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八十一章.爱不释手的玉足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厉尘也没有要怪罪杏仁的意思,他知道她为什么这样生气。

  不,不应该说是生气,而是恼羞成怒。

  提起这茬,厉尘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神态。

  “倒是臣没想到啊,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雪妃娘娘,竟然喜欢看……”

  说到这儿,厉尘故作神秘的笑了一下,看得杏仁心中的那一点愧疚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管我爱看什么!你真是太过分了!你擅闯我寝殿不说,还动了我的东西,你信不信我马上叫人把你撵出去啊!”

  杏仁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觉得自己的一点小爱好被发现了,心里那块遮羞布被扯了下来,袒露在了一个讨厌的人面前,让人很是难受。

  厉尘面不改色,不为所动的坐在床榻上,甚至还懒散的往后一趟,靠在了她的床背上。

  “雪妃娘娘真是好大的脾气呢,哎,我还是更喜欢以前的雪妃娘娘啊,哦,不对,那时候是叫做杏仁侍读。”

  话里的威胁听得杏仁眉毛一竖,恨不得咬他两口。

  若是换做以前,她确实会马上认怂。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件事被厉尘拿出来说过太多次,说得她都麻木了。

  她只想说,爱去告状就去告,她现在不想搭理他是真的,想咬他也是真的,什么都不想顾及了。

  “你爱去告就去告吧,呵呵!逮谁咬谁的家伙!”

  其实想咬人的是她,但是想了想,咬人的那是什么?

  是狗!

  她还是不争了,就让给厉尘这个狗将军吧!

  厉尘眉头挑了挑,没有生气,反而似乎觉得十分有趣。

  杏仁看他那模样,准是没什么好事。

  “你快走开,别坐在我的床上!”

  她直接爬上床,用脚使劲的想要把厉尘的身子给踢开。

  可厉尘是什么体型?

  牛高马大的壮汉啊!

  哪里能让杏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给踢下床?

  他稳稳当当的往后一趟,身子一动不动,如一座高山般不可撼动。

  “让我走?你得先陪我聊了天啊。我的规矩你忘了?”

  聊天?

  聊天不就是起了费口水的作用吗?

  为了省时间,杏仁简直就想直接吐口水在他脸上。

  当然了,也只是想想,她是不会做出那么没素质的事情来的。

  “你那规矩在我家也就算了,现在这是在宫里啊,你怎么哪里都能翻墙进来?你快走吧!要不然待会儿陛下来了,我第一个把你推出去!”

  她不耐烦的又踢了厉尘两脚,嫌弃的表情就差没写在了脸上。

  “呵呵,陛下不会来的,他现在正忙着呢。”

  厉尘也不恼,只一掌握住了她两只纤细的脚腕,大拇指微微摩擦着那细嫩的肌肤。

  杏仁只觉得小腿上的鸡皮疙瘩立马竖了起来,她不自在的想要缩回脚,却被厉尘握在手中握得死死的。

  她暂且放弃挣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刚才说的话上。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毕竟消息是我传达的。”

  厉尘轻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的玉足爱不释手。

  这美人,真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啊。

  如果,他只是爱她的皮囊就好了,那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占有她。

  可是,怎么没人告诉他,欺负人也会上瘾啊?

  欺负着欺负着,突然觉得被欺负的人有点可怜,想要怜爱是怎么回事?

  再多欺负几次,小野猫也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开始张牙舞爪起来。

  可他也真的爱极了小野猫这幅自以为很凶狠的模样,实则是可爱极了。

  两只脚被人捏在掌心里翻来覆去的揉揉捏捏是怎么感觉?

  杏仁以前没有经验,现在知道了。

  若是按摩也就罢了,想来应该也是不错的。

  可看厉尘那一脸痴迷垂涎的模样,脑子里还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呢。

  她只恨不得挣脱开,跳起来给他一脚。

  杏仁忍住暴躁,继续问。

  “什么消息啊,你说清楚。”

  厉尘现在的心情同杏仁截然相反,他的心情很好,很愉悦,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的跳动着。

  只是摸着杏仁的脚,他都开始兴奋起来了。

  此时的他也最是好说话。

  “倭韩皇帝病逝,二王子登基成为新皇,主张两国友好交往,这与朝中许多人的理念背道而驰,引起了极大的不满,导致朝野动荡,两极分化,分化为了两个派系。”

  “一个派系主张和平,一个派系主张竞争与侵略。新皇虽为皇帝,可没什么根基,在朝中势弱,一时无法左右定局。他要想让朝野安定下来,恐怕得花费好长一段时间。”

  “可是他现在最紧缺的,就是时间啊。若是短时间内他做不出什么成效来,恐怕支持他的人也会开始动摇。所以近日来,他频繁通过北塞联系上我,表达了他的求助意愿。”

  “希望可以通过我,将他的意思传达给陛下。让陛下助他处理内乱,促进两国共同友好发展。这不,陛下现在就在处理这事,所以才没有时间陪你啊。”

  厉尘解释得很清楚,这让杏仁一个不懂政事的人也听得明明白白。

  听完后,她对倭韩新皇的印象,倒是好了几分。

  她也觉得和平很好,不要去发动那些无所谓的战争。

  若是此事真的能谈下来,这位新皇能在倭韩朝中稳定下来,对盛安朝来说,对天下百姓来说,都不失为一件好事。

  “那陛下呢,陛下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杏仁好奇的问道。

  在杏仁心中,盛景玉应该会是和她一样的想法。

  厉尘撇撇嘴,看模样不怎么满意。

  “陛下太过仁慈了,大半夜的还真去商量对策。照我说啊,现在倭韩内乱,正是攻占他们的好时机,趁机捞一大笔填补国库,岂不是美哉?”

  杏仁已经无力说厉尘什么了。

  她只想说,若是这件事真的换成厉尘来做决定,那两国人民还不知道会被糟蹋成什么样子。

  而且听听他说的,听他那想法。

  还攻占,趁机捞一笔,这不是土匪才会说出来的话嘛?

  果然,糙汉就是糙汉,只知道打仗,靠暴力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