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八十章.宋然退婚成功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李婷婷的脸上有丝尴尬,面上有些挂不住了。

  她脸色是红了又白,才扭扭捏捏的站起了身来。

  “对不起,雪妃娘娘。是我没有弄清楚,请娘娘恕罪!”

  这压根不算是李婷婷的错,只是这其中原因没法说。

  杏仁也不怪罪她,甚至还帮着她在盛景玉面前说好话。

  毕竟刚才盛景玉已经发怒了,若是她不出面,李婷婷很有可能会受罚。

  “陛下,这件事就是个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李姑娘心直口快,大家就当一个小插曲吧。”

  李婷婷一愣,似乎没想到她竟然会帮她说话。

  她刚才那样对她,换作其她妃子,恐怕早就怒发冲冠了。

  然而雪妃娘娘,竟然还帮着她说话,真是个人美心善之人!

  李婷婷心中生了愧疚,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盛景玉刚才确实动了怒,但念在李婷婷是个女儿家,而且岁数还小,在听了杏仁一番话后,他已经情绪稳定了许多。

  但惩罚,还是要有的。

  “杏王,你是不是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

  宋然突然被喊到,面上一愣,而后有些欣喜,连连点头。

  “陛下,是的。李姑娘很好,只是臣已经心有所属,所以不能接受。也希望李姑娘能真正寻一个好郎家,臣愿意祝福她。”

  这事他知道自己也有不对,受伤的是姑娘家,所以他也把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

  李婷婷面色灰暗,眼眶里已经红了,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再开口。

  事已至此,她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皇帝要说什么了。

  果然,盛景玉听了宋然的回答后,又看向了正沮丧的李婷婷。

  “李姑娘,你也听见了,杏王拒婚,所以你们这桩婚事,就到此结束吧。至于杏王抗旨,朕就罚他半年的俸禄,并且加重学业任务。”

  “杏王,你看如何?”

  好不容易推了婚事,宋然已经满足了。

  听了惩罚,面不改色的低头谢恩。

  “谢陛下谅解。”

  李侍郎叹了口气,也行礼谢罪。

  李婷婷抽抽噎噎着,好歹没再闹了。

  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她恐怕少不了被嘲笑一番,令家里蒙羞。

  想到此,她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被情爱蒙蔽了双眼,却连累了什么事都尽量满足她的父亲。

  看着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却哀哀谢罪的父亲,李婷婷突然就想通了。

  “多谢陛下,臣女从此,不会再干涉杏王大人了。”

  这场闹剧到此,当事人双方总算解脱了,宋然如愿以偿。

  大家吃了口大瓜,也更是精神抖擞,接下来的诗会讨论得十分激烈,似乎是为了缓解之前的尴尬。

  杏仁也终于松了口气,为宋然,也为李婷婷。

  通过此次,她是看清楚了。

  两人根本就不合适,若是强行捆绑在一起,那最终会两败俱伤。

  还好现在处理清楚了,要是等到真的成亲了,两人心中心结未解,想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不过经此一遭,她是没有什么闲情再去仔细听诗会了。

  傍晚,盛景玉说有要事要处理,夜里就不去雪阳宫了。

  难得的,今晚没有缠着杏仁要和她一起睡。

  杏仁松了口气,自己总算可以放松下来,自由自在的泡个澡,想泡多久就泡多久了。

  再来,晚上睡觉也不用再束缚着裹胸了,怎么轻松怎么来。

  杏仁禀退了翠竹和伺候的宫女们,自己褪了衣服,踏进了浴池里。

  一身的汗气和燥热,随着温度适宜的池水全部散去

  她懒洋洋的靠在池子边上,甚是惬意。

  撩起些许水花落在臂膀和胸膛上,淡去了夏日的暑气,格外沁人心脾。

  夏天泡澡是一种享受,泡了许久,杏仁根本就不想从池子里出来。

  结果可能是有人等得太久了,实在忍不住了,才清咳了两声提醒她。

  杏仁原本正懒散得紧,听闻这声咳嗽,吓得直接将整个人都缩进了水里。

  “谁!谁在外面!”

  那咳嗽声似乎是从床榻那边发出来的,杏仁质问过后,连忙粗略的擦了身子,将寝衣给披上。

  来人肯定不会是盛景玉,因为他今夜说了不会来。

  那来人会是……

  杏仁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喜欢大晚上来找她的,还从来不打招呼的,总是偷偷摸摸溜进她家的,除了厉尘,还有谁啊?

  杏仁将裹胸裹好,衣服穿好,没什么好脸色的走了出去。

  “你怎么又来了!”

  果不其然,厉尘正坐在她的床榻上,手中还拿着一本书籍。

  杏仁视线一转,落在她的枕头上。

  此时那里已经被掀开了,枕头下面空空如也。

  “厉尘!你怎么能随便动别人的东西!”

  杏仁愤愤吼道,然后冲了上去,将书夺了下来。

  这还不够,她还怒气冲冲的抱怨。

  “你家人没教过你,别人家的东西,特别是别人的隐私,是不能随便乱动的吗?!你坐在我床上也就算了,怎么还动我的枕头!”

  厉尘本来带着笑意,正准备打趣杏仁一番,听了这话。面色蓦地冷了下去。

  “我没有家人,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世代镇守边关,终日在战场上厮杀。战场无情,不可能会有人永远胜利。他们……也一样。”

  杏仁还从来没见过厉尘这般严肃的模样,愤怒淡了下去,一时觉得是不是自己说的那些话真的有点过分。

  她眨巴着眼睛,有些心虚的糯糯道。

  “那厉家,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才刚问出口,她就惊觉自己问的就是废话。

  厉紫嫣是他表妹,自然也算是厉家人啊。

  果然,厉尘摇摇头道。

  “还有一些小辈,厉紫嫣你应该知道,是我的表妹。”

  “哦哦哦。”

  杏仁急忙点点头,看着不同以往的厉尘,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不说话,现在的气氛又很尴尬。

  她只好起身,将手中的书给放好,活动一下,缓解一下气氛。

  “我没有其它的意思,只是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不好意思。”

  主要动的这东西,还是她见不得人的话本,所以她才会那么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