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琴音的怀疑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杏仁一惊,一瞬间还以为琴音已经认出了她的身份,此时只是来试探她。

  可转眼,她又想到自己昨日虽然落了面纱,可是模样还是与从前男装时有些差距的,遂又安慰自己放心些许。

  她装作有些茫然的不解道:“侍读大人?我进宫还从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那是谁?”

  她神情自然,然而之前思考时下意识不自然愣住的表情让琴音察觉了异常。

  琴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否定两人的关系,还是先开口解释道。

  “侍读大人在娘娘进宫前就已经辞官了,所以娘娘未曾见过。”

  杏仁装作恍然大悟般,试探的反问道:“那琴才人为何问我这个问题啊?”

  琴音闻,盯着杏仁戴着面纱的脸有些出神。

  “因为昨日惊鸿一瞥娘娘的绝世容颜,实在是像极了那位大人。”

  杏仁心中一惊,瞪大眼睛道:“那怎么可能!我是女子,那位大人是男子,怎么会像极了?”

  琴音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斟酌道:“那会不会是……”

  杏仁的心提了起来,就怕琴音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语。

  “……娘娘家族中有长相十分相似之人?”

  闻,杏仁提着的心放了下去,毫不犹豫的否认。

  “没有,我家中只有一个弟弟,长得也与我并不相似。想来琴才人所说的那人,只是恰好与我长得像罢了。”

  恰好吗?

  世界上难道真的会有两个神似的人吗?

  琴音不大相信,然而话已至此不好再多提问。

  她一惯会看人脸色,瞧出了杏仁现在并不想再多聊这个话题的模样,还是把疑惑给憋回了心里。

  天气有些炎热,杏仁说了一歇儿也有些口干舌燥。

  她端起茶杯,撩开面纱轻轻酌饮了一口。

  琴音之前注意力全在怎么提问上,此时见杏仁如此喝茶模样,心中生了些疑惑。

  “雪妃娘娘,天气如此炎热,您为何在宫中还戴着面纱啊?”

  为何戴着?

  当然是为了防止她这种说来就来的客人啊。

  再说,面纱十分轻薄,戴着也不是很热。

  至于怎么回答琴音,还好她今天有特别的借口理由。

  “我脸颊上不小心落了点伤痕,所以不便见人,只好以巾遮面罢了。”

  琴音了然,关心道:“娘娘伤重吗?琴音那里有些药膏,可以献给娘娘。”

  杏仁现在咬痕都快好了,那雪肌膏十分好用,倒用不上琴音的,枉费她一番好意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已经有膏药了,谢谢你。”

  杏仁态度温柔,语气柔和,让琴音再次感叹难怪她能得到陛下的宠爱。

  再加上那张与侍读大人有八分相似的脸蛋,陛下肯定更是欢喜吧。

  只是,两人之间,到底谁才是替身呢?

  侍读大人,也是因为两人的相像,所以才选择辞官的吗?

  这一切琴音不得而知。

  眼看着室外日头渐渐大盛,盛景玉应该快要下朝回来了,琴音终于提出了离开。

  杏仁起身迎送她,送到门口,忽然一阵大风刮过。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大风刮得她的面纱在空中晃悠着,全然挡不住其下一张绝色倾城的容颜。

  琴音第一次近距离的直面目击那张容颜,更是觉得与侍读大人的脸是如出一致。

  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相像的人吗?

  哪怕是亲兄妹或者姐弟,除了双胞胎,否则不可能会这么像吧?

  琴音将深深的疑惑隐藏在心中,看着已经伸手捂住面纱的杏仁,温婉的道别。

  杏仁送琴音离开后,顶着大太阳回到了屋子里。

  才出去那么一会儿,她就已经受不了那么炎热的天气了。

  还好今日造办处也有送新鲜冰冻的荔枝过来,杏仁自己剥着荔枝皮,一连吃了好几个。

  “今天有人来过吗?”

  一道磁性沉稳的声音响起,专心吃荔枝的杏仁根本就没注意到盛景玉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随手剥了一个荔枝塞进盛景玉的口中,看到茶几上还放着的两杯茶,知晓了盛景玉是怎么知道的了。

  “嗯,今日琴音来看过我。”

  杏仁不以为意道,手中的动作不停。

  盛景玉轻轻蹙起了眉头,“琴音?她来做什么?”

  提起这,杏仁只好把琴音问的那些话全盘托出。

  盛景玉听完后,眉头蹙得更紧了。

  “她可能会猜到你们两人就是同一个人。”

  本来杏仁还没觉得有什么,听盛景玉这么一说,顿时惊了,手中的一颗荔枝掉下滚落在地上。

  她没顾得去捡,只疑惑道:“为什么啊?”

  盛景玉道:“既无长相相似的兄弟,那陌生人相似的几率就更低了。还不如你们两人就是同一个人,这个猜测的几率更大。”

  杏仁闻有些慌张,“那怎么办啊?”

  盛景玉淡淡道:“其实她知道了也不会影响什么,知道就知道吧。”

  话落,他话题一转,打量着杏仁戴着面纱的脸颊。

  “你的脸怎么了?”

  听她刚才那话中的意思,是脸颊上受了伤。

  杏仁心神一凌,假装自然的取下了面纱,打着马虎道。

  “没什么,就是不小心磕着了一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她自然不会拿对翠竹的那套说辞去和盛景玉那样说,盛景玉可比翠竹要精明多了。

  盛景玉凑近了看,大掌抚摸上杏仁的脸颊,那里此时只有微微一点红印。

  这红印似乎有点规则,但实在太浅了,确实判断不出到底是不是磕着的。

  “在自己宫里你都能磕着,朕又不能一直守着你,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啊。”

  “嗯,我知道了,谢谢陛下关心。”

  听着盛景玉的关心,杏仁心里暖暖的。

  再对比一下造成这印记的厉尘,简直就是可恶至极。

  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让那狗将军别再缠着她啊?

  杏仁心中正苦恼,一双大掌将她揽进了怀里。

  “昨晚倭韩新皇派人来求助朕,希望朕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肃清内乱。”

  杏仁从盛景玉怀中抬起头,问道:“那陛下答应了吗?”

  盛景玉微微一笑,揉了揉她的秀发。

  “朕答应了,想来过段时间,倭韩新皇就会亲自过来,与朕商谈事宜。”

  杏仁也笑了,开心着陛下果然和她想的一样。

  “陛下,你真棒。”showbyjs('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