盛景玉看着明显有在走神的杏仁,有些无奈。

  “你觉得朕举办一个诗会如何,就在这儿,以这满池荷花为题,让大家交流切磋一下。朕再添个彩头,也算为他们助兴一下。”

  杏仁觉得很有趣,再看盛景玉宠溺的眼神,一下子就将刚才心中的苦涩给抛到了脑后。

  “很好啊!那举行了诗会,臣妾也可以跟着来学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