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香囊惹出的天大误会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琴音看着那张令她魂牵梦萦的脸蛋,恍惚中似乎真的回到了从前,看到了杏仁一般。

  可是,雪妃是女子,而侍读大人,是男子啊!

  两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是一个人。

  那么,就只有一种说法了……

  之前她就觉得两人有些相似之处,如今见了,更是觉得两人身上绝对有着什么紧密的羁绊。

  或许,两人是兄妹,或者其他拥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也不一定。

  那么,雪妃是不是会知道侍读大人的下落?

  想到这儿,琴音只觉得自己的心蹦蹦的快速跳动了起来。

  此时盛景玉也反应了过来,连忙起身将地上的面纱捡了起来,给杏仁重新戴上。

  “胡闹!李侍郎,请你看好你的女儿!”

  他斥责出声,吓得李侍郎赶紧上前来将李婷婷给拉走。

  “陛下恕罪!雪妃娘娘恕罪!是臣没有管教好女儿!还请陛下和娘娘宽恕小女的无礼!”

  李婷婷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李侍郎的束缚。

  “爹!你放开我!快放开我!我今天就要让所有人看看这个雪妃的真面目!”

  杏仁才将面纱戴好,心中有了一些安全感,却听李婷婷指名道姓的骂她。

  真面目?

  她……她怎么了,她做什么了?

  怎么说得就像是她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杏仁正有些莫名其妙,只听盛景玉开口了,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怒气。

  “李婷婷,朕念在你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又被杏王当众拒了婚,所以顾及着你的颜面。若是你仍然要执迷不悟,子虚乌有的针对雪妃,那么朕,也不会因为你受害者而轻饶了你!”

  闻,李婷婷狠狠的颤了颤,而后猛的甩开李侍郎的手,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陛下,不是这样的!臣女没有子虚乌有的针对雪妃!”

  她使劲摇着头,一边指着杏仁一边哭诉。

  “陛下!请您看看雪妃腰间佩戴的那个香囊!是不是翠绿色的,上面还绣着一个杏字!”

  闻,众人的目光都一下子齐聚在了杏仁的腰间。

  杏仁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身子,然后目光也往下,落在了自己的腰上。

  那里此时确实正佩戴着一枚香囊,上面也确实绣着一个杏字。

  这是那日蹴鞠大会上,她在观众席内捡到的。

  不对!

  说是捡到,其实是……

  杏仁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当时是李婷婷叫住了她,说她有东西掉了。

  她回头一看,只见李婷婷手中正拿着一个香囊。

  那不是她的东西,她立马就拒绝了。

  可是李婷婷却非得将那香囊塞给她,还说上面绣着一个杏字,肯定就是她的。

  想到此,杏仁已经大概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事情经过就是:

  李婷婷喜欢她,不,准确来说是杏王,然后就把香囊装作无意的送给了她。

  可后来宋然当回了王爷,李婷婷并不知道,还一直以为他们就是同一人,于是让陛下赐了婚。

  那现在的结果就是,李婷婷看见了她身上佩戴的香囊,肯定就误以为,这是宋然送给她的,然后就猜测他们两人之间有点什么。

  杏仁理顺了事情经过,顿时觉得头都大了。

  果然,等大家打量够了,确实有那么一枚香囊后,李婷婷又开始哭诉。

  “这是臣女在蹴鞠大会上送给杏王的香囊啊!怎么会在雪妃娘娘手里?这是臣女一针一线缝出来的,是臣女的心意,却被转送给雪妃,真心让这两人如此践踏!”

  李婷婷哭得凄惨,连杏仁都听着不忍心起来。

  可这事她该怎么解释啊?

  这完全就是一个乌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啊!

  杏仁扯了扯盛景玉的袖子,露在外的一双眼满是为难。

  盛景玉在听完李婷婷所说的后,也大概猜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很是无奈。

  他是没想到,杏仁不过是去打了场蹴鞠,竟然就招蜂引蝶被女子给惦记上了。

  他的宝贝真是吸引力太大了,他除了防止男人靠近她以外,现在还得防女子。

  盛景玉不仅感叹,杏仁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奇特的存在啊?

  可是,现在这样奇特的人,只属于他一个人。

  现在场中气氛正紧张,可盛景玉竟然还有心情勾了勾嘴角。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婷婷看到这个笑容,顿时更委屈了,只觉得世界待她如此不公。

  她这么难受,可皇帝还能笑出来。

  笑什么?

  笑她傻,还是笑她自作多情?

  李婷婷想着,心中一片心灰意冷。

  “咳咳,这件事呢,其中有些误会。”

  盛景玉咳了两声,还真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李婷婷喜欢的又不是宋然,若是还将两人强行绑在一起,确实有些不太妥当。

  可在李婷婷看来,宋然就是杏王,就是她喜欢的人,这是整件事最棘手的地方。

  还有现在他还得解释,这个香囊又是为什么会在杏仁这里的。

  处理惯了国家大事的盛景玉,遇上这种情感题,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算妥当。

  偏偏这婚事还是他一手促成的,必须得给个交代。

  看盛景玉说了一句话后就陷入了沉默,杏仁有些暗自好笑,陛下也有遇到处理不来的事的一天。

  她想了想,觉得这件事还是得她来出面解决。

  “嗯……这件事呢,其实很简单。这个香囊,并不是杏王给我的,而是我自己捡到的。也是蹴鞠大会那日,我去南三所有点事,正巧就在那里捡到了这个香囊。想来应该有下人可以作证,那日在南三所遇见过杏王吧。”

  此时宋然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看着凉亭内众多一脸八卦的臣子们,才惊觉这样会给杏仁带来多大的危害。

  哪怕此事不是真的,只是一个误会,可只要传出去,恐怕也够整个朝堂闲谈许久,让杏仁的名声受损。

  想到此,宋然赶紧出声附和杏仁说的话。

  “是的,那日我确实去过南三所,找一名……叫做宋然的太监。我也没有留意到这个香囊,或许确实是那时候掉了吧。”

  连人名都精确了下来,众人收敛了疑惑,心中已然相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