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凉亭诗会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声笑了一下。

  “嗯可以,你这么笨,是该来看看别人是怎么作诗的了。”

  什么啊!

  以前说她聪颖,现在又说她笨,男人都是说变就变的吗?

  杏仁噘着嘴,很是不认可这句话。

  “雪妃娘娘机智聪颖,只要肯下苦心学,一定也能行的。”

  还好傅君顾在旁笑着搭了句话,让杏仁心中好受了许多。

  她瞪了盛景玉一眼,那眼神就仿佛在说“你看,怎么样?有人夸我呢!”

  盛景玉看着欣欣自喜的杏仁,无奈的牵住了她的手。

  “好了,跟朕回去。”

  在他面前和别人眉来眼去,要不是看她那傻乎乎什么都察觉不到的模样,他一定得好好惩罚她一下。

  杏仁几乎是被拽着走的,她连和琴音傅君顾好好道别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匆忙挥了挥手。

  傅君顾看着相处亲昵自然的两人,眼中黯然下来,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站在一旁的琴音倒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十分羡慕两人的相处方式。

  堂堂一国之君,没想到,也会有这样又温柔,又小孩子气的一面。

  上一次见到这种情形,还是她被苏妃欺辱,杏仁挺身而出救她的时候。

  陛下赶来救下杏仁,两人紧紧相拥的模样在她脑海中徘徊了许久。

  但是后来,杏仁消失了。

  像是从来都没有过这个人一样。

  像是所有的一切,所有的温柔,都是她的错觉……

  琴音叹了口气,摇摇头将脑海中的画面拂出脑外。

  她怎么会突然想到杏仁了?

  明明杏仁和雪妃,两人截然不同。

  虽然有一些身形体态的上的相似,可是他们一男一女,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唯一的共同处,可能就是盛景玉对待他们的态度吧。

  都是眼里含着柔光,神情专注,仿佛除了她再也容不下另外一个人的感觉。

  可这一切终究是错觉罢了,没了杏仁,还会有雪妃。

  没了雪妃,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其他妃子。

  这就是帝王的寡情,她一时之间竟然为杏仁觉得有些不值。

  所以,杏仁是因为陛下的缘故,才离开的吗?

  她现在在哪?过得好不好?

  她知不知道宫中有人一直挂念着她?

  琴音看着两人消失不见的方向,愣愣的出了神。

  两人一离开后,傅君顾表情也淡了下来,没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此处,留琴音一人呆呆的站在画板前。

  *

  盛景玉的执行力很强,说要举行诗会,没过两天就举行了。

  诗会仍然是在御花园中的凉亭里举行,按照盛景玉说的,以满池荷花为题。

  今日天气有些炎热,杏仁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襦裙,披了一件白色的轻纱。

  行动间,雪白的玉足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吸人眼球。

  她挽着盛景玉到场时,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可那些人碍着身份,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只偷偷瞥了两眼,就面红心跳的垂下了眸。

  此间,唯有一人,那是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盯着杏仁看。

  看得杏仁狠狠的瞪回了他两眼,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盛景玉暗暗看了宋然一眼,只道自己给他安排个婚事真是做得最对的决定。

  这现在都有未婚妻了,还敢当着他的面,直接无视他痴迷的看着杏仁。

  要不是他真是他弟弟,他非得让人把他拖下去,狠狠打个三十大板也不为过。

  杏仁感受到盛景玉的低气压,主动牵着他往最中间的座位走去。

  “陛下,我们走吧。”

  她糯糯的说道,心中却在埋怨宋然。

  盛景玉这么爱生气,宋然还偏偏来招惹她,是嫌他自己的日子还不好过是吧?

  还好盛景玉气压慢慢回升,在被她顺了一下毛后终于恢复了正常。

  “今天以荷花为题,只要是能表现出此处意境的,无论是诗、画,还是其它什么,都可以。”

  “今天的彩头呢,是朕珍藏的一套诗集,希望大家踊跃参与。开始吧。”

  盛景玉淡淡的宣布了开始,众人立马就开始看着眼前这幅美景思考起来。

  杏仁坐在盛景玉身旁的位置,看着众文臣们低声讨论,这才发现今日来的不仅是臣子,还有一些女眷。

  这些女眷们个个都蒙着面,看不出来长得什么样貌。

  杏仁晃了一眼,便不再看,也不怎么感兴趣。

  可她不感兴趣,却有一个女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杏仁刚开始还没太在意,直到那目光盯得有些久了,她才有些莫名的回过视线去。

  那女子面上蒙着白纱,身材娇小,露在外的一双杏眼秀气斯文。

  杏仁觉得这双眼睛有些熟悉,可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此时已经有人作出了第一首诗了,将宣纸摊开,展现在大家面前,然后自得的念出自己的诗句。

  念完后,底下众人有叫好的,也有其他异议的。

  最终,大家将视线聚集到了坐在主位的盛景玉身上。

  盛景玉微微蹙着眉,说出自己的看法。

  “诗的文字用得恰到好处,描述出了此处的美景。可也是仅此而已,其中的意境太过浅显,还需要多多琢磨一下。”

  写诗那人得了评语,有些沮丧,拿着笔又跑到池塘边上去细细琢磨了。

  有了这人的前车之鉴,大家不敢再思考得太快,也细细打量着这其中的意境来。

  杏仁听着他们的谈论甚是有趣,一时连那道视线都忽略了。

  直到盛景玉忽然提到了宋然,她才蓦地感觉到那道视线突然变得强烈起来。

  “杏王,你怎么不说话,朕看看你写了些什么?”

  宋然突然被喊到,脸色不太好看,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陛下,臣没写什么,还没想出来。”

  “没事,你可以说说你的见解。”

  盛景玉今日颇有番针锋相对的意思。

  杏仁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紧张,而此刻那道视线的主人也站了出来。

  “杏王,你别不好意思,婷婷可以陪你一起想的。”

  婷婷?

  李婷婷?

  感情刚才一直看着她的这女子是李侍郎的女儿,也是宋然的未婚妻啊。

  她……一直看她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