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八十二章.被老鼠咬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问的都知道了,杏仁趁厉尘不注意一脚蹬开了他的手。

  “好了,聊了这么久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被用完就一脚踢开的厉尘也不恼,反而勾起了唇角。

  “这叫陪聊吗?全是我在帮你解答疑问,我是不是还应该再收点利息?”

  杏仁谨慎的往后退了退,缩到了床角。

  “什么利息?你什么意思?”

  厉尘一把拖住了杏仁的脚腕,将她拉向自己。

  “什么意思?你马上就会懂了。”

  杏仁心中有强烈不好的预感,不等厉尘动作,就拼命的挣扎起来。

  “来人啊!来人啊!”

  厉尘正准备欺身而下,也是没料到杏仁竟然会突然大声嚷嚷。

  等他快速反应过来捂住了杏仁的嘴唇时,杏仁已经大喊了一声了。

  这声音像是酝酿已久,大声又洪亮,估计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

  果然,没过一会儿,厉尘就听见窗外有了动静,而后响起了敲门声。

  “扣扣扣!娘娘!怎么了!娘娘!”

  “娘娘!你不说话我就进来了啊!”

  是翠竹的声音,杏仁眼睛一亮,被捂住的嘴巴“唔唔唔”的发出闷响。

  厉尘遗憾的看了一眼身下的娇人儿,快速俯下身在杏仁脸上咬了一口,然后快速离开床榻,跳出了窗外。

  好不容易能出声的杏仁惊呼一声,欲哭无泪的捂住自己遭受了重创的脸颊。

  这一个个的,全是属狗的吗?!

  她的脸颊已经不知道遭受过多少蹂躏了,她迟早有一天会因为这个毁容的!

  盛景玉也就算了,下嘴还知道轻重。

  这个狗将军,果真就是不愧对她给他起的这个“狗”字,将这个属性发挥到了淋漓精致!

  杏仁想,她的脸颊现在绝对已经红了一片,说不定还能看到牙印!

  这可怎么办?

  若是明早还不消下去的话,被盛景玉看到了她该怎么解释?

  杏仁无奈着,外面叫唤的翠竹也已经赶进了寝殿。

  看到坐在床上正单手捂住脸颊,脸色不太好看的杏仁时,连忙焦急问道。

  “娘娘,发生什么事了?您没事吧?!”

  “没,没事儿。”

  她叫人进来只是为了让厉尘不欺负她,并不是想要暴露厉尘的身份。

  现在厉尘已经离开了,杏仁只好挥了挥手,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翠竹压根不信杏仁的这套说辞,只看着一直捂住脸颊的杏仁狐疑道。

  “娘娘,那您一直捂着脸做什么?是受伤了吗?”

  翠竹一语中的,杏仁看她大有一副要上来查看的姿态,只好无奈的放下了手。

  “也没什么,就是刚才被老鼠咬了,所以受了惊。”

  她轻描淡写道,可是翠竹却赶紧凑了上来,惊呼出声。

  “天哪!这么重的印记!这该死的老鼠,奴婢一定要狠狠的打死它!”

  听着翠竹的狂妄语,杏仁想象到了她追着厉尘如追着过街老鼠般的画面,不禁轻笑出声。

  翠竹没好气的瞪了杏仁一眼,语气里是满满的无奈。

  “娘娘!您都被咬了您还笑得出来!奴婢马上去给你拿药膏来擦擦,兴许可以好得快一点!”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嗯呐,好啦,翠竹你真好。”

  杏仁笑着哄道,翠竹这才缓了脸色快步离开了寝殿。

  等翠竹离开后,杏仁起身到铜镜前查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果然,翠竹的反应不算夸张,因为她半边脸颊几乎都红透了。

  被咬的重点灾难区,更是带着一个深深的牙印,还渗着点点胀红的血丝。

  只是这牙印,怎么看也不像是老鼠咬出来的啊,也不知道翠竹为何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她的说辞。

  杏仁看着镜中的自己,也很是心疼。

  等翠竹把药膏拿来后,她自觉的乖乖坐好,等着翠竹给她将药膏抹在被咬的地方。

  这个药膏叫做“雪肌膏”,是贵妃们才有资格分配到的护肤用品。

  而这些东西,在杏仁这里,哪怕她不是贵妃,也因为盛景玉的宠爱,是从来不缺的。

  雪肌膏接触到皮肤有些沁人,涂抹在脸上,只一息,便渗透到了肌肤里。

  杏仁看着镜中的这一切有些神奇,只能感叹皇宫里的好东西果然是多。

  本来她还有些担忧脸上这咬痕会留下印记,但此时见此奇效,心中安稳了许多。

  第二日醒来,杏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

  果然,镜子中的自己,脸上的咬痕已经消散了许多。

  虽然还是能看出来些许,但至少已经完全不再红肿了。

  杏仁很是满意,又让翠竹给她上了一点雪肌膏,期盼在待会儿盛景玉来前能完全大好。

  大早上的,盛景玉现在肯定在上早朝,杏仁只准备趁他没在,将自己院子里的花草打理一下。

  结果打理到一半,雪阳宫有一个让杏仁意想不到的人前来拜访了。

  “雪妃娘娘。”

  一道温柔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杏仁疑惑的转头一看,竟然是昨日才见过的琴音。

  琴音来这里做什么?

  她在雪阳宫住了那么久,这还是琴音第二次上门拜访。

  杏仁将手中的浇花器放在地上,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仪表。

  “琴才人,你怎么来了?”

  琴音微微一笑,面容甚是柔和。

  “雪妃娘娘,琴音此次前来,是有事想询问一下娘娘。”

  她看了一眼明显没空的杏仁,又沉吟道:“嗯……希望娘娘可以赏我一口茶喝。”

  琴音都这样说了,杏仁自然不可能拒绝。

  她看了看剩下还没有浇灌的花草,让翠竹接手了这个轻松活。

  两人在前厅坐下,宫女们奉上了茶来,杏仁亲自将茶端给琴音。

  琴音受宠若惊的接过茶杯,连连道谢。

  杏仁将琴音视为朋友,打断道:“琴才人何必这么客气,来了我宫中就当做自己家就行了,不必客套。”

  杏仁是认真的,然而琴音还是把这当做了客套话,只是在心中感叹雪妃竟然如此热情好客,倒是让她生了许多愧疚。

  不过现在不是愧疚的时候,她试探的提起这次来要问的正事。

  “雪妃娘娘,你认识曾经陛下身边的侍读大人吗?”showbyjs('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